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居然是欧盛佲?!-婚权独-
婚权独

第682章 居然是欧盛佲?!

    她怎么可能不记得!

    欧盛佲!

    居然是欧盛佲!

    他果然没死!

    虽然很是惊讶,但乔熹没有让这种情绪占据自己太久,很快就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了。

    乔熹换上一副警惕之色,看向欧盛佲,双眼微眯,冷声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对我做过什么?”

    欧盛佲勾唇一笑,摊摊手:“你昨天喝得醉醺醺的,一个人在大街上,是我把你带回来的,你应该谢谢我,否则像你这样好看的女人在那样的地方指不定会碰上什么事。”

    乔熹微微蹙眉,盯着欧盛佲看了许久。

    不太对劲啊!

    欧盛佲和她说话的语气和态度都不对劲。

    没有谁会对自己的敌人说话,用这么平和的语气吧?

    她和冷煜霆可是逼得他走投无路的人,尤其是,冷煜霆还在给他几枪。

    难道是演出来的?

    可是,也不太像啊!

    或者,这个人不是欧盛佲,而是和欧盛佲长得很像的人?

    但如果不是双胞胎兄弟,这个世界上会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

    “傻站着干什么,坐吧。”欧盛佲示意乔熹做到他对面的沙发上。

    乔熹决定先以不变应万变,看看情况再说,便走到沙发边坐下了。

    “为什么一个人喝那么多酒?”欧盛佲看向乔熹,问。

    乔熹越发弄不懂了,她分明从欧盛佲说话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关切之意。

    “私人问题,我可以不回答吗?”乔熹道。

    欧盛挑眉,点点头:“当然,你想说就说,不想说我不问就是。”

    这么好说话?

    乔熹又是疑惑,又是忐忑,这人到底是不是欧盛佲?

    “我想知道你的名字,这个问题应该不私人吧?”欧盛佲看着乔熹,眼神里充满了炽热的火焰。

    名字?

    欧盛佲不知道她叫什么?

    不会!

    欧盛佲知道她叫乔熹,也知道白茉是她的化名。

    那么,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乔熹想了几秒,道:“白茉。”

    她之所以管自己叫白茉,是随的她妈妈的姓,而她妈妈特别喜欢**,于是取化名的时候,她就用了这个名字。

    “是个好名字,很适合你。”欧盛佲道,言语里很是真诚,丝毫不像是假话。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乔熹看着欧盛佲,问题一出,乔熹的心里有了一丝紧张。

    欧盛佲看着乔熹,微微勾唇,轻启唇齿:“欧盛佲。”

    听到这三个字,乔熹彻底愣住了。

    确实是欧盛佲没错!

    “怎么了?”欧盛佲看见了乔熹眼底里的诧异之色,好奇地问,“有问题吗?”

    “哦,没有。”乔熹道,“我我是想说,谢谢你昨天把我带回来,没有让我露宿街头。”

    “不客气。”欧盛佲道,“你救过我,我帮你也是应该的。”

    乔熹露出不解之色,问:“我救过你?”

    “看来你是不记得了。”欧盛佲道,“也对,已经那么久了,我们不过一面之缘,你不记得也很正常。”

    “你能不能说得再明白一点?”乔熹被欧盛佲弄糊涂了。

    “六年前,横渡大桥下。”欧盛佲说了两个关键词,看着乔熹,道,“现在有印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