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乔熹,撑得住吗?-婚权独-
婚权独

第673章 乔熹,撑得住吗?

    “你轻点!”白陶伸手打掉安夏的手,揉了揉眼睛,小声道:“我昨天上的是夜班,我一天一夜没睡,我困死了,昨晚坐在沙发上一不小心就睡过去了。”

    白陶看了眼在一边不知道在和冷熠泽说什么的乔熹,问:“乔熹一晚没睡?”

    安夏拍了下白陶的头,微瞪了白陶一眼:“我就知道不该指望你!不靠谱!”

    “我”白陶委屈地努努嘴,她已经尽量很靠谱了好不好。

    冷熠泽向乔熹问了几个问题,发现他疑惑的地方也正是乔熹疑惑的地方,他没弄明白的地方也正是乔熹没弄明白的地方。这该死的保密协议,他们只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人失踪了,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乔熹,撑得住吗?”冷熠泽问。

    乔熹看着冷熠泽,大概是从冷熠泽的身上看到了几分和冷煜霆相像的影子,又或者是因为这种至亲之人下落不明的痛只有冷熠泽能够了解她,乔熹忍了很久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一颗一颗豆大的泪珠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一颗接着一颗往下滚落。

    冷熠泽伸手将乔熹搂进怀里,轻摸乔熹的头,以示安慰。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感同身受这一说法,而此时此刻,唯有他明白乔熹的感受。

    他和乔熹一样,冷煜霆都是他们至亲的人,最重要的人。

    乔熹哭累了,总算是倒在冷熠泽的怀里睡了过去。

    将乔熹抱到床上,盖好被子后,关上房门走了出来。

    安夏看向冷熠泽,问:“她睡着了吗?”

    冷熠泽点头。

    安夏见冷熠泽的状态也不太好,眼底也有一圈黑眼圈,关切地道:“你也去休息一下吧,昨晚肯定也一夜没睡。”

    “嗯。”冷熠泽靠着沙发上,闭上眼睛,伸手捏了捏眉心。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太突然了。”安夏道,“乔乔已经很勇敢了,若我是她,只怕做不到这么坚强。”

    “我也做不到。”白陶道,之前沈行渊出事的之后,她还被沈行渊嘲笑过,如果换做她来哭倒长城,一定不用三天三夜,一个小时就够了。

    “我去做饭,中午怎么着也得让乔熹多吃点饭。”安夏起身,往厨房走去。

    乔熹没有睡多久就醒了,正好安夏的饭菜也熟了。

    乔熹说自己没有胃口,不想吃饭,硬生生被白陶摁在了餐桌边坐下,加了一堆菜放到乔熹的碗里。

    “你今天必须吃!”白陶道,“不吃饭怎么行!你这几天都没好好吃饭,你真的想倒下被送到医院抢救不成?必须吃!”

    “吃一点。”冷熠泽看向乔熹,“不要为难自己。”

    乔熹这才拿起筷子,慢慢地将菜放进嘴里,强迫自己吃进去。

    吃了大概半碗饭的样子,乔熹觉得胃里一阵翻涌,恶心得有些难受,连忙将碗筷放下,跑向了洗手间吐了起来。

    洗手间传来乔熹呕吐的声音,白陶和安夏都愣住了。

    安夏眨了眨眼睛,看向白陶,问:“乔熹是不是怀孕了?”

    白陶也被安夏问懵了:“应该不会吧?她昨天才从医院出来,医生也没说她怀孕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