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杀意汹涌-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98章 杀意汹涌

    第198章杀意汹涌

    “可是连长,我们这样在下面巡逻,搞这么大的阵仗,还来了这么多小鬼子,还搞这么多的军营出来,难道人家**会傻傻的从这里过吗?难道小鬼子的意思就是不让这部分**过去这么简单吗?”一个声音问道。

    “嘘,你他娘的管那么多事干什么,这是小鬼子的秘密,小心被小鬼子听到了你就惨了。”那个连长轻声警告道。

    “连长,你老人家可真是厉害啊,连鬼子的秘密都知道,来来,小的帮您点根烟。”另一个伪军拍了个响亮的马屁,还掏出一根烟给连长点上。

    连长站住了脚步,接过烟使劲的抽了两口,惬意的吐出个烟圈。

    “切,你小子还看不出来吗,咱们那个傻叉营长江崇义老是跟小鬼子对着干,小鬼子早看他不顺眼了,现在正在重点培养咱们连长呢,等时机一到,我估计咱们就都得改口喊营长了,营长,您说是不是?”又一个谄媚的声音道。

    “嘘,这事不要瞎说!”

    那个连长虽然这么说,但那声音中却满是得意,:“兄弟们,我跟你们先透个底,江崇义他们几个已经蹦跶不了几天了。”

    “啊,连长,我们哥几个可都是忠心跟着您的,您得到啥消息了?”

    “嘿嘿,这事儿可是八木太君亲口告诉我的,跟你们哥几个说倒是无妨,但这几天绝对不能外传明白吗?”连长得意的道。

    “明白,连长您快说。”

    “你们还不知道吧,其实小鬼子早就怀疑江崇义私通**了,所以才会故意让我们在关上把动静搞大,目的就是逼着**的那个炮兵团钻山林,从两边的山上过去。”

    “啊,连长,这对小鬼子有什么好处?”

    “你懂个屁啊,这是小鬼子的计策,昨天晚上,小鬼子的大部队已经悄悄的进山了,你们今天有看见几个小鬼子出来吗?”连长得意的道。

    “怪不得呢,今天确实都没看见几个小鬼子了。”

    “可是连长,这跟江崇义有什么关系啊?”

    “当然有关系,你们没看见江崇义昨天故意带着他那个三弟林奉天去山里打猎了吗?八木太君说江崇义去山里打猎确实是帮**找小路,所以如果**真的走山路被小鬼子碰到,到时候非但**要完蛋,江崇义通敌的罪名也会被落实,你小鬼子还会让江崇义还活着吗?”

    “那是,那是,看来咱们马上都要跟着连,哦不,营长吃香喝辣了!”

    “嗯,好了,只要你们以后好好的跟着我,保证你们个个吃香喝辣,现在咱们走,要把阵势搞大点。”那个连长一挥手,带着人晃晃悠悠的走了。

    “排长,这事儿好像有点麻烦了,小鬼子居然把山上的路都给封死了,那咱们怎么办?”陈忠轻声问道。

    “嗯,先不要说了,咱们敢回去,等排副和一班长他们回来再说。”池国秀皱着眉头道。

    “好。”

    “站住,你小子刚才不是说要去武同县亲戚家吗?怎么这么快又回头了?”

    池国秀两人刚来到关口的哨卡,那两个之前盘问他们的伪军立马用枪指着他们,口气不善的问道。

    “哎,老总啊,我特马现在是后悔死了,我这表哥他刚走到前面就,就把粑粑给拉裤子上了”陈忠哭丧着脸道。

    “草,这么大个人了还拉裤裆?”伪军眉头一皱,鼻子吸了两下,“码的,怪不得这么臭,快滚,快滚,下次他娘的要是再带这个傻子从这里走,老子一枪毙了你,真是晦气!”

    “姥姥的,那两个王八蛋犊子,老子迟早弄死他们。”

    一到了看不见哨卡的地方,池国秀骂骂咧咧的把手里的一坨马粪丢在地上,又在路边的泥巴上使劲的搓了搓手上沾着的马粪。

    “排长,你这衣服上好像还有噗”

    陈忠实在憋不住了,噗的一声笑得腰都弯了。

    “姥姥的,你个兔崽子敢笑老子,看老子不踢死你!”池国秀狠狠的瞪了陈忠一眼,飞腿就要踢,陈忠见状早有准备,飞快的跑了。

    “排长,咱八路军有规定,不能打骂体罚战士,嘿嘿!”

    “狗屁,老子他娘的都被旅长不知道揍多少次了!”

    两人打闹着回到了之前出发的那一片小树林里,躲在暗处的三班长见状也马上带着兄弟们撤了回来。

    不到半个小时左右,排副和一班长也带人回来了,两边带回来的消息跟那个伪军连长说的一样:山上真的有很多鬼子潜伏。

    “排副,那些山上的鬼子潜伏的地方离关口有多远?要是他们全力往回赶大概需要多少时间?”池国秀思索了一会后问道。

    “我这边的那些鬼子潜伏的挺远,白天的话估计二十分钟左右能回到关口,晚上就难说了,晚上山路可不好走,估计最少需要一个小时左右。”

    排副略作思索后,惊讶的道:“排长,您的意思是让炮团的兄弟直接走大路?”

    “嗯,我是这么想,不过这么大的事儿得问旅长。”池国秀说着转头对背着电台的通讯兵道:“马上把这里的情况发给旅长,问问他我们下一步的行动。”

    “是!”

    杨村独立团,哦,现在该叫独立旅旅部了。

    “报告旅长,池排长发来紧急电报。”机要员拿着电报递给李雲龍。

    “娘的,这些小鬼子还真是够狡猾,倒是出乎了老子的意料。”李雲龍看完眉头微微一皱。

    “马上给冯耀他们发报,情况有变,让他们改变原定计划,三个营所有人员全部急行军赶往阳谷关跟侦察排会合,按照具体情况,可以兵分两路,一路攻击其中一边山上的鬼子,另一路直接攻打阳谷关,接引炮团的兄弟走大路。”

    李雲龍的脸色变得狠厉起来,眼中杀意汹涌,“另外再给池国秀回电,把这个计划告诉池国秀,并让他马上派出精干的兄弟过关尽快找到炮团的兄弟,把计划告诉炮团的兄弟。”

    “是!”

    “等一下,让池国秀再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跟那个叫江崇义的伪军营长接触一下,看看能不能让他们反正,但让池国秀记住不许透露我们自己的作战计划,人心难测。”李雲龍叫住了机要员补充了一句。

    “是!”

    “他娘的,这些狗日的小鬼子敢跟老子玩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诡计,你们他娘的还嫩着呢,老子让你们偷鸡不成蚀把米!”李雲龍恶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