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霸气,涙气,杀气!-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76章 霸气,涙气,杀气!

    第176章霸气,涙气,杀气!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大盘红烧肉已经全部下肚,一桌人除了李雲龍以外,丁伟,孔捷等人都已经有点微醉,而旅长则不知道是真醉还是假醉,此时已经趴在桌上了。

    李雲龍虽说嘴上吵得响,但到吃饭时还是让和尚去拿来了几瓶汾酒跟大家一起喝,这年头的十年陈汾酒那就是真正的十年陈,那味道醇香浓郁,喝在嘴里香在心里。

    丁伟醉眼朦胧的看着李雲龍道:“老李,你跟兄弟们交个底,你打算怎么应付上峰的这个委任状?”

    “是啊,老李,此事关系重大,不可大意啊!”

    程瞎子和丁伟两个是这帮团长级人物中最懂征智的人,赵刚这个家伙虽名义上是征智委员,但他却是个理想主义者,对于征智的残酷性了解的太少,特别是他没经历过组织内部的残酷斗争,所以他也不如丁伟和程瞎子。

    “狗屁个关系重大,老子可不管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老子就一个原则,有好处的事老子就干,没好处的事,谁他娘的也别想逼老子去干。”

    李雲龍大大咧咧的道:“老子已经拟好了一份电报,一会就叫河田给我发去给相关部门。”

    “哦,拿来我看看,帮你参谋参谋!”丁伟说着手一伸。

    李雲龍爽快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放到丁伟的手里。

    “哈哈,李大头,这是你写的?这字不赖啊!”丁伟只看了一眼,随即惊奇的道。

    “扯淡,老子他娘的要能写出这么一手好字,老子早去当账房先生或者教书先生了,还能在这里陪你们这几个泥腿子喝酒打屁!”李雲龍笑着道:“这是冯耀帮我写的。”

    “哈哈哈哈,你小子还算有点自知之明!”丁伟说着朝一边的冯耀竖起了大拇指,“冯耀兄弟果然不愧为大家族出身,黄埔的高材生,这一手字,真是漂亮。”

    “丁团长廖赞了,我这字根本上不了台面,赵政委的字那才叫漂亮,简直堪称书法大家。”冯耀笑着道。

    “得,你们文人就是酸,我还是看电文吧!”

    丁伟本就是个直爽的人,现在又借着酒劲,说话更直了,说着还真直接回头盯着手里的纸看了起来。

    “上峰阁下,为呈请撤销第二战区独立团升格为独立旅事,恭请仰钧鉴事,窃以为,今日之独立团人员不过两三千,wǔ qì不过一团耳,实不配升格为旅之资格也,兹奉前因,恐误军国之大事者,故恳请独立团仍为团级,望上峰明鉴!付讫,仰恳!敬启者:独立团团长李雲龍。”

    丁伟一脸郁闷的读完,看了看一个个脸色憋的通红的人,突然噗的一声笑看出来,“哈哈哈,笑死我了,这就是国府那边的所谓的公文套语吧,他娘的,这也太那啥了。”

    “哈哈哈哈,老丁,你他娘的也算是知识分子了,这么拗口的东西你居然能读得出来,要是换成我,我特娘的道现在还没懂那是啥意思呢!”孔捷也哈哈大笑着道。

    冯耀的脸色微红,道:“没办法,那边就喜欢这样的调调!”

    “行了行了,你们这些个大老粗泥腿子,不懂就他娘的别装懂。”

    李雲龍白了丁伟和孔捷一眼,一把从丁伟手里把纸拿了回来,转身交给身边的和尚:“拿去给河田,让他发到重庆总统府去。”

    “李大头,你他娘的这份电报分明就是敲诈吗,你当人上峰是傻瓜呀!”李老炮笑着道。

    “废话,老子当然知道他上峰看得懂,他要是看不懂老子还不发了,老子就是敲诈,他能拿老子怎么着?”李雲龍不屑的道。

    “老李,这可不是小事儿,今天在做的都是自己人,知心兄弟,我老丁就是实话实说了。”

    丁伟脸色一正,扫视了众人一眼,又在趴在桌上的旅长身上深深的看了一眼,郑重的道:“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份电报一发出去,我估计十有**上峰真的会给你人,给你枪,到时候你怎么办?”

    “老丁,你他娘的傻了吧,老子巴不得他给老子人和枪,还他娘的怎么办,老子举双手接着就是了,难道还要办朵花还给他?”李雲龍大大咧咧的道。

    “李大头,你他娘的想的也太简单了吧,怪不得当初徐老总说你小子除了能打仗以外,在征智上就是个白痴。”丁伟痛心疾首的道。

    “切,老子是军人,军人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军人不是政客,要懂征智做什么?老子才不愿去管那些个狗皮倒灶的鸟闲事。”李雲龍眼珠子一瞪,坚定的道。

    “哎呦,我的个兄弟啊,你他娘的可以不动征智,可他娘的别人懂啊,你是不想管这些破事,可是别人却会逼你管,你他娘的别忘了,当初在鄂豫皖苏区时的肃反,杀托派,在长征时的那些屁事,你也不想想,你要是这次接受了国府的独立旅编制,到时候组织内部会有多少别有用心的人盯着你找你的茬。”

    “老丁说的不错,老李,你不明白,其实组织内部的一些事,有些人,有时候比小鬼子还可怕,只要你接受了独立旅这个编制,不管你怎么做,别人都能找到口实来攻击你,到时候恐怕你的麻烦就会不断。”丁伟的话一说完,程瞎子也担忧的道。

    “狗屁,老子他娘的堂堂正正,老子怕谁?”

    李雲龍一双眼珠子瞪得比牛眼还大,猛地一掌拍在桌子上,震得桌上杯碗乱颤。

    “我还告诉你们,只要我李雲龍活着一天,那些混蛋就别想来老子的头上搞什么狗屁整人运动,老子别的不懂,就知道一件事,谁他娘的敢阻扰老子杀鬼子,老子就先宰了他,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多大的官,也不管他娘的身后有多大的背景,老子照杀不误!”

    霸气,涙气,杀气顿时充斥了整个房间。

    “好,说的好!”

    一直趴在桌上的旅长突然一巴掌拍在桌上,噌的一声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李雲龍,坚定的道:“老子等的就是你小子这句话,放手去干,总司令和一号都来过指示,老总临走的时候也特别交代,让老子转告你,谁他娘的敢瞎逼逼,你他娘的就按照你刚才说的去干,天捅破了,老子和老总陪你一起用脑袋顶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