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鱼儿上钩了-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87章 鱼儿上钩了

    第187章鱼儿上钩了

    “都他娘的给老子闭嘴!”

    李雲龍锐利的眼神扫过一帮记者的脸上,爆喝道:“你们他娘的还有脸问老子凭什么?”

    “老子凭什么?就凭你们之中出现了shā shǒu,出现了威胁到我独立团安全的人,就凭老子是独立团团长李雲龍,老子有权利对你们这些人逐一进行审查,以防其中还有没有敌特份子。”

    “李团长,你这样不对,我是大公报的记者,这是我的记者证和报社的有关证明资料还有介绍信,我是清白的,你不能因为别人的事情而冤枉我。”一个带着眼睛的中年男人手里举着一些资料和记者证喊道。

    “就是,你这么做太过分了,对我们不公平,我是申报的记者,我们申报”

    “我是”

    “你们嚷嚷个屁啊嚷嚷,你们他娘的谁敢站出来跟老子保证,你们中再也没有敌特破坏份子了?谁敢?”

    李雲龍冷冷一笑,随手朝那几个叫嚷的记者指了指,喝道:“你,还是你,或者是你,你们他娘的谁敢站出来保证?”

    “呃”

    那些记者一时语塞了,是啊,自己只能担保自己不是敌特,可又怎么担保别人也不是敌特呢?

    “李团长,就算你说的没错,可你们完全可以自己调查,也没必要把我们所有人都关起来吧!”

    那些记者不说话了,蓝胭脂又跳出来了,说话时还不忘朝李雲龍嘚瑟的挤了挤眼,其实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让这些记者信任她,到时候好开展暗中调查的工作。

    李雲龍当然明白她的意思,自然会配合她的表演。

    “哼,老子没把你们一个个关进禁闭室已经是给你们最大的面子了,别他娘的给脸不要脸,都给老子乖乖的在这里待着,再敢多事,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

    “可是李团长,我昨天来的时候你们的人已经清彻底查过我的物品了,我身上根本没有什么攻击性的wǔ qì,这点你们最清楚了,为什么还要收缴我的物品?”蓝胭脂继续不依不饶的质问道。

    其他记者一听到蓝胭脂昨天就来了,又见她这么大胆的跟这个土匪一样的独立团团长杠上了,不由的都看向了她。

    “你就是那个昨天来的救国情报的特约战地记者蓝胭脂?”李雲龍装作不认识的问道。

    “对,我就是蓝胭脂!”蓝胭脂丝毫不惧的样子,昂首廷凶的道。

    “听说你昨天晚上在我们的医院帮忙救治伤员忙了一晚上都没休息?”李雲龍的脸色缓和了点。

    “这是我身为一个华夏人该做的事情!”蓝胭脂大义凌然的道。

    “好,这句话老子爱听,你现在可以拿着你的东西离开这个院子了,一会我会安排人带你去做你的采访任务。”李雲龍点了点头道。

    “谢谢李团长的好意,不过不需要!”

    蓝胭脂还是一副大义凌然的模样,看了看身边的那些记者,接着冷声傲然的对李雲龍道:“他们都是我的同行,我愿意跟他们一样待在这里,免得李团长你担心,不过我的那些物品还请李团长高抬贵手还给我,我要马上把我昨天晚上看到的一些事情发回去。”

    “既然你自己愿意留下,那你就留下吧!”

    李雲龍当然不会真的让蓝胭脂离开,两人这一唱一和的目的就是想让这些记者信任蓝胭脂。

    “铁柱,去把这位蓝xiǎo jiě的行礼检查一遍,如果没问题就留下,其他人的不管有没有问题都先登记好收缴上来,一件不留。”李雲龍朝赵铁柱吩咐道。

    “蓝xiǎo jiě,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李雲龍说着脸色一肃,冷冷的道:“我希望你把今天这里发生的一切也发回你们的报社,老子要让小鬼子们知道,他们想暗杀老子,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顺便再登上一句:小鬼子,你们他娘的还有什么招就尽管来,老子在等着!”

    李雲龍的话充满了自信和霸气,这最后一句摆明了是向小鬼子下战书的意思,听得那些记者们都是一愣一愣的,就连明知是演戏的蓝胭脂都心里一动,这一刻她感觉不到李雲龍在演戏。

    看来这家伙就是这么自信和霸气!

    “我们走!”

    李雲龍说完一挥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蓝xiǎo jiě,你昨天就来到这里了?”李雲龍等人一走,立即有个面目有些阴郁的年轻人凑了上来问道。

    “是啊,我本来就在这附近做采访,一接到报社的通知马上就过来。”蓝胭脂笑笑道。

    “哎呀,蓝xiǎo jiě你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真是羡慕你拿到了第一手的资料!”

    那个阴郁的年轻人立即拍了个马屁,指了指自己凶前挂着的记者证道:“蓝xiǎo jiě,我是浊浪报刊的记者马明,很荣幸认识你!”

    “马先生客气了,我们还是一会再聊,先帮忙看看刚才受伤的同行吧!”蓝胭脂的眼中不经意的闪过一道寒光,她能感觉出来,这个马明有问题。

    “好,蓝xiǎo jiě说的对,先救治伤员!”马明立即附和道。

    蓝胭脂一听到马明这么自然的说出伤员两个字,眼中的寒意更盛了一点,伤员这个词一般都是军队里的人才会说,平常人一般不会这么顺口的総uì dǎng隼础?br />

    “蓝xiǎo jiě,我想请你帮个忙好吗?”蓝胭脂正在忙着帮一个手上被石块砸出血的女记者包扎伤口,这个女记者却弱弱的问道。

    “你说,只要我能帮的一定帮你!”蓝胭脂抬眼看了女记者一眼,爽快的道。

    “蓝xiǎo jiě,我是新民报的记者田怡,你能不能告诉我一点你得到的关于独立团的资料?”

    田怡轻声的问了一句,随即又急忙补充道:“不过蓝xiǎo jiě你放心,我们报社我没有电台,我们的刊登时间肯定不你们晚,所以”

    田怡的意思很明显,你吃肉,我喝汤!不过她确实很聪明,虽然她的报道会比蓝胭脂晚,但绝对会比其他人快,甚至她认为,其他人这次估计会白跑一趟,这么一来她也不算喝汤了。

    “行,没问题!”蓝胭脂装作思考了一小会的样子,随即爽快的答应道。

    “啊,太好了,谢谢你蓝xiǎo jiě!”田怡立即激动的叫了起来。

    “蓝xiǎo jiě,你可不能偏心啊,我们大家现在可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我也保证比你晚刊登!”早就注意两人谈话了的马明立即开口道。

    “是啊是啊,蓝xiǎo jiě,你可不能偏心啊,我们也要”其他的记者们也立即围了上来。

    蓝胭脂心里冷笑:鱼儿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