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 大概能记一辈子!-婚权独-
婚权独

第884章 大概能记一辈子!

    原来,前一天晚上蔺迟熬夜做完了设计。

    “可是,我打diàn huà给你的时候,你不是说刚好许教授找你讨论设计方案吗?你也没有空陪我去看diàn yǐng。”安夏问道,那时候本来还有点内疚的她,一听蔺迟这么一说,还觉得如果陈嘉肴不打diàn huà给她,可能她就会被蔺迟放鸽子了。

    蔺迟笑笑,没有说话。

    既然安夏想和陈嘉肴出去玩,当然是要让安夏玩得开开心心的,总不能告诉她,他特意熬了夜,就为了陪她出去,让她有负罪感吧!

    “你骗我啊!”安夏噘嘴,伸手揪了揪蔺迟的耳朵。

    “所以,你欠了我三部diàn yǐng。”蔺迟道,“以后慢慢给我补回来。”

    “好,补回来就补回来,就算在diàn yǐng院看不了,一会儿回去也可以看。”安夏道,“找一部我们都没看过的老片子,反正你家电视机够大,观影效果应该和影院也差不了多少。”

    “蔺迟,你喜欢我什么呀?”安夏笑嘻嘻地凑到蔺迟的耳边问。

    “喜欢你什么啊?”蔺迟故作疑惑地道,“大概是觉得那个会流鼻涕的小姑娘太可爱了。”

    “什么啊!”安夏娇怒地拍了下蔺迟的肩膀,鼓鼓嘴,瞪着眼睛道:“我那才多大啊,你怎么还记得!”

    “印象深刻,大概能记一辈子。”蔺迟笑道。

    “哎呀,不行不行!”安夏在蔺迟的背上晃了晃,两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放在蔺迟的太阳穴前,做出一副通电的样子,嘴里念着咒语,“赶紧给我忘了,赶紧给我忘了,忘了忘了”

    安夏认识蔺迟的时候五岁不到,那时候蔺迟八岁,已经上小学二年级了。

    第一次看见安夏,安夏在小区游乐区的沙地里刨沙坑,玩得可开心了,就是女生形象全无,在沙地里不知道滚过多少次,全身上下沾满了沙,头发上也全是沙粒,脏兮兮的,形象全无。

    安夏的父母和蔺迟的父母是朋友,大人们聊天去了,就把安夏交给了蔺迟。

    蔺迟就坐在安夏玩的沙坑旁边的长椅上背课文,边背边看安夏在沙坑里堆起了一座城堡。

    只是这座沙做的城堡并不是很给力,傍晚的风稍微吹得大了一些,一不小心就把安夏的这座城堡吹塌了。

    虽然安夏那时候不到五岁,可哭声能震天,把蔺迟吓得刚被好的课文全忘了。

    小小的蔺迟哪里碰到过女孩子那么哭过,手忙脚乱地安慰着,结果安夏一把鼻涕一把泪全蹭到了蔺迟的衣服上。

    蔺迟的心理阴影许久才好,那件被安夏的鼻涕眼泪蹭得到处都是的衣服,蔺迟再也没有穿过。

    尽管再也没有穿过,那件衣服蔺迟也一直没有扔掉。

    “你哭完了之后,第二天看见我还不好意思。”蔺迟笑道,“一见我就跑,结果摔了一跤,又哭得稀里哗啦的,还是我把你背回去的。”

    “我小时候有那么爱哭吗?”安夏撇撇嘴,强烈怀疑蔺迟记错了人。

    “你可别告诉我你都忘了。”蔺迟道,“不过,你上小学二年级以后就没怎么哭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