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 和谁一起去的梦点酒吧?-婚权独-
婚权独

第969章 和谁一起去的梦点酒吧?

    白陶一副明显底气不足的样子,沈行渊看在眼里。

    沈行渊眼睛一瞪,声音大了一些,透着一丝严厉:“读!”

    “真的要读啊?”白陶哭丧着一张脸,“换一本书读好不好?这个真的很无聊啊!”

    “让你有聊了那还得了?”沈行渊瞪眼,“读!”

    白陶撅着小嘴,很是不情愿地翻开宪法,翻到了总纲第一面,看到那满版面的黑色铅字体,白陶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从小她就不喜欢,世界名著一本都没看过,看的全是一些乱七八糟的野史杂谈和一些五花八门的。

    现在居然逼着她读这么正经专业的书,就是让她去读语文书,都比读这个要来的舒服啊!

    白陶偷偷瞄了沈行渊一眼,看着沈行渊眼睛又瞪大了几分,白陶只好硬着头皮,开始一个字一个字读了起来,声音极且有气无力:“第一条,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制度是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

    “声音大一点!”沈行渊道,“没吃饱饭啊?蚊子都比你声音大。”

    “第二条!”白陶故意扯着嗓子吼了一声,可很快,声音又弱了下来,“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

    “再不好好读,就给我重读,反复读。”沈行渊道。

    白陶狠狠地瞪了沈行渊一眼,果然认真了一些,声音和语调也正常了。

    “人民依照法律规定,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白陶学着新闻里的播音腔,开始读起来,太过于刻意,反而显得有些滑稽了。

    沈行渊被白陶逗笑,可又要保持威严,只能忍着笑意,嘴角抽抽了起来。

    白陶哀怨地问:“还要读多久啊?”

    “读到你能回答我的问题了为止。”沈行渊道。

    白陶立马将书合上,一双明眸亮晶晶地看着沈行渊:“那我现在就能回答了。”

    “好。”沈行渊点头,“那就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来回答。”

    白陶努努嘴,歪着脑袋想了想:“上星期五晚上我去了”

    “确定想好了再回答。”沈行渊提醒了一句。

    白陶眨眨眼,看着沈行渊,心里还真的仔细琢磨了一下。

    沈行渊能问她这个问题,说明肯定是已经知道了,如果她编出一个地方来,被拆穿后,后果肯定更严重。

    这么看来,她就只有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我去了梦点酒吧。”白陶诚实地回答道。

    沈行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平静如初,张口问:“和谁一起?”

    和谁一起?

    那这个问题肯定不能说实话!

    白陶想了想,道:“和和冉冉一起。”冉冉是他们医院的一个同事,平时和她玩得比较多,沈行渊也是知道。而且,冉冉也是一个生活很多姿多彩的人,说是和冉冉一起去酒吧,再合适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