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杀-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69章 杀

    第169章杀

    “咻”

    随着一颗红色的xìn hào弹冉冉升空,正自得意洋洋的樱井二郎突然心里一突,难道土八路因为发现了我的分兵计划而想反攻?可他们就那么点人,反攻有用吗?

    似乎是为了验证樱井二郎的想法是多么的愚蠢,一阵阵震天的喊杀声和剧烈的枪炮声突然传进了他的耳朵。

    “怎么回事?不是说东西门都没有华夏人的守军吗?为何那两边的枪声比南门还要激烈?”樱井二郎的瞳孔猛缩,惊叫出声。

    但没人能回答他的问题,那个先前来汇报的侦查兵也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而另一边,李雲龍在发射xìn hào弹之前就已经带着三营以及刚刚赶回来的六营,七营的一千八百多战士来到了南门门口,此时xìn hào弹一升空,守门的战士们迅速的将厚重的城门打开。

    “给老子杀,一个不留!”

    李雲龍一举手里的鬼头刀,振臂高呼一声。

    “杀,一个不留!”

    “杀杀杀!”

    跟在李雲龍身后的战士们顿时像出笼的猛虎一样挺着cì dāo凶猛的朝门外的鬼子兵冲去。

    经过了两轮的进攻,南门外的第二大队的鬼子已经死伤了两百多人,如今剩下的那些鬼子虽然还有近八百人,但由于拉肚子拉了一路,连走路都有点腿软,哪里还有力气跟李雲龍等人拼cì dāo?

    拼cì dāo拼的不仅仅是cì dāo技术,还需要充沛的体力和巨大的精神意志支持,而如今的樱井联队最缺的也正是这两样东西。

    自从918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一幕今天在陵县上演了,从来以拼刺高手自居,在拼刺时从不把华夏军队放在眼里的小鬼子们今天居然不敢正面拼杀了,一见到城内蜂拥而出的黑压压的八路军战士和那闪着森森寒光的cì dāo,那些小鬼子们顿时腿肚子一软,他们现在这个状态实在提不起勇气跟别人拼cì dāo。

    “撤,快撤,机枪手掩”第二大队的大队长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颗金色的子弹飞进了他的脑门,一股红白相间的野喷涌而出,声音掐然而止。

    这边城楼上的郭锋眼神冷峻的将枪口又锁定了另一个鬼子少佐。

    虽然鬼子大队长的话没说完就死了,但那些鬼子兵却都听到了他喊的那个撤字,一个个本就无心恋战,既然大队长都喊撤了,那不撤的就是傻子了。

    于是乎,那些小鬼子们顾不得腿软,一窝蜂的转身就跑,还管什么武士道精神,这个时候还是保命要紧,那些机枪手也装作没听到大队长临死前喊他们掩护的话,同样随着大部队疯狂后撤,只恨爹娘少生了一条腿,这时候留下来掩护,那不是找死吗?没见人家有百发百中的狙击手吗?

    “娘的,这帮小鬼子咋这么怂啊,这尼玛还是第一次碰到,太不正常了!”

    李雲龍有些无语了,不管是前世的影视剧还是穿越过来后看见的这些小鬼子,都从来没见到过像今天这样的情况。

    这些小鬼子尼玛可能都日狗日多了,身体被掏空了!李雲龍恶趣的想道。

    “杀!都别像小媳妇一样,给我冲!”

    既然你们不敢正面对敌,那就正好,老子来个打开杀戒!随着李雲龍一声令下,战士们一个个狂喊着追了上去,雪亮的cì dāo举起,一刀从后面扎进了鬼子兵的后背,带血的cì dāo顿时从鬼子的凶前透出。

    李雲龍一个箭步冲到一个鬼子上尉的身后,手中的鬼头刀一扬,一道血柱飚起一米多高,一颗人头滚出老远。

    “杀!”

    近两千的战士们一个个眼中杀意汹涌,就像一群嗜血的野狼一般疯狂的冲杀起来,一时间惨叫连连,整个陵县南门外的空地枪声四起浴血奋战,血流成河。

    当然都是鬼子的血!

    不仅在南门,东门,西门都一样,张大彪,李展飞,黑龙,祁山等人在一看到xìn hào弹时立马指挥战士们先是用重火力对鬼子一阵通扫射,然后让司号员吹起了令人热血澎湃的冲锋号。

    战斗最为激烈的要数东门,东门张大彪的一营人数最多,有一千多人,再加上李展飞的四营四百多人,一共近一千五百人同时冲杀,而东门的鬼子也是樱井联队唯一没有中毒的第三大队,虽然第三大队的大队长死了,兵力也只有原来的一半了。

    但他们却并没有像南门的第二大队那些怂包一样见到八路军就后撤,他们倒是充分的发挥了武士道精神,虽然经过了大半天的战斗已经精疲力尽,虽然人数只有八路军的三分之一还不到,但他们依然顽强的跟张大彪等人拼起了cì dāo。

    “杀,一个不留!”

    “yǎ sī给给!”

    随着张大彪和鬼子第三大队副大队长的一声叫喊,双方展开了一场残酷的白刃战。

    张大彪的一营人数虽多,但其中新兵占了很大一部分,还有那些刚加入到一营的原160旅的士兵们也由于平时的训练不足,更是从来没有跟鬼子拼cì dāo的经历,一上场很多战士居然心里有些发慌,一时间出现了很大的伤亡。

    张大彪一边挥舞着手里的大刀片子砍杀,一边注意着整个战场的形势,此时不由的心里一急,照这样下去,就算能干掉这些小鬼子,自己一营可能起码要伤亡过半。

    一刀剁掉了一个小鬼子,张大彪大吼道:“兄弟们,你们砍了几个了,老子已经砍了八个鬼子!”

    “握草,张营长,你可别把鬼子全砍光了,留几个给兄弟们过过隐呀!”

    张大彪的粗嗓门一喊,一旁的四营营副袁学勇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跟着豪气的大吼起来。

    “张营长,要不要咱们两个营来比赛一场,看看谁砍的鬼子多,就赌一头猪,老子现在才砍了五个呢!”李展飞也明白了两人的意图,跟着高声大吼道。

    “好,一言为定,老子一营的兄弟可没一个怂包!”

    张大彪说完豪气的大吼道:“一营的兄弟们,咱一营能输吗?”

    “不能,杀,杀,杀!”

    经过这么一提气儿,一营那些原本心里发虚的战士们顿时也眼圈发红了,手里的cì dāo也变的轻盈起来,一个个向着敌人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