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2章 以为要撑不过去了!-婚权独-
婚权独

第982章 以为要撑不过去了!

    安夏看着冷熠泽,没有说话。

    冷熠泽道:“我没有告诉过你,我的父母是怎么去世的吧?”

    安夏愣了下,摇摇头。

    “也是在这里。”冷熠泽道,“十几年前,我父母也是在苏瑞尔雪山旅游的时候,遇到雪崩去世的。”

    安夏眸中有着一丝惊讶。

    她知道冷熠泽的父母在他们兄弟俩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那时候,冷熠泽和冷煜霆两人都还没有成年。安夏一直也没有去问过冷熠泽的父母到底是怎么去世的,原来也是因为苏瑞尔雪山发生了雪崩么?

    难怪他说,这种痛苦,他很明白。

    “你很难过吧,那时候?”安夏看着冷熠泽,想到那么小的年纪,就承受着父母双亡的痛。而他又是长兄,长兄为父,那时候他要出来承担所有的事情,就算难过,只怕也不能说出来吧!

    冷熠泽点头,回想起了那段时光,现在看来觉得已经过去了,没什么了,可当时真的觉得整个天都塌下来了。

    “那时候,差点以为自己要撑不过了。”冷熠泽道。

    在承受着父母双亡之痛的同时,还是处理解决各种事情,那时候冷煜霆才十五岁不到,才上高中,所有的压力,他都只能扛在自己身上。不到十八岁,没有到法定年龄,没有办法继承公司。

    再说了,就算他满了十八岁,董事会也不会放心把一个偌大的盛世集团交给一个刚出茅庐的乳臭小儿。

    那段时间,巨大的压力时时刻刻笼罩着他,他无人可以说。

    可那最灰暗的一段时间撑过来后,再回头去看,其实也没多大点儿事,甚至还可以舒怀笑谈。

    “安夏,我以为我自己要撑不过了,可是我撑下来了。”冷熠泽看着安夏,道,“没有什么困难是过不去的,也没有什么痛苦是放不下的。你可以难过,但不能让自己难过太久,不要被这种情绪淹没,不能被生活打败,更不能被命运打败。”

    “可是我过不去”安夏看着冷熠泽,眼泪在眼眶里盘旋,“我真的过不去,冷熠泽,我好痛,心好痛。”

    只要一想到蔺迟,一想到蔺迟是为了救她才死的,她的心就一抽一抽地疼着,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做不到。

    冷熠泽上前,抱住安夏,轻轻拍着安夏的背:“我知道,我知道这很难没事,有我在,我陪着你。”

    安夏抱住冷熠泽,将头埋在冷熠泽的怀里,默默地抽泣着。

    如果可以,她真的愿意用自己的命将蔺迟的命换回来。

    她甚至愿意陪着蔺迟去死。

    可是,她真的不想被孤单的留下来。为什么要留她一个人!

    安夏哭累了,又在冷熠泽的怀中沉沉地睡了过去。

    睡梦中,她似乎又看见了很多年前的她和蔺迟。

    蔺迟比她大三岁,小学的时候,还能同一个学校,可等蔺迟上了初中后,他们就分开了。

    安夏满心期待的就是她也能够上初中的那一天,可是等到她读初一的时候,蔺迟却要读高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