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老子让他有来无回-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24章 老子让他有来无回

    第124章老子让他有来无回

    等炮兵排长含着泪费力的搬开压在叶北枫身上早已满身血污牺牲了的装填手的遗体时,那个因被叶北枫一脚踢飞而xìng yùn的什么都没伤到的副炮手也跑了过来。

    “参谋长参谋长你醒醒醒醒啊”副炮手一边使劲的摇着叶北枫的手臂,一边大声的哭喊着,他的这条命是参谋长救得,现在参谋长却倒在了血泊中,副炮手心如刀绞。

    “臭小子,你他娘的别摇了,再摇老子就真死了”叶北枫微微睁开双眼,嘴角咧了咧,轻声笑骂了一句就因为大腿和肩膀处传来的阵阵剧痛而说不下去了。

    “参谋长您醒了,太好了,您没事吧,参谋长,您伤到哪里了?您怎么能为了救我这个大头兵而”

    这个副炮手也就二十岁不到的模样,虽然满脸都被硝烟熏黑,但依然不脱那一脸的稚气,此刻见到叶北枫醒来,立即激动得语无伦次。

    “陈磊,你他娘的别哭了,快,咱们先带着参谋长离开,快点,一会鬼子的炮弹又该来了。”排长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叶北枫的身体。

    “好,排长,你的手臂受伤了,我来被参谋长,快,你帮我一把!”

    陈磊说着立即蹲在地上,排长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扶起叶北枫,“参谋长,您忍着点。”

    “放心,老子没事儿,老子又不是第一次负伤,想当年在喜峰口,老子的肠子都被炸出来了,现在还不是照样生龙活虎的,你们别担心老子。”

    为了安慰这俩兄弟,叶北枫呲着牙忍痛说了一大堆,但他脸上的痛苦表情却说明了他此刻的痛苦。

    陈磊由于被队长叶北枫看不见,但排长却把叶北枫脸上的痛苦之色看得清清楚楚,心里一阵翻涌:

    这才是真正的铁血战士,参谋长的这份豪气绝对不输当年谈笑间刮骨疗毒的关二爷。

    “团座,团座,刚才侦察兵报告,小鬼子派出了一个中队去南边了。”

    黑狗子山的主阵地上,冯耀正与张大彪在用望远镜观察着鬼子炮兵阵地被炸的情况,333团的三营长祁山跑过来报告。

    “他娘的,小鬼子这是想迂回过来捅咱们腚眼啊!”张大彪随即喊道:“兄弟,我带一个连过去南边小道帮忙吧,那边只有县大队一百多人,他们的wǔ qì装备太差,万一被鬼子突破迂回过来就麻烦了。”

    “张营长,我带三营的一连陪你一起去,那帮小子被当了预备队心里不爽,正吵吵着呢。”祁山随即道。

    “行,你们去吧!”

    冯耀点了点头答应,接着脸色一肃,朝祁山道:“不过祁山你他娘的必须服从大彪的指挥,不许瞎咧咧明白吗?”

    “是!我他娘的最怕动脑筋,保证听老张的,他指哪我打哪,嘿嘿!”祁山其实对张大彪廷佩服的,这家伙杀伐果断,手段铁血,而且战术指挥能力也很强。

    黑狗子山住阵地南面的一道断崖上,县大队的赵大队长带着一百多名队员在这里已经守了好几个小时了,一个个眼神坚定的盯着断崖下的那条羊肠小道,这条小道能直通黑狗子山主阵地的后方,如果丢失,那鬼子就能从背后攻击黑狗子山主阵地,所以非常的重要,不过如果不是本地人,别人很难发现这条隐藏在断崖下的隐秘小道。

    “老赵,这独立团就是阔气啊,这次一来就给咱们五十多杆步枪和一廷歪把子,这下咱们这腰杆子可就硬实多了,下次再遇到李二狗那混蛋的侦缉队咱们就可以跟他们好好的大干一场了。”

    副大队长钱明嘚瑟的对赵大队长道。

    “那是,下次老子得好好的教教李二狗那狗hàn jiān怎么做人!”赵大队长也自信的笑了,有了枪杆子,这腰杆子就跟着硬实了。

    “哎,要是独立团能给咱一门迫击炮就好了,哪怕是掷弹筒也行啊,凭着赵小炮的打炮技术,咱们还不是随便都能拔掉赵庄的鬼子炮楼了!”钱明觉得美中不足的是没炮。

    “行了,你小子别得陇望蜀了,咱们八路军主力部队自己都没几门炮,能送咱们这些装备都已经是他们从牙缝里抠出来的,咱们可不能这么不懂事。”赵大队长道。

    “嘿嘿,我也就这么一说嘛,老赵你别在意哈!”

    “大队长,你们快开,鬼子来了!”就在这时,一个眼尖的战士突然喊道。

    “在哪?”

    赵大队长和钱明都立即激动的问道,同时都将目光朝山下搜寻起来。

    他们从上午被张大彪派到这边来守小路,一直听着主阵地那边打的热闹,他们这边却一直静悄悄的,心里可不是滋味了,手里刚刚多了这么多好wǔ qì,正想试试水呢,可惜小鬼子不给力,等了几个小时了也不来,这会儿一听到鬼子来了,当然心情激荡起来。

    “就在那里,刚刚拐过山湾,你们看,好像有两百多人啊!”那个战士说着抬手指了指。

    赵大队和钱明同时看去,果然见下面的小道上正有密密麻麻的一大队小鬼子正朝山上走来,带头的则是几个身穿黑衣的侦缉队员。

    “码的,果然是侦缉队的人带队,要不然小鬼子绝对找不到这条道。”赵大队恨恨的道。

    “咦,老赵你快看,那个带头的好像就是李二狗啊!”钱明眼尖,一眼就认出了走在最前边那个走路歪歪扭扭,身上斜挎着一把盒子炮的阳泉侦缉队队长李二狗。

    “好,这狗hàn jiān今天既然来了,那就省了老子的一番功夫,今天老子就跟他新账老账一起算,让他有来无回。”赵大队长也看清了来人,立即恨声道。

    “小炮儿,你小子的土炮准备好了吗?”赵大队转头对身后正在鼓捣这一门没有炮垫只有炮筒,几十年前大清国第一代兵工厂造的土炮。

    “叔你放心,绝对没问题,就是咱们的huǒ yào只够用一次了。”

    名叫赵小炮的炮手还是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脸上的稚气还未脱尽,但脸色却非常的坚毅,一边在往炮筒里塞huǒ yào和铁砂,一边头也不抬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