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坐地起价-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92章 坐地起价

    第192章坐地起价

    “云龙兄,总算不负所托,校长答应再给你一个团的装备,还说会让闫长官把上次的装备补齐,另外还给你加拨民国31式60迫击炮30门。该炮是仿制法国布兰德1935年式的60迫击炮。”

    楚云飞的脸色好看多了,跟李雲龍说完后如释重负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多谢楚兄,我就知道楚兄你一定有办法,怎么说楚兄你也是上峰的高足嘛!”李雲龍很适合时机的笑着一个马屁丢了过去。

    楚云飞一看到李雲龍的这张笑脸就觉得心里瘆得慌,他不觉得李雲龍这是在拍马屁,他感觉这是嘲笑,不仅是对他楚云飞的嘲笑,还是对上峰和闫长官的嘲笑。

    他再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一秒钟了,他不敢想象李雲龍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套让他去钻,“云龙兄客气了,楚某军务在身,就先走了,咱们下次再见!”

    “哎,别呀楚兄,你帮了兄弟我这么大个忙,连杯水酒都还没喝呢,怎么能救这么走了呢?”

    李雲龍和客气的一把拉住了楚云飞的手臂,笑眯眯的道:“楚兄你难得来一次,咱哥俩可还没有一起好好的喝一杯,,来来,坐下,坐下,咱们一起来一杯!”

    “不用了,多谢云龙兄的盛情,楚某还有军务,先走了!”楚云飞一看李雲龍的眼神就知道没好事,连忙推辞道。

    “对了,楚兄,你看我这脑子,你楚兄今天一来就为了我们的事情忙碌,道现在都还没问楚兄你今天来是所为何事啊?”李雲龍其实哪里是想留楚云飞喝酒呀,他就是想问这个问题,他知道楚云飞绝对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来恐怕还有别的事儿。

    果然,李雲龍这话一出口,楚云飞立即一拍自己的脑门,道:“你看我这脑子,云龙兄不提我还真把大事给忘记了。”

    “哦,不知道楚兄有什么大事,请说!”李雲龍立即收起笑容,他也同样了解楚云飞,这个人有本事,也很傲气,一般事儿他根本不放在眼里,能被他说成大事的事肯定小不了。

    “这是算来也是云龙兄你的事,上峰不是答应把炮兵第五团给你们旅吗?有这么回事吧!”

    “对,是有这么回事,难道这中间又出变故了?”

    李雲龍的脸色顿时变的不好看起来了,这炮兵团对他来说可是至关重要,现在手里有这么多火炮,但炮兵却奇缺,所以他才会强硬的非要跟上峰要一个炮兵团不可。

    楚云飞是什么人,那眼睛可毒辣得很,一看李雲龍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随即道:“云龙兄想多了,这次不是上面出了问题,而是小鬼子那边出了问题。”

    “哦,请云飞兄直说。”李雲龍道。

    “是这么回事,昨天上午云龙兄你们干掉了樱井联队后,筱冢义男大怒,下令让原驻平远一带的第四混成旅团马上进驻陵县,根据我们的情报,昨天晚上第四混成旅团已经全面接防了陵县一带。”

    楚云飞道:“第四旅团到了陵县后就马不停蹄的派出重兵将附近的那些据点和公路全部封锁了,所以炮兵第五团的兄弟就被堵在了阳谷关一带过不来了。今天早上他们发电报到二战区长官部,所以闫长官就让我来把情况告诉云龙兄,并且闫长官的意思让你我两部一起商讨一下,看看能不能来一次联合作战,尽快的打破小鬼子第四旅团的防线。”

    “想不到小鬼子的动作还挺快!”

    李雲龍眉头微微一皱,他已经明白了楚云飞了来意,也明白了阎老西打的什么算盘:小鬼子第四旅团这么一封锁,在酒曲附近驻防的晋绥军359团就处在了小鬼子的包围圈里了,如果不能打破第四旅团的封锁,那么他的359团迟早成为鬼子嘴里的一块肉。

    阎老西啊阎老西,你他娘的果然是只老狐狸,真不愧为山西土财主的头子啊,这算盘打得是叮当响啊,想利用老子帮你救359团才是真的。

    什么狗屁跟楚云飞联合作战,他娘的根本就是想拿老子挡枪使,想让老子出兵去阳谷关一带接应第五炮兵团,只要战斗一打响,他娘的小鬼子肯定会派出重兵来对付老子,到时候他的359团就可以在楚云飞358团的接应下突出鬼子的包围圈,而老子则将会陷入小鬼子的重兵包围。

    这赔本买卖你以为老子会干?

    李雲龍心念电转间,马上有了主意:行,跟老子玩心眼,想占老子的便宜,可以啊,来吧,看看最后谁占谁的便宜!

    “楚兄啊,看来此事有麻烦了!”

    李雲龍又开始发挥他的超级演技了,“楚兄你看,我们独立旅现在人员不过两千,wǔ qì装备又是如此的低劣,最难过的是经过了这连续两次跟山崎联队和樱井联队的大战,虽然险胜,但其实我们自己也几乎是山穷水尽了。”

    李雲龍的眉头皱成了个川字,一脸苦涩的道:“说出来也不怕你老兄笑话,其实现在我们全旅剩下的弹药根本连半个基数都没有了,兄弟们也基本上都身上有伤,如果要联合作战,我恐怕会拖了你老兄的后腿啊!”

    “云龙兄,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炮五团的兄弟们怎么办?他们现在可是属于你们独立旅的战斗序列了,你总不能让自己的兄弟处于危险中却不闻不问吧?”

    楚云飞又不傻,当然一眼看出了李雲龍心里的小九九,知道这个奸商又想坐地起价要好处了,当即把炮五团抛出来做挡箭牌。

    “哎,楚兄啊,俗话说得好,人穷气短那!”

    李雲龍很无奈,很颓废的叹了口气,“手心手背都是肉,我李雲龍又怎么可能会忍心看着炮五团的兄弟们处于危险中呢,可是同理啊楚兄,我也不能看着我身边的兄弟们因为没有wǔ qì弹药而用血肉之躯去堵鬼子的大炮重机枪啊!”

    “得,娘的,这混蛋怎么就有这么好的一副口才呢?怎么他娘的就能这么无耻呢?一次次恬不知耻的借机会伸手要好处呢?

    可他娘的现在有求于他,有什么办法呢?而且这次闫长官可是下了死命令,必须得救出359团。”

    “云龙兄,你看这样可好,我那边目前弹药还算有一点,我现在就回去,让人给你送一点弹药过来,你看行吗?”楚云飞只好委屈求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