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继续升-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72章 继续升

    第172章继续升

    “雨农此言何意?”上峰的眉头一皱,不悦的问道。

    “校长请仔细的阅读一下电文就知道了。”戴笠买了个关子。

    “嗯,你说说,怎么回事!”上峰边看电文边说道,不过话音才落,上峰的脸色顿时变得微微有些阴郁。

    “校长,此事不是学生多心,您关于将独立团升格为二战区直属独立团并擢升李雲龍为上校的命令已于昨日就发给了李雲龍,而且李雲龍昨夜也以此自居而将冒犯他的160旅中校政训处主任李有国以冒犯并试图谋杀长官的罪名就地正法了。”

    戴笠在说到这里时脸色依然很平静,但他的双眼中却不经意的闪过一丝阴郁的恨意,声音也微微提高了一点:“但是今天在这份电文中,他却依然自称是八路军386旅独立团,光凭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李雲龍的用心了。”

    “嗯,布雷你怎么看?”原上峰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随即盯着陈布雷问道。

    “委座,此事布雷认为并不是什么大事,昨日我等定计之时其实就已经预料到了,难道不是吗?戴局长!”

    陈布雷淡淡的道:“委座,布雷认为,李雲龍此举恰好说明了他是个真性情的人,也说明了此人值得我们去拉拢!”

    “布雷兄此言恐有”戴笠不服了,急忙抢着想要争辩,但却被上峰打断了。

    “布雷,说说你的理由!”上峰的脸色丝毫未变,显得非常的深沉。

    “委座,若是李雲龍今天就用二战区独立团的名义发明码电报公告天下,难道您能感到高兴?”

    陈布雷丝毫不避上峰的眼神,自问自答道:“布雷认为恐怕未必,若李雲龍真的这么做了,那此事就值得推敲了,因为那根本就不是李雲龍的性格,只怕也唯有他受到了那边的指使才会那么做吧!”

    “哈哈哈哈,布雷此言正合我意!”

    上峰笑眯眯的赞许了陈布雷一句,随后脸色一变,转头对戴笠道:“雨农,你要记住你的身份,有些时候,我希望你能以党国大业为重,不要让私心懵逼了你的双眼和智慧。”

    上峰的这句话很重,压得戴笠心里一惊,吓得额头上都微微出现了一丝虚汗,急忙唯唯诺诺的道:“是,校长教训得是,学生一定谨记校长的教诲,永远将党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嗯,对于你的能力和忠诚我很清楚,人嘛,偶尔犯点小错误也再所难免,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上峰是个很懂的御下之道的人,深知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道理。

    听完这句话,戴笠的脸上果然很快就出现了喜色。

    “委座,此次李雲龍这小子又立下大功,您是不是还得表示一下?”陈布雷笑着问道。

    “嗯,表示是肯定必须要表示一下的,只是这个度必须得把握好。”

    上峰的眉头一皱,显然有点为难了,“刚刚昨天才升他为上校了,时间太短,恐怕一时间不好再升他的军衔了,wǔ qì装备当然也不能再给他了,唯一能给他的,恐怕只有钱了。”

    “非也非也,委座,布雷倒是不这么认为。”陈布雷像个老学究一样的大摇其头。

    “哦,布雷你有何建议?”

    上峰对陈布雷是绝对的信任,他很清楚陈布雷的为人,这家伙绝对是个爱国者,但对自己这个领袖也有着绝对的忠心,这一点毋庸置疑,再加上他过人的才智,所以他很愿意相信他。

    “委座,布雷认为,我等昨日之所以要将李雲龍的独立团升格为二战区直属独立团,目的就在于绑架李雲龍,让他在名义上脱离了八路军的指挥。”

    陈布雷的眼中闪过一道睿智的光看着上峰,继续道:“既然如此,我们何不继续绑架呢?”

    “嗯,你说说怎么个继续绑架法?”上峰的眼神一亮,问道。

    “将他的独立团继续升格,变成独立旅,将李雲龍的军衔也继续升,直接升为少将,这么一来,他的身份地位和手里的权力就超过了八路军中的很多人,就算李雲龍自己依然当自己是八路军的人,当自己还是以前的那个李雲龍,但其他人,其他人会怎么想?以前跟李雲龍平级的人会怎么想?以前地位比他高的人又会怎么想?”

    陈布雷侃侃而谈,继续分析道:“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想必上峰您也清楚,他们中其实也同样活跃着一部分别有用心的人”

    陈布雷没有再把话继续说下去,他知道上峰能明白他的意思。

    “好,布雷这个主意好,就按照你的意思办,这么一来,恐怕那边一些人就要得红眼病了,到时候只要他们一对李雲龍出手,恐怕李雲龍在那边的日子就不好过喽!”上峰双眼一亮,同意了陈布雷的建议。

    “布雷,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李雲龍并不知道自己正在被多方算计,此时的他正抓着张大彪问毒药的事情。

    “团长,我跟您说了您咋就不信呢,我真没给鬼子下毒,您知道的,我这哪有什么毒药嘛!”

    张大彪装作很委屈的样子,他哪里敢把金海这个宝贝疙瘩说出来,他太了解李雲龍的性格,这样的宝贝疙瘩只要一曝光,绝对没他一营什么事了。

    “行,张大彪,你他娘的现在是长本事了!”

    李雲龍又不傻,张大彪越这么说他就越明白这里面有事儿,马上一脸严肃的道:“张大彪,由于你的指挥失误,以至于在今天的战斗中造成了一营兄弟的巨大伤亡,经团部决定给予你降职处分,从现在起,你不再担任一营营长的职务,马上去炊事班报道。”

    “别,别介啊团长,不带您这么玩的!”张大彪要哭了,这特马的都什么跟什么嘛。老子今天可是立了大功了,哪有立功不赏反而受罚的道理啊。

    “玩?”李雲龍眼珠子一瞪,“这是命令,你看老子像是在跟你玩吗?”

    “别,别,团长,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张大彪无奈了,谁让咱摊上这么和**的团长呢,哎,命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