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最完美的大捷-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30章 最完美的大捷

    第130章最完美的大捷

    重庆,此刻已经聚集了十几个**中的实权大佬,但这些大佬却各自脸色各异,有兴奋激动不已的,有双目带煞的,有安安静静坐着看热闹的,也有满脸羡慕嫉妒恨的,总之不一而足。

    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当然要数坐在首位,光着颗脑袋,肩上扛着五颗金星的相关部门上峰。

    还有下首位置中那个脸色阴沉,双目带着浓浓杀意的中将,此人身材不算高大,带着一副眼镜,长得倒是跟那个被张大彪一枪毙了的王明连长得很像。

    不用说,这家伙肯定是王明连的哥哥,总统府侍从室主任王明亮了。

    “捷报,委座,大捷报额这么多人?你们都知道捷报了?”作为领袖文胆的陈布雷今天也不知道什么情况,竟然迟到了,而且还衣衫不整的样子,手里拿着一张电报纸,形状有点令人不敢恭维,但脸上却是一片喜色。

    当他兴冲冲的跑进会议室时,却见里面已经坐满了人,显然自己这是一份迟来的捷报。

    “哈哈,布雷兄,你这是怎么了,这天都还没黑呢,难道就被嫂子抓了壮丁?”坐在上峰右手边,号称小上峰的总征智部部长陈诚开玩笑道。

    “嘿嘿,辞修兄说笑了,说笑了,没有的事,没有的事,我只是身体略感不适在家稍作休息,刚刚一听到李雲龍发出的捷报所以失态了,嘿嘿,失态了!”

    陈布雷是真尴尬了,其实还真是被陈诚说中了,由于结婚多年至今膝下无子,所以他老婆就经常抓他的壮丁,希望能通过频繁的造人运动尽快生个大胖小子,这不,刚才他回家吃饭的时候就再次被抓了壮丁,不过就在他努力耕耘的时候,却被手下告知了李家坡大捷,全歼了山崎联队的大捷报,于是立即宣布鸣金收兵,草草的船上衣服就狂奔到了总统府。

    “哈哈,布雷来了就好,赶紧过来坐,捷报我们大家都已经收到了,李雲龍那个小子可是发的明码电报。”上峰对于陈布雷那是相当的喜爱,对于他的失态毫无责怪之意,反而笑眯眯的为他解围。

    “各位,对于这份捷报大家有什么看法,都畅所欲言的说说你们自己的意见!”待陈布雷坐下后,上峰脸色一肃,扫视了在座众人一眼,问道。

    “委座,这还用问吗,这是大好事,大胜仗,值得举国欢庆的大捷报!”陈布雷在上峰的话音落下后立即兴冲冲的开口道。

    “不错,布雷兄说的很对,这确实是自中日开战以来我方获得的最大最完美的一场胜仗,虽然李家坡这一战歼灭的敌人只有一个加强联队五千多人,但我们想想以往,且不说918后东北的事,光从长城抗战至今,无论是华北和淞沪乃至于南京保卫战,我军歼敌虽有不少,但却从无像此次李家坡这般胜的如此干净利落,以往我等往往都是以绝对优势的兵力与小鬼子作战,其结果却是以比敌人多几倍的代价才能歼灭一个日寇士兵,而这次这个李雲龍却仅仅以一个团的兵力就歼灭了日寇一个精锐的加强联队,这战果还不夸张的说,已经逆天了!”

    坐在上峰左侧的第二个位置,人称小诸葛的副总参谋长白崇禧也情绪微微激动的发表了长篇大论。

    “键生兄此言恐有不妥吧!”

    白崇禧的话音一落,坐在他上首位置的总参谋长何应钦立即阴阳怪气的道:“键生兄所谓的自抗战一来我军从未有此成果之说怕是言过其词了,虽说我们最近一直处于撤退状态,但此乃上峰之以空间换时间之伟大战略思想决策,并非我军无能所致。”

    何应钦与白崇禧两人向来不和,何很清楚,蒋之所以让白当这个副参谋长其实就是为了牵制自己。

    所以他当然要对白的言论进行打击,但白崇禧说的却是事实,他无法从事实战例上去反驳,所以只好拿出了空洞的大道理来压制白的言论,但其实他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因为这次的大捷并不是**自己所部获得,而是政敌八路军所获,他猜测上峰对此事也必定非常的纠结。

    “我倒是同意键生所言,当然何参谋长所言也没有错!”

    陈诚将何白二人的表现看在眼里,心里暗笑,其实他跟上峰一样,对何没有什么好感,甚至非常的反感,只是他为人城府较深,平时并不表露而已。

    “首先,正如键生所言,此战确实是我军自抗战以来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捷,而且也是我军第一次缴获了小鬼子的联队旗。”

    “想必大家都清楚,小鬼子的联队旗其实就是他们的陆军军旗,有陆军御国旗之称,乃是由小鬼子所谓什么天皇亲授,仅为建制步兵联队和骑兵联队才能拥有,所以也称为联队旗。按小鬼子陆军的规定,军旗在则编制在,军旗丢则编制裁。所以这联队旗一向来都被小鬼子视为最高荣誉,也因此,不管小鬼子那个联队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如果联队受到致命打击,可能被全歼,那么在这之前必须烧毁联队旗,若是联队旗被地方缴获,将会被视为整个陆军的最大耻辱。”

    陈诚解释一番后接着道:“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此战确实是我国自抗战一来最大的一次胜利,并且这个李雲龍仅凭一个团的兵力就做到了这样的大胜,称之为最完美的大捷也同样不为过。”

    陈诚的话一出口,上峰顿时点了点头,其余人则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在座的都是国府高层,大家都明白陈诚在上峰面前的分量,好不夸张的说,他的话有时候直接可以当成是上峰的话老听。

    就算是那个对李雲龍心存巨大怨恨的王明亮也不敢在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