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上峰的纠结-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31章上峰的纠结

    第131章上峰的纠结

    陈诚的一番话就等于给李雲龍在李家坡打的这场仗做了一个定性,这是一场完美的大捷!

    散会后,上峰留下了陈诚,白崇禧,陈布雷和戴笠几个人,其余的则让他们各自散去。

    “雨农,你把这个李雲龍的资料给大家说说!”上峰对军统局特务头子戴笠吩咐道。

    “是,校长!”

    戴笠恭敬的答应一声,随后打开一个文件夹念了起来。

    李雲龍于1910年12月14日出生,汉族人,男性,籍贯为华夏湖北省大别山地区。曾在家乡当过篾匠。

    民国十六年1927年,李雲龍参加黄麻bào dòng,后一直在红军四方面军,从战士当到团长,民国二十三年参加万源战役,与其他红军部队一起抵抗我军之围剿,其战术战术思想灵活,不拘一格,屡屡在我大军包围中逃脱。

    红军之总指挥称他打仗鬼点子多,为人桀骜不驯,胆识过人,是个典型的现实主义者,善用逆向思维,枪法准,有胆识,心理素质极稳定,极为好战,对征智毫无兴趣,擅做离经叛道之事,文化程度低,没有上过军校,后来在部队里学习文化。

    其后在被我军追击逃命时因纵兵抢劫藏民粮食,被全军通报批评,被降为伙夫,后又重任团长。

    民国二十五年,李雲龍团在古浪之战中基本全军覆没,李雲龍仅带着六人辗转逃回到陕北。

    抗战开始后,李雲龍被编入八路军后改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129师386旅任772团3营营长,期间指挥了七亘村战斗。

    年底升任386旅新一团团长,而后在苍云岭之战中率领新一团击溃了坂田联队,摧毁了坂田联队指挥部。

    但却因其违抗命令从正面突出重围,因此被撤职,调到被服厂当厂长,但不久后因独立团在杨村遭遇战中被小鬼子山本一木所率之山本特工队击败,团长孔捷被撤职,因此李雲龍调任独立团团长。

    随后这个李雲龍又单身闯进小鬼子位于山河镇的战俘营,几乎是以一人之力全歼了山本特工队第一小队的23人,并救出了原87师的数百个战俘,而后也就是这一次的李家坡了。

    李家坡之战中,李雲龍的指挥勘称绝妙,他的每一步算计都非常的精妙,首先他在得到鬼子山本特工队要找他报复的情报后马上分析出这是烟雾弹,知道小鬼子想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其实际目标是大亚湾的八路军总部,于是他将计就计,兵分两路,一路悄悄的埋伏在小云沟吃掉了小鬼子妄图用来迷惑他的陵县两个中队的鬼子。

    接着他又亲自带着一个精锐的侦查排利用巧计把山本一木的特工队骗到一处断崖下,并围而歼之。

    随后又利用特工队的电台向筱冢义男求救,目的就是要吃掉山崎联队,并顺利的解救被山崎联队包围的386旅,而后对付山崎联队也是一样,他的计划环环相扣

    戴笠差不多说了半个小时才把李雲龍的情况说完后。

    “各位,你们对这个李雲龍有什么看法?”上峰犀利的眼神扫过几个得力亲信的脸,问道。虽然白崇禧算不上他的亲信,但他却一直非常的喜欢白崇禧,一直想把他收为己用。

    “委座,卑职以为,像李雲龍这样的人才该为我所用,可惜他现在却在那边!”陈诚叹息道。

    “是啊,前有陈庶康,现在又有一个李雲龍,这些人才为什么偏偏都会跑到那边去了呢?”上峰也很无奈的叹息道,那眼神中满是惋惜。

    “委座,如果您真的喜欢这个李雲龍,我认为我们是有机会的,他跟陈庶康不同,陈庶康是个有理想,有信仰,有征智头脑的人,而这个李雲龍,刚才戴局长的情报中已经说了,此人虽为人桀骜不驯,胆识过人,是个典型的现实主义者,善用逆向思维,枪法准,有胆识,心理素质极稳定,极为好战,但他却对征智毫无兴趣,擅做离经叛道之事,而且文化程度极低。”

    白崇禧双眼中闪着一丝不屑的意味,淡定的道:“还有从他的各种行事作风里我们也可以看出,此人极度贪婪,用陈庶康的话说他就是个山西土财主,一门心思只知道搞好处,对于这样的人,难道我们想要得到还不容易吗?”

    “哈哈,键生所言真是一针见血啊,不错,我们完全可以投其所好,以博取他的好感,而后再慢慢的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的思想中本来就没有什么征智观念,应该很容易被扭转。”上峰点头赞许道。

    “嗯,那校长的意思是?”戴笠的眼中闪过一丝不为人知的阴厉,但表面却恭敬的问道。

    “赏!”

    上峰笑眯眯的道:“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奖赏李雲龍一番,让他明白他们那边那些人对我们国府的评价其实都只是在糊弄世人而已,其实国府并不是他们所看到和听到的那样。”

    “那要怎么赏呢,这个度要把握好,既要让他感受到我们国府对他的重视,又不能让他觉察出我们对他拉拢之意。”陈诚皱着眉头道。

    “辞修兄说的对,凡事欲速则不达,我等暂时不能让他和八路那边其他人觉察到我们的意图。”陈布雷道。

    “嗯,那就先奖赏他十万大洋,再将他的军衔升为上校,你们以为如何?”上峰抛出了他的筹码。

    “委座,请恕布雷直说,这样的奖赏恐怕李雲龍不会有所心动。”

    陈布雷直言道:“从刚才戴局长的情报中我们可以分析出,这个李雲龍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思想非常热切,对日寇非常的痛恨,所以他现在的心里必定把打日寇的事放在第一位,而要打日寇,那最重要的就是wǔ qì装备,我们与其给他钱还不如投其所好给他一批wǔ qì装备。”

    “不行,wǔ qì装备绝对不能给他。”上峰当即断然的一口回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