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混进阳谷关-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97章 混进阳谷关

    第197章混进阳谷关

    阳谷关是陵县与武同县的分界关口,此关口的位置虽比不上平型关等大型关口的战略重要性,但对于晋北地区来说,此关口也占据着重要的战略位置。

    阳谷关之所以能成关,是因为它处在两片陡峭的大山脉之间,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骑兵,战车,火炮等重型wǔ qì都不可能在陡峭的山崖上行走,所以这个两山之间唯一的一条平整通道就显得尤为重要。

    小鬼子从占领了武同县和陵县以后就派兵占领了这个重要的关口,在这里设置了层层的路卡,往来行人都必须接受严格的盘查。

    池国秀带着侦察排的兄弟一路急行军,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跑了五十里地来到了阳谷关附近。

    “排副,你带二班兄弟去南边的山上侦查,一班长,你带你的人去北面的山上侦查,看看有没有绕过这个关卡的小路,三班跟着老子去探探阳谷关鬼子的情况。”池国秀一到地儿马上下达了命令。

    “是!”

    排副和一班长马上带着兄弟离开。

    “陈忠,你他娘的是陵县本地人对吧!”池国秀朝一个年约二十三四岁的战士问道。

    “是的排长!”陈忠回答道。

    “嗯,一会咱俩换上老百姓的衣服混进关去打探一下鬼子的情况,三班长,你带着剩余的弟兄们小心的往阳谷关的两侧靠拢过去接应我们,切记要注意隐蔽,绝对不能暴露行踪,如果我们那边没事你们就不能动,明白吗?”池国秀吩咐道。

    “明白!”三班长急忙答应道。

    “好,分头行动!”

    不一会,池国秀与陈忠两人换好老百姓的衣服,把wǔ qì交给了三班长,两人则大大方方的朝着阳谷关的哨卡走去。

    此时已经是下午了,阳谷关口来往的行人并不多,稀稀落落的只有五六个挑着担的行脚商贩或者是拿着包袱走亲戚的人。

    哨卡设在距离关卡门洞二十米左右的地方,有几个伪军在检查盘问来往的行人,在他们身后的门洞边则有两个机枪阵地,阵地上有十几个小鬼子和两挺九二式重机枪,关门洞口还有四个背着三八大盖的鬼子。

    “站住,把东西放下,检查!”两个伪军拦住了一个挑着担子,看上去像行脚商贩模样的人大喝道。

    “老总,老总,这是我的良民证和交过路费的凭证,我可是按月交过路费的良民,三天两头从这里经过,怎么也还要查呀?”

    行脚商贩把担子放下,哭丧着脸道。他很清楚,这些伪军都是他娘的吃人不吐骨头的畜生,美其名曰检查,其实还不是看见中意的东西就随手拿走了。

    “混蛋,哪来那么多的废话,以前是以前,最近风声紧,太君说了,任何人经过都必须检查,不管是不是交了过路费的,都要检查!”

    “别磨叽,快打开!要不然就当土八路抓起来!”那个伪军恶狠狠的用枪指着商贩喝道。

    “是,是!”商贩无奈,只得打开盖在箩筐上的花布。

    “滚!”两个伪军一人一个箩筐在里面翻了翻,没发现什么东西,其中一个在商贩的屁股上踹了一脚,喝道。

    “是,是,多谢老总,多谢老总!”

    池国秀见到这个情况不由的眉头暗暗皱了起来,暗思:听商贩的意思以前他们只要交钱就可以随意经过不会检查,现在却谁都要检查,是不是小鬼子已经知道第五炮兵团要去杨村的事了呢?要不然他们为何会突然检查这么严格了?

    “老总,这是我的良民证”

    看到前面的人每个都接受了检查,池国秀碰了碰前面的陈忠小声问道:“你带良民证了吗?”

    “排表哥放心,我带了!”陈忠轻声道。

    “走,机灵点。”池国秀轻声嘱咐道。

    陈忠微微点了点头,起身跟在一个大娘的身后走去。

    “站住,你们俩是干什么的?要去哪里?”还是那两个伪军,其中一个喝道:“把你们的良民证拿出来。”

    “好嘞老总,您看,这是我的良民证!”陈忠立即装作谄媚的样子把良民证递给伪军,然后指了指身后的池国秀,对伪军道:“老总,这是我表哥,他是个傻子,当时俺们村的保长说了,给个傻子办什么良民证,浪费皇军的一张纸!所以就没给他办。”

    “傻子?”伪军抬头朝池国秀看了一眼,果然见他双目痴呆的不知道看着什么,嘴角还挂着一丝口水的痕迹。

    “娘的,一个傻子你带出来做什么,也不怕人走丢了!”

    伪军随口骂骂咧咧的对池国秀喝道:“傻子,过来,检查!”

    池国秀却像没听见一样,依然痴痴呆呆的看着远方,还伸出涉头舔了舔嘴角的口水。

    “卧槽,赶紧滚!”那个伪军看到池国秀没反应本想发火,可一见到他这幅模样不由的一阵恶寒,挥了挥手大喝一声。

    “是,是,多谢老总,多谢老总!”

    陈忠急忙边点头哈腰,一边拉住池国秀的手就往关内走去。

    “哈哈,排长,你这扮傻子扮的还真像!”一进到关内,见四周无人,陈忠立即笑得腰都弯了下去。

    “你个臭小子,你姥姥的敢说老子是傻子,欠揍了你!”池国秀飞起一脚踹在陈忠的屁股上。

    “不是,排长,不带你这样的,要不说你是傻子,你没良民证可咋过关呀!”陈忠摸着屁股委屈的道。

    “别扯淡了,赶紧走,先去那边看看,那边是鬼子的军营!”

    池国秀朝四周看了一眼,这阳谷关的地方很前面是一条小街,上面零零星星有几家卖吃的商铺,在小街的后面是一排依山而建的木屋和密密麻麻的一排帐篷,一看就是鬼子的营地。

    “表哥,我先带你去那里吃点东西!”两人才走了几步,就见几个伪军背着枪歪歪扭扭的走过来,池国秀马上又装出一副傻子的模样,陈忠也急忙拉着他的手。

    “连长,这日子他娘的没法过来,你说咱们以前在这里过的好好的,现在那这帮小鬼子一来,这大白天的还要咱们出来巡逻,这屁大的地方巡个屁啊!”一个伪军抱怨道。

    “你他娘的懂个屁,听说这次是有个**的什么炮兵团想从我们这里经过去陵县,所以上面才会派了一个大队的兵力来这里,你他娘的不想死就别瞎咧咧,要不然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伪军连长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