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0章 蔺迟,你醒过来!-婚权独-
婚权独

第980章 蔺迟,你醒过来!

    冷熠泽不知道说什么才可以帮助安夏减少一点心里的自责感和负罪感。

    安夏的痛他感同身受,他很清楚,没有任何办法可以缓解这种痛苦,只能靠自己,靠自己走出来。

    安夏哭了很久很久,直到眼泪干涸,真的再也掉不出一滴眼泪来了,一双眼睛又红又肿,细长卷翘的眼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眼底全是悲戚。

    安夏低垂着头,一直没有说话。不哭了以后,她就这么静静地坐着,一点声音也没有,一动不动。

    安夏越是这样看上去很平静,冷熠泽越是担心。

    “你去看过他了吗?”冷熠泽问安夏。

    他们就坐在太平间门口,他猜测,安夏应该还没有进去过,应该是到了门口就坐在了这里。

    她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所以她想骗自己,觉得只要不看见蔺迟的尸体,她就还可以在心里骗自己,蔺迟还活着。

    事实上,确实如此,安夏没有勇气走进去,她不敢,所以她在这里已经坐了五个小时了。

    任凭护士怎么叫她,她都毫无反应,直到冷熠泽来了。

    好半天后,安夏才缓缓摇了摇头。

    “进去看看他。”冷熠泽道,“我陪你。”

    安夏慢慢抬头看向冷熠泽,有些害怕地摇头:“不要,那里面没有蔺迟,我不要进去。”

    “安夏。”冷熠泽伸手,心疼地揉了揉安夏的头,“他想你去看他,我陪你去,再去见他一面。”

    一颗眼泪“啪嗒”一下又落了下来。

    冷熠泽抱着安夏从长椅上起来,拍拍安夏的肩膀:“我陪着你,我陪你进去。”

    感觉双腿像是僵硬了一般,每抬一步,都异常艰难。

    太平间的门打开,一阵冷风迎面吹来,让人瑟瑟发冷。

    蔺迟的尸体就停放在离太平间最近的那张床上,安夏看着那用白布遮住的头,双腿像是被钉子钉在了原地一样,再也迈不开腿了。

    她不要!

    不要去!

    那不是蔺迟!

    不是!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

    冷熠泽搂着安夏,低声在安夏的耳边道:“他就在那里,去看看他,送他最后一程。他最像看见的就是你,别让自己留遗憾。”

    听了冷熠泽的话,安夏努力忍着泪意,慢慢抬脚走上前。

    到了蔺迟身边,安夏抬起手,颤抖着将那道白布掀开,蔺迟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出现在了她面前。

    蔺迟

    一瞬间,安夏完全崩溃,腿一软,根本没有办法站稳。

    冷熠泽接住安夏,给了安夏一个支撑。

    “蔺迟”安夏看着蔺迟,那么沉静的睡容,除了脸色苍白一点,和睡着了一样。

    “蔺迟”安夏哽咽着声音,唤着蔺迟的名字,“蔺迟你醒来你醒来看看我蔺迟”

    “我是安夏,蔺迟!你醒过来啊!”

    “你不要走,蔺迟,不要走。”

    “蔺迟!求求你,醒过来”

    “蔺迟”

    “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我错了,我不要你救我,我要你活着蔺迟,我要你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