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深明大义-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13章 深明大义

    第113章深明大义

    “还能是什么人,就是军统的狗腿子,他娘的,说是什么政训处主任,其实就他娘的是老监视老子和全团兄弟的,基本上全军每个团以上的作战单位都有这么一个混蛋。”

    冯耀不岔的道:“不过我这里的这个不叫特殊,这个王明连是军统局局长戴笠的亲信,来这里的主要任务就是监视我。”

    见张大彪面露疑惑,冯耀知道张大彪这个层次的军官可能对**中的一些事情不是很了解,于是解释道:“本来我只是一个普通军官,用不着派这样的一个人来监视,那是因为我堂伯。”

    “冯玉祥将军?”张大彪的嘴巴长大了,他一向来就知道蒙头打仗,就算以前是在西北军的时候也只是个排长,根本没办法接触到**高层的一些内幕,但作为西北军的老人,他自然对冯玉祥这个西北军的老司令还是有些了解的。

    冯玉祥虽然是个军阀,当然也会做一些像张大彪这些人不能知道的狗皮倒灶的事,但他戎马一生,由士兵升至一级上将,所部从一个混成旅发展成为一支拥有数十万人的庞大军队。而且他以治军很严、非常的善于练兵。

    比如后来二十九军声名赫赫的大刀队就是他最先搞出来的,当年冯玉祥创建西北军的时候,因为部队扩充快,枪支弹药不足,就为部队士兵配发了大刀。

    西北军用的大刀,都是长柄、宽刃、刀尖倾斜的传统华夏刀,十分利于劈杀。冯玉祥还聘请了一批武术高手,设计了一套适合对付敌人cì dāo的刀术,让部队勤加练习。结果,当初为了应急用的大刀,反而成了西北军的重要wǔ qì之一,也成就了二十九军这支威震日寇的大刀队。

    “没错。”

    冯耀点了点头,话匣子打开,“你可能不知道,虽然我伯父与上峰是结拜兄弟,但他们之间并不和睦,上峰对我大伯非常的忌惮,不仅在他的身边安插了很多眼线,就是我们这些大伯的亲人朋友身边,也全都被重点照顾,这也是戴笠这个特务头子会派得力亲信来监视我的原因,因为我手里有军权。”

    “原来如此!”

    这里面的套路太深,张大彪表示不懂,你们城里人就是套路多,还不如我们这些乡下人活的滋润,没事的时候就打打鬼子,大口的吃这牛肉罐头,大碗的喝着地瓜烧。还是老子的独立团更好,日子简简单单,没有勾心斗角!

    “来,大彪兄弟,diàn huà就这这里,你会打吧!”

    这时两人已经来到了333团的指挥部,冯耀看都没看指挥部里那些个文职人员一眼,对他们异样的眼神直接无视,自顾自指着diàn huà说道。

    “嘿嘿,这个还真会,我们以前也有。”

    张大彪说着拿起话筒给李雲龍拨打diàn huà。

    “喂,给我接386旅独立团。”张大彪当然是把diàn huà打到了八路军的总台。

    等了大约一分钟左右,diàn huà那头响起了一个声音:“这里是独立团指挥部,你是哪位?”

    “我,一营长张大彪,团长在吗?让他接diàn huà,我有急事找团长。”张大彪放心不下黑狗子山那边的情况,焦急的道。

    “张营长啊,请稍等,团长正好回来了。”

    “张大彪,你小子他娘的现在倒是能掐会算了,老子刚回来接旅长的diàn huà,你小子就打diàn huà来了。”

    李雲龍豪爽的声音出现在diàn huà里,张大彪大喜,正想将这边的战况汇报一下,突听李雲龍又道:“不对呀张大彪,老子没给你们一营配diàn huà,你小子哪里来的diàn huà?”

    “团长,我现在在333团冯兄弟的指挥所呢,我们的电台被鬼子炸坏了,所以我只能给您打diàn huà。”张大彪解释道。

    “怎么了,你们那边是不是鬼子又增兵了,战况不好是不是?我听你小子口气廷焦急。”李雲龍凝重的问道。

    “对,团长您说的没错,他娘的小鬼子来了一个联队的援兵,还他娘的有十六门大炮,其中还有四门105榴弹炮,这些狗日的小鬼子又他娘的发了疯,那炮弹不要钱似的往我们头上砸,冲锋起来更不要命一样,一次都他娘的是两个中队以上的人冲锋”

    张大彪急切的将这边的战况向李雲龍做了汇报。

    “那你们那边现在怎么样了?还顶不顶得住?”李雲龍在那一头脸色一变,他能想象到小鬼子的疯狂冲击场面,也能想象到张大彪他们这边的艰难处境。

    “我们这边多亏了333团的冯耀兄弟带着全团近两千人来增援我们,暂时没什么事,还能顶住。”张大彪道。

    “好,我就知道冯耀那小子不会坐视不理,他在你旁边没,老子要跟他说话。”李雲龍高兴的道。

    “他在,您稍等!”

    张大彪说着把话筒递给冯耀,“兄弟,我们团长想跟你说话。”

    “好!”

    冯耀爽快的结果diàn huà,“喂,李团长你好,我是冯耀,久闻你李团长的大名,今天能跟你的部下合作抗敌,我冯某三生有幸啊!”

    “哈哈,冯团长客气了,大家都是为了抗战嘛,我代表独立团和八路军感谢冯团长你的深明大义!”

    李雲龍也客气的道,对于帮助自己的人,尽管是**,但李雲龍依然会以礼相待,要不然就会变得不知好歹了。

    “李团长,你可千万别叫我冯团长,我现在已经不是团长了,我还想问问李团长愿不愿意收下我这帮兄弟呢!”冯耀略带苦涩的道。

    “兄弟,怎么回事儿?”李雲龍急忙关切的问道:“是不是因为你帮了我们,所以你们的上面责怪你了?兄弟啊,对不住了,这事儿都怨我老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