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一个都不许离开-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86章 一个都不许离开

    第186章一个都不许离开

    李雲龍故意仰头放肆大笑给有心人tí gòng机会的引蛇出洞的方式果然奏效。

    蛇,出洞了!

    就在李雲龍最后一个龙字出口时,他看到了那群人中有五个人眼中闪过一丝一丝暴涙的杀意,其中三人手里拿着的钢笔突然朝他指了过来,另有一人则手里多了一把蓝汪汪的bǐ shǒu,而站得最近的一个年轻人则脚下一动往人群外面使劲的挤,试图朝他靠近。

    “砰砰”两声突兀的枪声响起,李雲龍看的很清楚,站在外围的郭锋和小白龙两人每人的手里多了一把shǒu qiāng,枪口正有淡淡的硝烟在飘荡。

    与此同时,和尚身形一闪就将来到一个那钢笔的人身边,钵大的拳头砸在了那人的脸上,而站在西面的冷辉则是面目冷峻的朝另一个正举起bǐ shǒu的人挥了一下手,一道银光一闪而逝。

    “啊啊”两道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

    不到一秒的时间,和尚,郭锋,冷辉,小白龙四人同时出手,三个拿出钢笔对准了李雲龍的人和另一个举起bǐ shǒu想朝李雲龍扔的人都躺在了地上。

    “啊shā rén了”

    “shā rén了”

    那些记者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特别是一些女记者,更是吓得缩成了一团,顿时惊叫声连连响起。

    李雲龍没有去管这些记者,他的目光死死的盯在那个正朝他这边挤的年轻人身上,此时现场的那些记者一片混乱,很多人想逃离这里,正好给了这个年轻人机会。

    但李雲龍注意到这个年轻人在挤的过程中右手始终搭在左手的手表上,心里一动,难道是人肉炸弹?

    娘的,这个时代就有这种玩意儿?那不该是后世那些疯狂的恐怖份子专用的东西吗?

    蓝胭脂显然也关注到了这个年轻人,她也在朝这个年轻人的身边挤,此时已经到了年轻人身边,也不顾危险,抬手就朝那年轻人抓了过去。

    “不好,这个冒失的丫头!”

    李雲龍瞳孔一缩,暗骂一声的同时脚下一错,身体顿时像支箭一样的朝两人涉了过去。

    “丫头,撒手!”

    就在蓝胭脂刚抓住年轻人的衣服时,李雲龍已经冲到。爆喝一声的同时一把抓住了那个年轻人的一只手。

    “滚!”

    舌绽春雷的一声爆喝下,李雲龍的身体微微下蹲,腰腹手臂同时用力,那个年轻人的身体顿时被他到达了40点力量属性的大力给扯离了地面,这还不止,李雲龍的手没有停,两臂使劲的朝高出一挥。

    “快趴下!”

    随着李雲龍的这声爆喝,那个年轻的身体顿时被他抛起了足足三四米高,像个大沙包一样的朝院子外面飞了出去。

    “轰”

    就在那些记者不明白怎么回事,一个个都被这疾飞出去的黑影惊呆了时候,那个半空中的年轻人随着这声巨大的爆炸声变成了一团血雾。

    强大的爆炸冲击力将原本就摇摇欲坠的院门直接轰塌,飞溅的泥石一部分打在了那些发呆的记者身上,而独立团的那些战士在听到李雲龍的那身趴下时早已习惯性的快速卧倒。

    “啊”

    “好痛”

    “啊我流血了”

    一时间,那些记者中有好几个被爆炸的威力波及摔倒在地,也有被泥石击中出血的。

    “都他娘的别吵吵!”

    李雲龍从地上一跃而起,抖掉了身上的一些泥土,双眼一瞪,爆喝道。

    “不,不,李团长救命,救命啊,我,我受伤了”

    那个中央日报社的陈洪斌发现自己的身上手上到处都是血,此时再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急忙像李雲龍求救。

    “受伤了?冷辉,帮他看看伤哪了!”

    李雲龍见冷辉就在这个家伙的身边,随口吩咐道,虽然对这种人没好感,甚至讨厌,但至少也是华夏人,而且现在还在自己的地盘,尽点人道帮助还是需要的。

    “是!”

    冷辉上前一步,走到那个已经浑身发抖的陈洪斌身边,冷声道:“伤哪里了?”

    “啊,不,不知道,好,好像全身都伤了,你看,你看我全身都是血”陈洪斌颤颤巍巍的抬手递到冷辉的面前给他看。

    冷辉犀利的眼神盯着陈洪斌看了几秒,随即嘴角挂起个鄙视的冷笑,一步退回了原位,朝李雲龍道:“报告团长,他没受伤,那些血应该是刚才那个自爆的人身上的血。”

    “嗯,那就好!”李雲龍淡淡的看了陈洪斌一眼,却见这家伙一听到冷辉的话立即脸色变得一阵苍白,那表情就跟吃了死老鼠一样的难看。

    “啊呕呕”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陈洪斌一手抓住了身边的一个人的手臂,弯着腰就是一阵狂吐。

    李雲龍冷冷一笑,不再理这个没见过场面的陈洪斌,转头对一旁的警卫连连长赵铁柱命令道:“马上清理现场,把这些人身上的所有东西全部收缴,有伤的就地治伤,没有老子的命令,这里的所有人一个都不许离开,有胆敢私自偷逃者,格杀勿论!”

    “是!”

    赵铁柱答应一声,随即转头喝道:一排长,带你们排的人将这些人手里的所有东西全部收缴上来,给老子搜仔细点。

    赵铁柱刚才可是吓坏了,身为警卫连的连长,负责团部和李雲龍的安全是他的责任,但刚才的场景却是他做梦都没想到的,也是他监护的失责。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些看似文弱的记者中竟然有这么多个心怀不轨的人,所以刚才在搜身的时候只是留意那些人有没有带wǔ qì,虽知道那些人还是带着wǔ qì进来了,而且是一些他们根本不会想到的wǔ qì,要不是有和尚他们四个再加上团长的身手了得,此时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说实话,直到现在,赵铁柱还不明白那个自爆的人身上的炸弹在哪里,他敢发誓,那个年轻人的身上绝对没有绑炸弹。

    “李团长,你凭什么收缴我们的东西?”

    赵铁柱的话音一落,蓝胭脂第一个跳着小脚儿质问道。

    “是,凭什么,我们都是记者,你们凭什么要收缴我们的东西还要限制我们的自由?”

    “就是啊,你们八路军怎么可这么霸道?”

    “你们华夏人就是这样对待我们外国记者的吗,我们要向你们的政府抗议。”

    “”

    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一时间,那些记者一个个都义愤填膺的朝李雲龍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