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老子要杀鬼子!-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一百零九章 老子要杀鬼子!

    第一百章老子要杀鬼子!

    “老冯,咱们怎么办?”叶北枫双目死死的盯着冯耀,那眼神分明闪烁着丝丝求战的火苗。

    “还能怎么办,”冯耀脸色一冷,坚定的从牙缝里迸出一个字:“打!”

    “打!”叶北枫眼神一亮,心头的热血上涌,也坚定的吼出了这个字。

    “可是团座,参座,咱们这样去打可是违反军令了,万青山咱们可以不管,可那是第二战区长官部的命令,咱们要是抗命,恐怕”副团长刘福贵担忧的道。

    “怕个屁!”

    冯耀毫不留情的直接打断了刘福贵的话,额头上青筋暴跳,犀利的眼神扫过身边众将士,猛的抬手一把拉开身上呢子军披风的扣子,三下五除二的将披风脱下狠狠的摔在地上。

    对着全团的战士大声喝道:“兄弟们,老子他娘的不穿这一身皮了,现在老子就要去杀鬼子,这种见了侵我国土,辱我同胞的倭寇却不让打的窝囊日子老子受够了,兄弟们有愿意跟老子一起杀敌的就跟上,不愿意的请自便,我冯某人从小现在开始不是你们的团长了。”

    “娘皮的,老冯,老子跟你一起去杀鬼子!”叶北枫也同样将身上的披风一摔,大声吼道。

    “团座说的对,这种窝窝囊囊的日子老子也受够了,老子也跟团座去杀鬼子!”

    三营营长陈明义也学着冯耀和叶北枫的样子,一把脱下衣服摔在地上,振臂高呼道:“兄弟们,我们都是军人,军人的使命就是保家卫国打鬼子,现在既然上面不让我们打鬼子,那我们就他娘的自己去打,有种的,是爷们的就站出来,跟团座一起杀鬼子去。”

    “对,是爷们的就去杀鬼子,是怂人的就回去啃万青山的脚丫子去。”一营长也随即跟着吼道。

    “我跟团座干了!”

    “我也跟团座起杀鬼子!”

    “还有我!”

    “他娘的,杀鬼子怎么少的了我!”

    “”

    一时间,333团除留守团部的文书,炊事员等非战斗人员以外,其余一千八百多战士几乎全部将身上的**军装一脱,一时间群情激愤,纷纷响应冯耀的号召。

    “好,兄弟们都是好样的,都不愧为我冯耀的好兄弟!”

    冯耀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意,不过这个笑意中却带着一丝悲壮与苦涩。

    “刚才老陈说的对,我们身为军人,我们的使命就是保家卫国杀鬼子,如果连我们军人都不主动去抗击侵略者,不主动去保护我们的国家和同胞,那我们这个国家就将灭亡,我们的父母兄弟都将成为亡国奴,而我们这些军人的名字也将永远的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无法磨灭。”

    冯耀的话说的慷慨激昂,这些战士很多都是目不识丁的泥腿子,虽然听不大明白亡国奴是什么鬼子,历史的耻辱柱是什么鬼,但他们都知道一件很朴实的事,那就是老子要是不杀鬼子,那俺爹俺娘,俺姐俺妹,俺媳妇就会被这些灭绝人性的小鬼子杀掉或者被他们欺负。

    这些战士们没有什么救国救民的远大理想,但他们这种朴素的想法却代表了这一代大部分基层热血军人的心声。

    为了家里的父老乡亲,老子要杀鬼子!

    为了这个很简单的理由,无数的农民放下了锄头变成了扛枪的铁血军人为了这个朴素的想法,无数的热血男儿抛头颅洒热血,据不完全统计,抗战八年,华夏共有近两千万的军人伤亡。

    “可是团长,您想过没有,我们现在是杀痛快了,可是接下来我们又该怎么办?所谓覆水难收,咱们这一走就等于脱离了**的战斗序列,还很有可能被带上逃兵的帽子,还有我们的家人,难道我们以后真的要跟着八路军吗?”

    副团长刘福贵虽然也脱了军装表示愿意去杀鬼子,但他的眉头却一直都没有舒展开过,他跟冯耀等人不一样,因为他年纪大了。

    人一上了年纪,有了家庭和事业以后考虑和牵挂的事情就多了,而且随着岁月的流逝,年轻时的热血也会被社会的现实慢慢的磨灭。

    冯耀和叶北枫等人理解的看着鬓角上已经有了几丝白发的刘福贵,冯耀首先语重心长的开口道:“老刘,你的心思我明白,我也能理解,但是有一点不知道你考虑过没有,如果我们都退缩了,我们的家人和我们自己头上的乌沙或许暂时都能保住,可是以后呢?”

    说到这里,冯耀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声音也抬高了八度,“等这些小鬼子侵占了我们全部的国土,我们还能保住自己的家人和自己的乌沙吗?国都没有了,哪里还有家?除非我们去当hàn jiān,给小鬼子当狗,或者是弯着腰当一个口中谄媚的喊着太君的顺民。”

    “可是这样的家,这样的顺民是我们要的吗”大声的吼出了这句话,冯耀的脸变得狰狞,双眼红的盯着刘福贵。

    “不是,老子宁死也不当hàn jiān走狗!”叶北枫随即带头吼道:“团座说的对,无国何来家!”

    “对,死都不当hàn jiān!”

    “老子看见那些hàn jiān狗腿子就他娘的感觉恶心,就他娘的想给他一梭子,要让老子当hàn jiān,下辈子都不可能!”

    战士们再次群情激愤起来。

    刘福贵的脸微微红了红,他承认冯耀说的对,他能感觉到,在自己的心底似乎有一种许久没有出现的东西正在蠢蠢欲动,他清楚,这就是已经被磨灭多年的热血!

    “老刘,至于说到跟着八路的事情,你根本不用考虑,或许今天过后,我们这一千八百多人都会躺在下面的黑狗子山阵地上,就算有幸活下来,我们的一生也都将在与日寇厮杀中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