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伯母,请节哀!-婚权独-
婚权独

第986章 伯母,请节哀!

    在你刚要拥抱他,刚刚和他开始的时候,老天爷就把他从你身边夺走了。

    安夏躺在床上,眼泪湿了大片床单。

    这个世界上没有早知道这回事,如果有,她一定不会和蔺迟错过这么多年,她一定不会带蔺迟来苏瑞尔雪山,她一定会很早很早就告诉蔺迟,她喜欢他喜欢了好多年。

    蔺迟,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冷熠泽处理完了医院要交款的单子后,回到病房,看见安夏躺在床上,脸上苍白。

    “安夏?”冷熠泽走上前轻轻推了推安夏,试了很久,没有任何反应。

    冷熠泽觉出一丝不对劲,安夏的脸色太难看了。

    冷熠泽连忙出去叫了医生来。

    这两天,安夏滴水未进,一醒来就哭,哭累了就睡,身体总算是垮了。

    医生说她的身体太虚弱了,如果醒来后还这样,身体会吃不消的。

    冷熠泽满眼忧心,到底要怎么做,要怎么帮她,才会让她不那么痛苦?

    失去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受的一件事。

    他自己也不止一次地体会过“失去”带给他的痛,都是痛彻心扉。

    他很清楚,任何人都帮不了,唯有自己,唯有自己放过自己,唯有自己让自己走出来。

    冷熠泽走到安夏床边坐下,伸手抚上安夏苍白的脸,眼底全是心疼之意。

    “安夏,不管发生什么,都有我在,我陪着你,你不会是一个人。”

    在安夏昏迷期间,蔺迟的父母来了,在安夏的病房外,蔺迟的母亲痛哭了一场。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样的丧子之痛,几乎将蔺迟的母亲彻底击垮。

    平日里多么意气风发的一个女人,家庭幸福,事业有成,儿子又那么成功孝顺,可一夕之间,她苍老了十岁,憔悴不堪。

    她毕生的骄傲,她下半辈子的依靠,就这么离她而去了。

    “伯母,请节哀。”冷熠泽在外面陪着蔺迟的父母。

    蔺迟的父亲虽然也很悲痛,縮hā ré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