第644章 应老先生和阎战合作的画!-婚权独-
婚权独

第644章 应老先生和阎战合作的画!

    “三百六十五万。”

    “五百万。”

    当这个价格喊出来后,全场皆不约而同地看向出声人。

    陈嘉肴认识,容氏集团的千金容玥,那个传疯狂喜欢慕曲的女人。

    果然是大集团的千金xiǎo jiě啊,一张口就气势不凡啊!

    容玥开口出价后,再也没有人跟价了,一方面是因为这个价格确实很高了,另一方面就是也没有人傻到去和容氏集团竞价。

    拍卖官手持小锤子看着容玥,道:“五百万一次,五百万两次,五百万三次。”小锤子一敲,“成交!”

    拍卖官笑着对容玥道:“恭喜容xiǎo jiě,这块令牌归您所有了。”

    第一件拍品就拍出了五百万的高价,这无形给后面的人增加了压力,后面再拿出来的藏品拍出的价格再也没有超过慕曲那块令牌的了。

    安夏原本也是想拍下一点东西的,可看来看去,实在是没找到感兴趣的东西,边想着一会儿干脆把陈嘉肴的东西拍下来好了,所以也没去关注其他的那些拍品。

    “好,现在要竞拍的这件拍品非常厉害。”拍卖官道,“是应老带过来的一幅画,据说是应老和她的外孙共同完成的,仅此一幅,意义不凡啊,这件作品的起拍价是十五万。”

    陈嘉肴一听完介绍,那叫一个激动啊!

    应老先生的外孙不就是阎战吗?

    这幅画居然是应老先生和阎战一起创作的?!

    “一百万!”陈嘉肴第一个举牌,直接将价格提到了一百万。

    哼哼哼!这件拍品她势在必得!破产都必须要!

    经纪人木木惊呆了,双目瞪得圆圆的,不可思议地看着陈嘉肴,这还是陈嘉肴吗?挥金如土,这么壕?

    “你鬼上身了吗?”木木抿抿唇,好担心陈嘉肴一时头脑发热,拍完了就后悔了。

    “这件拍品我必须拿下。”陈嘉肴一脸的志在必得,盯着那幅画的眼睛都直了,目光中写满了渴望。

    “一百五十万。”

    一个声音从拍卖场的一个角落响起,陈嘉肴浑身一个激灵,忙寻着声音看过去。

    举牌子的居然是慕曲!

    她怎么可以让阎战的画被慕曲拍走?

    “一百六十万。”陈嘉肴立马举牌。

    “一百七十万。”慕曲紧接着举牌,似乎并不打算退让。

    陈嘉肴瞪瞪眼,看向慕曲的目光中喷射出一道带火的剑光。

    没等她举牌,会场另一个角落响起一声清凉好听的女声:“两百万。”

    陈嘉肴忙又闻声看过去。

    纳尼?

    居然是安夏?

    安夏啥时候这么土豪了?

    慕曲依旧不想让,举牌加价:“两百五十万。”

    靠!陈嘉肴已经在心里连爆了好几句cū kǒu。

    “三百万!”陈嘉肴咬咬牙,已经豁出去了,不拿到这幅画誓不罢休!

    慕曲瞥了陈嘉肴一眼,微微勾唇:“四百万。”

    你大爷!

    可以站起来骂人吗?

    陈嘉肴咬牙切齿地瞪着慕曲,举起手中的牌子:“五百万!”

    这个价格已经是慕曲那个拍品拍卖出去的价格了,若是再往上,这将会是会场上目前为止价格最高的一件拍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