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又是大捷报-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71章 又是大捷报

    第171章又是大捷报

    “八嘎,你们特高科就是一群废物,废物,浪费帝国资源的废物!”

    太原山西驻屯军司令部内,筱冢义男在接到第二十师团师团长转来的樱井联队的诀别电文后暴走了,把个太原特高科的机关长吉纲中二大佐叫来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训斥完还不解气,抓起身边的一个茶杯狠狠的摔在这个倒霉的吉纲中二的额头上。

    尽管吉纲中二能躲开,但他却不敢躲,别说不敢躲,就连现在额头上血流如注他都不敢去捂一下,任由血液流进眼角,甚至连眼都不敢眨一下。

    谁让他的手下没本事,到现在还没查到陵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查到到底是八路军的哪支部队居然能让樱井联队发出诀别电报。

    吉纲在心里除了大骂那些无能的手下,同时还把个樱井二郎也给狠狠的骂了一顿,你说你他娘的打的什么窝囊仗?都特马的要全军覆没了,你丫的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对手到底是谁?还连累老子被砸的头破血流,老子前世跟你有仇吗?死了还要连累老子!

    至于令他头破血流的罪魁祸首筱冢义男他不仅不恨,反而还有点同情他,作为山西驻屯军的指挥官,两天之内,两支帝国精锐的联队就这么没了,创造了帝国陆军建军一来最大的耻辱,成为了全帝**人的笑柄和责骂的对象,可以想象他心里所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就在几分钟前,他亲耳听到了寺内寿一大将和杉山元大将打来的diàn huà,两位大将把个筱冢义男中将骂的连猪狗都不如了,要不是因为有第二十师团的师团长川岸文三郎中将主动剖腹背走了黑锅,估计筱冢义男中将也没机会再在华夏待下去了,就算不被送上军事法庭,恐怕也会被转入预备役或者勒令退伍,这辈子都没翻身的机会了。

    “马上命令混成第四旅团即刻出兵前往陵县一带驻防,但不可擅自出击,必须遵循一月后对八路之统一围剿之基本战略。”筱冢义男思索了半天后下达了命令。

    “司令官阁下,既然陵县已经丢失,恐怕八路军早已得知我们一个月后全力围剿他们的基本战略了吧,这时候我们如果还等到一个月后再动手,那不是坐着等八路军逃跑吗?”小林参谋长不解的问道。

    “小林君,这是寺内寿一司令官亲自下达的命令,我等只要负责执行就好了,不要多问!”筱冢义男冷冷的道。

    “嗨!”

    “马上去传令!”

    “嗨!”

    小林眼神闪烁了一下,心里似乎明白了点什么,这个计划或许已经有了某种变化,只是此事恐怕是绝密,自己的级别不够,还不能知道!这句话很重要,兄弟们仔细看。

    “报告司令官阁下,刚刚收到一份明码电报!”小林还没走出大门,就见机要课课长拿着一张电文跑了过来。

    “什么电报,谁发的?”筱冢义男阴沉的着脸问道,心里却是一突,有种不好的预感,昨天不是也收到一份了吗?难道

    果然,机要课长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

    “是华夏八路军386旅独立团发出的明码电报,电报内容很简单,说在十分钟前他们全歼了我二十师团之樱井联队,电报署名是独立团团长李雲龍。”

    “八嘎,八嘎,又是这个独立团,又是这个该死的李雲龍,果然又是他!”

    筱冢义男一听到李雲龍这三个字立即暴走了,他敢肯定,从今以后,李雲龍这个名字将会成为他的噩梦。

    “李雲龍,李雲龍,你的死啦死啦的!”

    筱冢义男一把抓起身边的一个花盆,狠狠的砸在地上,砸的粉碎。

    这样还不解气,一转身狠狠的瞪着特高科吉纲机关长,怒喝道:“吉纲,我命令你,不惜一切代价,务必在十日内给我干掉这个李雲龍,否则,你自己剖腹以谢天皇陛下!”

    “嗨!”

    吉纲的眼中闪过一丝暴涙,就算筱冢义男不下令,他也早已收到了华北特高科机关长宗室见男的命令,让他全力协助华北总部的特工人员除掉李雲龍。

    “委座,大捷报,又是大捷报!”

    重庆方面中,陈布雷拿着一张电文冲进了上峰的办公室,连门都忘记了敲就这么冲了进去。

    “布雷啊,什么捷报呀,让你这么失态!”正在审阅文件的上峰抬起头来,笑眯眯的问道。

    “李雲龍,又是李雲龍!”陈布雷激动得声音都微微发颤了,“就在十分钟前,李雲龍这小子又全歼了日寇第二十师团的樱井联队,您看看,这又是李雲龍发出的明码电报!”

    “哦,真的吗?太好了,这小子果然有点明堂,快,快把电报给我!”上峰噌的一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迫不及待的接过电文看了起来。

    “哈哈哈哈,好,好样的,好样的,李雲龍这小子果然没让我失望啊!”上峰激动得肩膀乱颤,哈哈大笑不止。

    “布雷啊,你说这小子他怎么就这么敢打?这么能打?他一个小小的独立团,昨天刚刚打掉了山崎联队,今天又干掉了樱井联队,难道这帮小子们不知道累吗?”上峰的眼神中满是喜爱之意。

    “嘿嘿,委座,这我哪知道啊,说实话,我现在倒真是很想见见这个李雲龍,看看这小子是不是三头六臂!”陈布雷笑眯眯的道。

    “报告!”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戴笠的声音,上峰心情大好,喜滋滋的道:“雨农啊,你是不是也来报喜的?”

    “是也不是!”

    戴笠脸色古怪的走了进来,口气更是有点阴阳怪气。

    “雨农此言何意?”上峰的眉头一皱,不悦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