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无冕之王?-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84章 无冕之王?

    第184章无冕之王?

    “老李,老李”

    李雲龍正在团部唯一的一块破镜子前抓着一把不知道什么毛做成假胡子往嘴唇上贴,门口传来了赵刚气急败坏的声音。

    “老赵,你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了?”李雲龍头都没回,一边轻按着嘴角的胡子,变在镜子里仔细的看自己脸上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你他娘的还好意思问,还不是你惹的祸!”

    赵刚抱怨着一脚跨进了门槛,却见李雲龍正破天荒的在照镜子,不由的一愣,“老李,你在干咦,你你是谁?”

    赵刚的话没说完,李雲龍正好转过身来,赵刚立即被吓了一跳,发出了一声惊叫。

    这特马的还是李雲龍吗?紫黑色的脸,额头上有一道红红的长刀疤一直连到左耳根,一脸的大胡子,满脸的凶相,看上去年龄起码在四十岁以上。

    “握草,老赵,你不认识老子了?”李雲龍恶趣的笑了笑,连赵刚都不认识自己了,那就说明自己的易容术很成功嘛!

    “老李?李雲龍?”赵刚瞪大了眼珠子,要不是这声音完全没变,他还真特马不敢认了,不过就算这样,他依然一副见鬼了模样惊问道:“握草,你搞这幅模样起来做什么?”

    “嘿嘿,老赵,这你就不懂了,你没见到那些记者手里拿着的是什么wǔ qì吗?那可都是照相机,老子要是万一不小心被这些坑货把zhào piàn拍去发到报纸上,那小鬼子们且不是都能认出老子了?那以后老子还怎么出去混?”李雲龍笑眯眯的解释道。

    “额,你说的有道理”

    赵刚马上醒悟过来,看来李雲龍这家伙不仅能打仗,还挺细心,这样的细节都能想到,不过随即他也想到了什么,惊叫道:“混蛋李雲龍,你他娘的咋不早说,老子刚才好像已经被那些记者给拍照了,不行,老子得去把那些记者手里的胶卷拿回来。”

    赵刚说着就要朝门口走,李雲龍的眉头也是微微一皱,赵刚虽说不会像自己那样去小鬼子那边混,但他身为独立团的二号人物,肯定也会有不少有心人惦记着他的脑袋,让他的真面目暴露的大庭广众之下也确实是个安全隐患。

    “回来,老赵你回来!”想到这里,李雲龍一把拉住了赵刚的手臂,“你先别去,赶紧跟我一样化个妆,zhào piàn的事老子去帮你搞定。”

    “扯淡,老子又不是娘们,哪会化什么装。”赵刚回头骂道。

    “你傻呀,就像老子这样,随便搞,只要让别人认不出你的面容就行了,不过他们既然已经见过你了,这两天你最好还是别露面了,等我去帮你把胶圈的事情处理一下。”

    李雲龍说着朝门口走去,边走还边不爽的道:“他娘的,这些狗仔队可不比洪荒猛兽的威胁小多少,麻痹的!”

    “对,对,老李你说的太对了,那些家伙确实比洪荒猛兽还可怕多了,你赶紧过去,我怕警卫连镇不住他们,那些记者可太难对付了,一个劲的说什么狗屁记者采访权,什么八路军不尊重记者,还嫌我们安排的地方太过破烂,还有什么反正破事一大堆。”赵刚心有余悸的道。

    虽然赵刚自己也是个知识分子,但他可没当过记者也没跟记者有过任何的交涉,在他看来,知识分子应该是斯斯文文,说话轻声细语,谦恭有礼的人,哪能想到这些记者却是这么的斯文扫地,简直不知文人的廉耻为何物。

    “扯他娘的蛋的采访权,麻痹的,在老子独立团要采访权,惹恼了老子直接全部缴没了记者证轰出去,他娘的以为老子傻呀,这些所谓的记者中,又有几个是纯粹的记者,这些货里面基本都有双重身份,要么是特工谍报人员,要么就是些shā shǒu或者不怀好意的人。”

    李雲龍眼珠子一瞪,浑身杀气凌然的大步朝外面走去。

    “和尚,郭锋,小白龙,冷辉,你们四个跟老子走!”

    刚走到门口就见四人像四根电线杆一样的杵在门口,李雲龍随即大手一挥,带着他们朝村西的破屋走去。

    “你们四个都带上帽子,把帽檐尽量压低,一会到那里后不要跟在老子身后,分四个角给老子监视好那帮混蛋,如果发现有异动的,果断击毙!”

    李雲龍边走边杀意盅然的吩咐道:“还有,多注意蓝胭脂,她是自己人,必要的时候注意保护好那丫头。”

    “是!”四人肃穆的答应道,眼中也是杀气爆闪。

    他们都能从李雲龍的口气中听出,恐怕这些记者中还有shā shǒu之类的人物存在,四人的神经不由的都高度紧张起来。

    作为李雲龍的警卫员,他们的责任就是保护李雲龍的安全,但他们也知道,自己等人不可能阻止李雲龍去见这些带有危险系数的记者,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睁大了眼睛,尽量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中。

    杨村本就不大,虽然安排记者们的破屋在村西最偏僻的地方,但离团部也就两千米左右的路程,十几分钟就走到了。

    这间破屋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修建的,早就没人住了,年久失修,屋顶破了很多大窟窿,边上的土墙也早已斑斑驳驳,有些地方甚至摇摇欲坠。

    这间破屋因地处偏僻,独立团虽然现在发展很快,住的房屋早已不够,但还是没人来这里修缮,一直以来这里都是冷冷清清的,不过今天却热闹的很。

    远远的李雲龍看见了警卫连的战士们荷枪实弹的将这间破屋包围得水泄不通,而破屋内更是吵杂得像个菜市场,各种国语,yīng yǔ,俄罗斯语等等不同语言的怒吼,谩骂声更是老远就能听到。

    李雲龍的脸色顿时变得更黑,眼中的煞气也越来越浓,看来不管是在那个时代,这些狗仔队都当自己是无冕之王了。

    不过想要来老子的独立团搞事,你们他娘的就来错地方了!

    “都他娘的吵吵什么?当这里是菜市场吗?”

    李雲龍黑着脸一步跨进破屋的院门,对着院子里的那帮记者就是一顿爆喝。

    眉眼带煞,再配上这一脸的大胡子和那道血红色的刀疤,给人的视觉冲击绝对是震撼的。

    原本嘈杂的院子顿时变得安安静静,三四十个拿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们立即都把目光转到了这个怎么看怎么像土匪的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