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止戈是阎战?-婚权独-
婚权独

第652章 止戈是阎战?

    陈嘉肴被吓得身体颤了一下,一脸受惊过度地看着木木:“要死啊,叫那么大声!”

    “摆脱,陈xiǎo jiě,你刚刚魂都没有了,我不叫大声一点,我真怕你回不来。”木木摇了摇头,“行了行了,不说这个了,我跟你说,我刚刚接到了消息,书韵这部diàn yǐng下周公开试镜,我相信你,一定能把女主角拿下。”

    “那当然!”陈嘉肴满脸得意,有阎战帮她,她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一定要把这个角色拿下,不能给阎战丢脸啊!

    木木好奇地看着陈嘉肴:“诶,奇怪了,我说你不是对这个角色不感兴趣吗?怎么现在斗志这么高?”

    “谁说我不感兴趣了?”陈嘉肴神采飞扬地道,“我现在就对这部diàn yǐng感兴趣。”

    安夏到底还是没有用上冷熠泽给她的特权,并没有在拍卖会上拍下什么东西。

    上车系好了安全带后,冷熠泽好笑地看了安夏一眼:“还挺会帮我省钱。”

    “”安夏白了冷熠泽一眼,“我那是不习惯花别人的钱。”就算冷熠泽钱多,可是她也没理由拿着冷熠泽的钱去拍卖会上放肆竞价啊!这种事她可做不出来。

    冷熠泽瞥了安夏一眼,行,不习惯花别人的钱!别人的钱!别人的!居然还特意把这三个字重点强调了,真行!

    安夏完全没有感觉到冷熠泽目光中的幽冷,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奇地问:“我原本以为你会是今天最土豪的,结果没想到居然是阎战,这个阎战不会和你一样,也是某某集团的总裁吧?身份隐藏得这么好?”

    冷熠泽挑眉:“阎战还有一个名字。”

    “还有一个名字?”安夏眨眨眼,充满了好奇,“叫什么?”

    “止戈。”冷熠泽道。

    止戈?

    安夏忙问:“是那个止戈为战的止戈?”

    冷熠泽点点头。

    安夏凝眉,仔细想了想:“这个名字总感觉在哪里见过。止戈?在哪里呢?”

    又想了会儿,安夏突然间反应过来:“啊!我想起来了,我爸收藏过一幅字,作者好像就是止戈。那幅字现在还挂在我爸的书房呢!他说那幅字很有收藏价值,他当时画几万块钱买回来的时候,还被我妈痛批过一回。”

    安夏想到了阎战的外公,著名的书法大师应萧恺,好像突然间明白了什么,很是惊讶地道:“不会吧,这个止戈就是阎战?”

    冷熠泽笑笑:“你爸确实很有收藏眼光,当年他花几万块钱买回来的那幅字画,现在应该翻了很多倍了,市面上,止戈现在的一幅字最dī jià也是百万了。”

    安夏惊讶地瞪大双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事实。

    他们家收藏的那幅画现在至少能卖一百万?她突然就变成了百万富翁的女儿吗?

    “等等,让我理顺一下思路。”安夏的脑子现在有点乱,她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好好想了想。

    “你的意思是,阎战的另一个身份止戈,其实也是一个很有名的书法家?”安夏道,“然后这个书法家,没有继续拿笔,反而变成了一个拿枪的狙击手?”

    这还能再玄幻一点吗?

    这个世界果然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啊!太神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