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占到便宜了-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77章 占到便宜了

    第177章占到便宜了

    重庆初春的夜晚还是比较冷的,总统府,上峰此时却还没有睡,正皱着眉头拿着一张电报纸陷入了思考中。

    “委座,校长!”

    陈布雷与戴笠两人双双来到门口。

    “进来吧,不用拘谨!”

    上峰头都没抬,随口吩咐道。

    “上峰这么晚了找我们有什么事?”陈布雷打着哈欠问道。

    “你们先看看这份电报!”上峰将手里的电报纸递给了陈布雷。

    陈布雷看完后没有说完,将纸递给了身边的戴笠,他自己则有意无意的看了上峰两眼。

    “敲诈,这是**裸的敲诈,校长,这个李雲龍太过分了,简直是得寸进尺嘛!”戴笠一看完电文内容立即嚷嚷道。

    “嗯。”

    上峰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转头朝陈布雷问道:“布雷,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陈布雷笑了笑道:“委座既然有了决定,又何必问布雷呢,布雷跟您的想法一样。”

    “哈哈,你这个陈布雷!”上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校长,您准备给李雲龍人和枪?他的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无赖,我们现在这么宠着他,恐怕他的尾巴以后会翘得更高啊!”戴笠痛心疾首的劝谏道。

    “戴局长说的没错!”

    出乎两人的意外,陈布雷突然开口支持起戴笠的话,见两人不解的看着自己,陈布雷淡淡一笑道:“我们一再的给李雲龍升官,扩编,又是给人又是给枪,李雲龍的尾巴肯定会翘上天,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这却是好事!”陈布雷做了个总结。

    “好事?愿闻布雷兄高见!”戴笠阴郁的道。

    “雨农兄,你试想,李雲龍的尾巴翘的越高,那么八路军那边对他的意见会不会越大?那到时候他所受到的打击会不会也越大?”陈布雷笃定的道。

    “嗯,有点道理!”戴笠的阴郁的脸色松弛了很多,不过还是微微担心的道:“可现在咱们这么惯着他,到时候他真的投过来,恐怕”

    “哈哈,雨农兄,你钻牛角尖了,你有见过哪个将领敢在委座面前翘尾巴的吗?等他真的不容于八路,投靠了我们的时候,他还有资格翘尾巴吗?”陈布雷眼露不屑的道。

    “布雷兄果然不愧为领袖智囊,你的远见卓识着实让雨农佩服啊!”戴笠拍了个马屁过去。

    “雨农兄此言差矣,布雷可不敢居功,真正有远见卓识的人是委座,布雷只不过是帮委座代言而已。”陈布雷是个聪明人,深知在领袖面前必须得把功劳让出去的道理。

    上峰笑了笑道:“布雷,你去给李雲龍回个信,告诉他,三天之内,我给他把人和枪按照中央军旅级编制标准补齐。”

    “好的!”

    陈布雷答应一声朝外面的机要室走去。

    不到十分钟,陈布雷捏着一张电报纸皱着眉头走了回来。

    “布雷,怎么了?”上峰见状略微疑惑的问道。

    “委座,这个李雲龍的胃口很大,他回电说既然是第二战区独立旅的编制,那么就不能太寒酸,至少也要按照中央军独立混成旅的编制要三团制,还说他最近缴获了一批小鬼子火炮,但是缺少炮兵,所以他希望我们能给他一个团的正规炮兵,虽然没有明说,但他的意思很明显,是想要您把现驻扎在山西的炮兵第五团给他。”

    陈布雷的口气有点不爽了,他也感觉李雲龍有点狮子大张口了,如果李雲龍光提出一个三团制或许陈布雷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关键是李雲龍还要一个团的炮兵,要知道这个时候就算是中央军也同样缺少炮兵团,所以他觉得李雲龍太过分了,也预感到上峰在听到李雲龍的要求后肯定会骂娘。

    然而令陈布雷没想到的是,上峰听完后只是微微迟疑了几秒,随即开口道:“告诉李雲龍,他的独立旅可以是三团制,但不是三个步兵团,而是两个步兵团外加一个炮兵团,他既然想要炮五团,那就把炮五团给他!”

    “委座,这样恐怕不妥吧,我们自己也没几个炮团啊!”陈布雷不解的道。

    “哈哈,布雷兄,这回事你不知道了吧!”

    形式大逆转,一向不支持李雲龍的戴笠这回反过来了,笑眯眯的道:“布雷兄,其实我们的炮五团早已是个空壳子了,整个团里的火炮早已所剩无几,那两千多人的一个团真正算起来其实就一个连而已,你说,把这样的一个拖油瓶丢给李雲龍,难道还需要考虑吗?”

    “原来如此!”陈布雷恍然大悟,怪不得炮五团一直被丢在了山西,原来已经变成鸡肋了。

    陈布雷也知道,最近国库空虚,想要买更多的火炮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而且一向与国府交好的德意志帝国现在又跟小鬼子进入了蜜月期,跟国府的关系突然降到了冰点,国府原本向德国定制的一批wǔ qì合约也被单方面撕毁了,所以最近国府方面正在努力的想要寻求苏联的贷款,也因此如今火炮的缺口很大。

    所以就目前形势来说,能把炮五团这个拖油瓶丢出去给李雲龍,那也算是一举两的,既示好了李雲龍,又能让他们这个团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虽然已经午夜了,但杨村独立团团部依然灯火通明。

    “李大头,你的要求全部被满足了,看来以后老子见到你小子还得敬礼了!”丁伟开玩笑道。

    “嘿嘿,那是必须的,老子以后可是少将旅长了,你个小团长必须得跟老子敬礼,再说了,你小子本来就是老子的兵,当初还是老子手把手的教会你和孔二愣子两人打枪的,你们本就该对老子敬礼!”李雲龍毫不掩饰,嘚瑟的道。

    “瞧瞧,瞧瞧,他娘的这都还没上任呢,就他娘的开始摆架子了,你小子这可是官僚作风,你看看咱门旅长,多低调是吧,你小子该好好学学。”

    “哈哈哈哈”房间里传出了一阵阵爽朗的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