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上峰来电-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一百零六章 上峰来电

    第一百零六章上峰来电

    随着上峰坚决阻击日寇援兵的命令一下达,整个山西的局势真的变成了一锅粥,到处都在打仗。

    于是,围绕着李家坡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包,整个山西地区的中日各部已摆出决战的架势,而交战各方的最高指挥官的目光还是都注视着山西境内的这个往日默默无闻的小山包,心里都在琢磨着这个泥腿子出身的八路军团长李雲龍到底接下来会怎么做,他还有什么底牌。

    李家坡之战注定要载入史册,而李雲龍这个小小的泥腿子团长也注定要一战成名天下知!

    而这一切,身为始作俑者的李雲龍却一无所知,此刻的他正坐在李家坡对面的一座山顶上,一只手里拿着一个铝制随身小酒壶,嘴里喝着香辣的地瓜烧,另一只手拿着望远镜,眼睛盯着李家坡的方向,静静的等着各营连长过来部署接下来的攻击任务。

    现在李家坡上的烟尘已经完全散尽,望远镜里只剩下一个差不多被炸垮了十多米的山包,而山包上原有的那几棵白杨树也已经在大爆炸中灰飞烟灭,整个山包更是在望远镜下一览无余。

    山崎联队在那下大爆炸中存活下来的人不到一千五百人了,而且可以清楚的看到,在山顶的中间位置围坐了一大片的伤员,或断手断脚,或伤重倒地,李雲龍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估计这些伤员最少得有五六百人。

    而还能站起来,还有战斗力的人撑死也就一千来人,而且山崎老鬼子可能是接到了死守的命令,突然放弃了半山腰的阵地,将剩余的部队全部集中到高低顶端的平面圆台上修建环形工事。

    李雲龍对此嗤之以鼻,别说自己现在拥有了二十多门山炮,而且炮弹充足,就算是原剧中的老李,在仅有几门火炮的支援下,老李都想到了土工作业,将战壕挖掘到距离山顶工事三十来米的地方仍手雷。

    所以他一点都不紧张,在他的眼里,李家坡上剩余的那些鬼子很快也将全部变成他的军功点。

    经过了刚才的大爆炸,丁伟可算是被李雲龍打击到了,他很不明白李雲龍从哪里搞来的俺么多炸药,他不是傻瓜,一眼就能看出那绝不是八路军兵工厂自己造的黑huǒ yào,但是问了李雲龍,李雲龍却装傻充愣,就是不说,丁伟一郁闷,独自一人跑一边不理李雲龍了。

    “报告团长,重庆电报!”就在这时,机要员气椯吁吁的跑上山顶,递给李雲龍一张电报纸。

    “哪里的电报?”李雲龍愣了一下,惊异的问了一句,想要确定一下。

    “上峰的电报!”机要员加大了声音回答道。

    “啥,谁,谁的电报?”这回不是李雲龍惊异了,他已经在低头看电报了,发出惊叫的是坐在远处一个人生闷气的丁伟。

    话音才落,丁伟已经像一阵风一样的跑到了李雲龍的身边。

    “重庆上峰的电报!”机要员一阵暴汗,这两位大团长怎么都这样,当即又加大了声音回答道。

    “我的个乖乖,李大头,你牛啊,重庆的上峰竟然亲自给你这么个小小的团长发电报,你他娘的也算是咱八路军,不,不仅是八路军,就算是在**中,恐怕你小子都是独一份了。”

    丁伟瞪大了眼珠子,早已忘记了之前的不快,“就算是那个号称上峰的得意门生,阎老西的爱将,坐拥五千多人装备精良大团的楚云飞上校也没有你这份殊荣吧!”

    “殊荣个屁!”

    李雲龍看完了电报一把甩给丁伟,“你自己看看,上峰他娘的就是扣,就他娘的只会磨嘴皮子,什么狗屁坚强后盾,狗屁壮我军威扬我国威,他娘的他要真这么好心,干吗光说不练?你就算舍不得给老子一枪一弹,你他娘的给老子五万十万大洋也行啊,就会作秀抢功劳。”

    “没错,这上峰他娘的这份电报就是为了沽名钓誉抢功劳的,只要咱们打胜仗了,吃掉了山崎联队,到时候他肯定会大肆宣传,这一仗是在他上峰的指挥和支持下打的,他上峰是多么多么的英明神武。”

    丁伟看过电报也鄙夷和愤慨的道:“如果咱们要是吃了败仗,那他又会喊了,八路军就是草包,我相关部门这么全力的支持你们,你们连这样的仗都打不赢。”

    “好了,好坏全被他说完了!”

    “哈哈,老丁那,你小子想那么多干什么,管他娘的所谓他们上峰怎么宣传,老子打鬼子又不是为了他打的,老子是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和咱们四万万同胞打的,关他那老头鸟事。”

    李雲龍爽朗的一笑,站起身来,单手一指李家坡,朗声大吼道:“小鬼子们,你们他娘的给老子等着,只要有我李雲龍在,老子迟早把你们这些敢踏上我天朝领土的侵略者赶回老家去。

    “好,好志向!”

    丁伟在李雲龍的身后激动的喊道:“老李,我丁伟直到今天,才算正真的服了你了,想不到你一个只知道扣扣索索的土财主竟然也有这么远大的理想!”

    “哈哈,我说丁大脑袋,你小子可别这么崇拜老子,虽然老子确实很优秀,但你这么说话老子还真有点不适应。”李雲龍臭屁的道。

    “你他娘的李大头,你小子就他娘的贱,老子一不骂你你就不爽!”

    “哈哈,彼此彼此,你丁大脑袋也是个贱货,天天等着老子骂!”

    “哈哈,好兄弟,来给老子喝一口!”

    “滚滚滚,这是老子的酒”

    “你他娘的别这么抠,老子就喝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