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谁给的随意采访权?-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85章 谁给的随意采访权?

    第185章谁给的随意采访权?

    “都他娘的吵吵什么?当这里是菜市场吗?”李雲龍的一声爆喝让原本嘈杂的拥挤小院顿时安静下来。

    这些记者们一个个都朝李雲龍看去,心里都不服的想:特马的你见过有这么破烂的菜市场吗?

    想归想,但没有一个人敢说什么,因为李雲龍这幅样子太吓人了,简直跟土匪没什么两样,要不是早知道这里是杨村独立团还有这外围围着的一群八路战士,他们肯定会以为自己是进了那个土匪的山寨。

    “你是什么人?我们是记者,我们有采访的权利,你们八路军为什么不让我们采访,难道你们八路军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吗?”

    人总是有不怕死的,抑或者说是不嫌事大的,抑或者说是有心人。这不,一个看上去年纪不大,身穿一身白色西装,梳着中分的发型,一看就像hàn jiān的人第一个跳了出来,指着李雲龍就责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那个报社的?”李雲龍忍住怒气,像刀子一样锐利的眼神直接射到那人的脸上,冷冷的喝问道。

    “我叫陈洪斌,是中央日报社的特约记者,你又是什么人,我们要见你们的最高长官李雲龍,我倒要问问他是谁给他的权利敢这么对待我们这些记者,而且还有这么多国外报社的友好记者。”

    陈洪斌仰着头傲然道,他自认有傲慢的资格,这个时代的中央日报社是国民政府的直属报刊,可说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国民政府的代言人。

    “中央日报社很了不起吗?”

    李雲龍冷冷的道:“中央日报社就有资格泄漏我国防秘密了吗?”

    李雲龍的口气中满是不屑,此言一出,在场的那些记者们都是一惊,这人是谁啊,竟然这么跟中央日报社的记者说话?难道他不知道中央日报社的背景吗?

    更有些知情者还在心里暗自冷笑,在想面前这个土匪模样的人简直找死,人家陈洪斌可是个背景很深的人,你这土包子敢得罪他?

    “你你说什么,谁泄露国防机密了?我们只是正常采访,怎么就是泄露国防机密了?”陈洪斌像被踩到了尾巴一样的跳了起来,他在国内很多军队都采访过,每次只要他去采访,每个部队的主官们都是好酒好肉的招呼着,几乎都把他当祖宗供了起来。

    原因很简单,第一是因为华夏人的通病,大家都喜欢名誉,所以都喜欢上报纸出名。就跟后世那些为了虚名抢破脑袋的当红,上电视的人一样。

    第二是因为他陈洪斌的双重身份,一是中央日报社的特约记者,二是他的远房堂叔是土木系的老大,征智部部长,人称小上峰的陈诚。

    今天本以为是看在报社主编的面子上来独立团这个破地方肯定会受到热情的接待,当时他还在想,虽然土八路穷,但像自己这样身份的人来了,他们至少也得意思一下吧,可谁知现实情况跟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样。

    今天早上刚到杨村就吃了个闭门羹不说,随后又被赶到这个随时都可能倒塌的破屋子里来了,更令他受不了的是在他爆出名号后居然还被这个看上去像土匪的人给鄙视了。

    “哼,如果老子没记错的话,当初淞沪大战时,国民革命军炮兵第二旅“神炮营”在浦东竹林的隐秘炮兵阵地就是你们中央日报的记者泄漏的吧,当初要不是张发奎将军反应快,让神炮营及时转移了,那后果就不是损失两门炮,牺牲几十个兄弟这么简单了吧!”

    李雲龍的脸色一变,厉声喝道:“你他娘的毛都没长齐的狗仔敢跟老子谈采访权?你他娘的告诉老子谁给你们的泄漏国防机密的权利?是相关部门还是国民政府?”

    “额”陈洪斌的脸上一阵红一阵黑,李雲龍说的浦东神炮营的事情他知道,当时那件事震动了上峰,那个记者和负责排版的主编后来都被送上了军事法庭。

    虽然陈洪斌心里还是很不服气,但他想不到辩驳的话,李雲龍的话已经站在了保护国防机密的层面了,这是一个国家的大事,就算是中央日报也没有权利去报道,只要报道了关于国防机密的事,那就等同于卖国。

    虽然他以前经常这么干,这么采访,这么报道,那不是他没泄密,而是以前的那些受访者根本没有这种保密的意识,而今面前这个人居然会有这样的意识,这点令很多人都瞬间对他刮目相看。

    “你好,这位先生,我是大英帝国伦敦时报的记者,我想请问一下先生的尊姓大名以及在独立团担任什么职务?”一个留着一头金色卷发的外国女子朝李雲龍举手问道。

    这个女子说的是yīng yǔ,融合了雷战基因的李雲龍当然听得懂,但他不想在人前暴露太多自己的秘密,假装懵逼的看着这个女子。

    “你说啥?叽里咕噜的老子一句都听不懂,能不能找个会说华夏话的人来提问?”

    “土包子,这是yīng yǔ!”陈洪斌轻轻的嘀咕了一句,但他却没有主动帮李雲龍翻译,虽然他也动yīng yǔ,看到李雲龍出丑他心里还在暗乐。

    “这位xiǎo jiě说她是英国伦敦时报的记者,问你是什么人,在独立团担任什么职务。”

    蓝胭脂在一旁替李雲龍翻译了一遍,其实她也是听了好久才确定眼前的这个人是李雲龍,不由心里暗笑,想不到这家伙还真听了自己在陵县时提的建议,真的改变了容貌,不过这易容术还真是厉害,居然连自己都被瞒过了。

    “哈哈哈哈,老子就是你们指名道姓要找的李雲龍!”

    李雲龍仰天一阵放肆的大笑,但谁都没注意到,他看似在仰头大笑,其实他的眼神正闪电般的从在场四十多人的脸上扫过,因为他知道,如果这些人里真的有shā shǒu或者其他别有用心的人,他们肯定会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有所异动,而他也是故意把头仰起,目的就是给有心人一个有机可趁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