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我现在很难受!-婚权独-
婚权独

第854章 我现在很难受!

    乔熹没有回答欧盛佲,将头偏开:“你们都出去。”

    “sn!”欧盛佲又气又无奈,总是用这样的态度对他,一副不愿意搭理他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恼火。

    江云桑走到冷煜霆旁边,伸手挽住冷煜霆的胳膊,对乔熹道:“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说完,江云桑看了眼冷煜霆,柔声道:“走吧,去我房里坐坐。”

    乔熹听到了江云桑的话,紧咬着下唇,忍着没有偏头去看冷煜霆和江云桑,直到感觉到两个人离开病房,乔熹才慢慢将头摆正,刚转好头,眼泪就从眼角滑落。

    “我不准你哭!”欧盛佲伸手捏着乔熹两边脸颊,“听到没有,我不准你哭,我不准你为了别的男人哭。”

    “我连哭都不行吗?”乔熹双眼无神地看向欧盛佲,声音里没有丝毫鲜活之气,“那你告诉我,我能干什么?”

    “你”乔熹的样子,让欧盛佲一阵心疼,想发火却又不忍发出来,只好松开了乔熹。

    “你别这样。”欧盛佲道,“你这样让我感觉很心痛”

    “,实话告诉你,我现在很难受。”乔熹道,脸上的表情是再也没有办法掩饰住的痛苦之情,“我的伤口好疼,止疼药一点用都没有。”

    欧盛佲蹙眉,很是着急地问:“疼?伤口疼?”

    欧盛佲连忙掀开被子,朝乔熹的伤口看过去,果然,乔熹的伤口在流血,不是一点一点在往外面渗血,是在流血,甚至连被子都被血沾湿了一层。

    分明已经流了一阵子了!

    难怪乔熹的脸色那么难看!

    妈的!混蛋!

    乔熹微微扯唇,露出一抹嘲讽之笑:“你说,如果我没有被你开枪打死,反倒被伤口疼死,是不是很丢脸啊!”

    “说什么混蛋话!”欧盛佲声音激动了几分,“有我在,我不准你死,就是死了,我也去阎王殿把你找回来。”

    乔熹看向欧盛佲,无力地道:“你如果再不去找帮我止血,你可能真的要去阎王殿找我了我有点困了我想睡一会儿”乔熹慢慢说完,眼皮一点一点越来越沉,很快就闭上眼睛睡了回去。

    与其说是睡了过去,倒不如说是因为失血过量,晕了过去。

    欧盛佲紧张起来:“sn,不要睡,听到没有,不要睡,你醒醒!”见乔熹完全没有了反应,欧盛佲转身冲出病房。

    冷煜霆跟着江云桑回了房,一进门,冷煜霆冲着墙边狠狠地送上了一拳,把江云桑吓了一大跳。

    “你”江云桑愣愣地看着冷煜霆的右手,那一拳的力道,她觉得骨头都能捶碎,对自己是有多狠。

    江云桑看着墙壁上往下流下来一小道血柱,是冷煜霆的手指关节破了流出的血。

    江云桑光是看着就觉得疼。

    “你也不用这么自残吧!”江云桑拿了张纸巾递给冷煜霆。

    冷煜霆接过纸巾后,江云桑淡然地道了句:“不是给你擦手的,给我把墙擦干净。”莫名其妙多了一道血迹,大半夜看见得多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