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5章 旅长忒不地道-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 175章 旅长忒不地道

    第175章旅长忒不地道

    李雲龍之所以会同意送给旅长他们从160旅抢来的装备,主要是因为那些装备一来比较破旧,二来又因为他现在想统一全团的wǔ qì装备,清一色的使用日式装备,这样最大的好处就是给后勤补给减低压力,另外在战场上也方便补给,随时可以抢小鬼子的wǔ qì弹药来用。

    他刚才在回来的时候算了一下,这段时间以来,从万家镇开始,到山河镇,到李家庄,再到昨天的李家坡,还有今天的陵县缴获,他手里光三八大盖就已经有近五千支了。要不是山崎联队的wǔ qì很多被炸坏了,他现在手里的三八大盖起码得有近七千支。

    所以对于160旅哪里抢来的wǔ qì装备就成了鸡肋,还不如送给友邻部队。

    李老炮,程瞎子,丁伟他们这几个团都在自己防区附近,能加强他们的实力也能让自己的侧翼有个强有力的帮手,这样打起仗来底气也充足很多,至少他们也能帮自己一点忙。

    旅长,李老炮等人也知道李雲龍抠门的性格,这个山西土财主能拿出这么多装备已经算是很大方了,也就不再打其他装备的主意了。

    至于楚云飞送来的那一个团的装备,旅长他们根本连问都没问,也不敢打主意,因为老总临走时交待过了,那批装备由李雲龍自己保管,谁都不能动,这也是为了不给国府借口。

    “旅长,各位兄弟,难得今天高兴,我李雲龍就再大方一回,晚上都留下来吃饭,老子让炊事班炖几大锅红烧肉,再出点血,把老子珍藏的几瓶山西汾酒也拿出来给你们好好享受一下。”

    然而,李雲龍自认豪气的说完后,本应该兴高采烈的的丁伟等人却脸色有点怪异,居然没有一个人回应,还一个个都装作没听到李雲龍的话一样,顾自己低着头看着那些火炮。

    “咦,今天这是怎么了?你们这帮家伙都改性了?不吃肉不喝酒了?改行当和尚了?”李雲龍不由一阵好奇。

    “那个,老李啊,红烧肉嘛咱们还是喜欢的,至于那汾酒就算了,老子还是喝地瓜烧,我怕喝汾酒喝得嘴刁了,以后回去了喝不惯地瓜烧。”丁伟头都没抬的说了一句。

    “嗯娘的,这不对啊,丁大脑袋,你他娘的可是惦记老子那几瓶汾酒很久了,现在竟然说不喝?”

    说到这里,李雲龍的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尼玛的事出反常必有妖,莫不是

    “握草,他娘的你们这帮王八蛋给老子等着。”

    话音未落,李雲龍就像一阵风一样的朝团部自己的房间冲了过去。

    “旅长,这下麻烦了,那些酒就跟他的命一样,现在被喝完了,估计李大头得发疯了,这事儿您老可得扛着,要不然我们可就倒霉了。”丁伟一看见李雲龍的样子立即苦着脸对旅长道。

    “凭什么,他娘的这酒可是老总指名道姓要喝的,咱们都只是陪老总而已,他李雲龍要找人赔酒命,那他得去找老总赔,跟老子有什么关系。”旅长倒是淡定,也机智,直接就把黑锅丢给了老总。

    “嘿嘿,旅长就是旅长,果然老奸巨猾,哈哈!”

    “娘的,李老炮,你小子怎么说话呢,还想不想要wǔ qì装备了,奶奶的,没大没小!”旅长飞起一脚踹在李老炮的屁股上,笑骂道。

    “混蛋,你们这群混蛋都给老子过来,他娘的,有你们这么玩的吗,老子珍藏了这么久舍不得喝的汾酒竟然被你们喝个精光,他娘的连一滴都没给老子留。”

    李雲龍发飙了,这些可都是难得的汾酒啊,上次在李德利家里也就缴获了十瓶而已,喝了四瓶,这六瓶被他当宝贝疙瘩一样的藏了起来,想不到这次竟然被偷个精光,他能不火吗?也不管旅长也在,肯定也喝了,先骂了再说,不是都说酒桌无父子吗?虽说现在不是在酒桌上,但他娘的至少跟酒有关吧!

    “李雲龍,你他娘的吵吵啥,老总和副总参谋长好不容易来一趟独立团,还他娘的在这里等了你一个晚上,他们喝你几口酒还不行吗?”旅长懒得废话,直接把老总给抬了出来。

    “我说旅长,你也太不地道了,你说你要喝酒你跟我李雲龍说就是了,干吗还非得赖上老总嗯,等等,老总和副总参谋长真来了?”

    李雲龍的脸色一变,有点惊异的问道。

    “谁还骗你不成,这里可是你李雲龍的地盘,老子能骗的了你吗?”旅长站起身走到李雲龍的身边,假装黑着脸道:“怎么,要不要老子帮你打个diàn huà给老总,好好的跟老总算算酒账?”

    “嘿嘿,不用麻烦旅长大人了,既然是老总和副总参谋长他们两个老人家来了,喝点酒没啥,没啥!”

    李雲龍其实心里也是微微激动,老总和左副总参谋长,那可都是李雲龍钦佩的人物,虽然在diàn huà里早已听过几次声音了,但真人至今却还没见过呢,想不到这次居然失之交臂了。

    “这才像点话嘛!”旅长笑眯眯的说了一句,眼角余光瞟见丁伟等人正在悄悄的对自己竖大拇指,旅长朝几人挤了挤眼,嘚瑟的笑了。

    然而李雲龍却也看见了丁伟他们的动作,嘴角泛起个冷笑,突然抬高了声音喝道:“和尚,冷辉,你们俩他娘的别忘记了把车上的那五箱十年老汾酒给老子搬到房间去。”

    “什么,李雲龍,你小子又搞了五箱汾酒?还是十年陈酿?”

    旅长丁伟等人的眼珠子顿时闪闪发光了,就像十几盏探照灯一样的盯着李雲龍,那眼神就跟见到了měi nǚ一样的。

    “别他娘的用这眼神看着老子,你们他娘的想喝老子的汾酒就去找老总来。嘿嘿,小样,还制不了你们了!”李雲龍嘚瑟的道。

    “啪”

    一个不防,正嘚瑟的李雲龍猛地被旅长拍了一巴掌。

    “你个臭小子,你嘚瑟什么,老子还在这儿呢,你搁谁面前称老子呢!”旅长瞪着眼珠子忍着笑。

    “嘿嘿,旅长,旅长,我这不是对你说的,嘿嘿,我是对他们几个混蛋说的,您老可是旅长,对吧,嘿嘿!”处于对旅长的尊敬,李雲龍连忙赔笑道。

    “这还差不多,老子也不为难你,今天咱们就喝地瓜烧,一会老子回去的时候让警卫员扛一箱回去,老子够地道吧!”

    “哎,官大一级压死人那,地道,这是哪门子地道哟!”李雲龍无奈的嘀咕道。

    “就是嘛,旅长你这也忒不地道了!”丁伟等人也不满的开口道。

    “都想造反是不是,他娘的,一帮欠揍的玩意!”旅长说完自己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