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神秘人-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199章 神秘人

    第199章神秘人

    “冯参谋长,旅长电报!”

    冯耀接过看了一眼,先是眉头一皱,随后眼中杀意一闪,转头大喊道:“大彪兄弟,,黑龙,祁山,马上加速,务必在一个小时内赶到阳谷关。”

    “是!”

    “排长,旅长回电了,同意了你的建议,而且已经让冯参谋长带一、五、八营全赶过来了”

    通讯员知道池国秀不认识字,直接将电报内容告诉了他。

    “好。”

    池国秀脸色一喜,能得到李雲龍的同意他心里很高兴,自从第一次见到李雲龍起,池国秀这个向来天老大他老二的货就已经将自己的位置退到老三了,对李雲龍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排副,你们刚才在山上转过了,有没有办法从小路绕过鬼子的伏兵过关?”

    “可以,不过人数不能多,人一多目标大,容易被鬼子发现。”排副道。

    “好,你就带三个兄弟去,记住,一定要尽快找到炮团的兄弟们,对了,你们过去后可以先找到那边的地方游击队,他们一直在那边,肯定有消息。”池国秀提醒道。

    “行,那我们找到了怎么跟你们联系?”排副问道。

    “你们把通讯员和电台带上,我们这边等冯参谋长到了就有电台了。”池国秀道。

    “好!”

    “兄弟们,小心点!”

    “陈忠,你小子看来还得再过去一趟。”送走了排副等人,池国秀立即对陈忠道:“这次你一个人进去,进去后直接去找那个叫江崇义的伪军营长,去探探他的口风,记住,绝对不能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和我们的计划。”

    “好,我现在就去!”陈忠眼神坚定的道。

    “兄弟,小心点,不管任务能不能完成,你他娘的必须给老子安全回来,要不然老子揍死你丫的!”

    池国秀的声音微微低沉,他也吃不准那伪军连长所说的话到底靠不靠谱,万一那个混蛋连长只是因为私人恩怨造江崇义的谣言,而江崇义又是铁杆hàn jiān,那陈忠贸然找他接触就可能会有危险。

    “放心吧排长,我不会让你揍的,嘿嘿!”陈忠笑嘻嘻的说了一句,随即转身大步的离开。

    “嘿,你小子怎么又回来了?那傻子呢?”陈忠刚到哨卡,那两个伪军又拦住了他的去路。

    “老总好,不好意思,麻烦老总了!”

    陈忠点头哈腰的道:“没办法,武同县的亲戚得了重病,想来想去,不得不去,所以就让我表哥先在那边的树林里休息一下,等回头再带他回家!”

    “握草,你这小子的胆儿够大呀,他一傻子你让他一个人待树林里,就不怕他乱跑被野狼给叼走了?”这会儿路上已经没人了,伪军正闲的蛋疼,就跟陈忠扯开了。

    “嘿嘿,老总说的是,不过我把他给绑在一棵大树上,他那么傻,肯定解不开绳子的,嘿嘿!”陈忠敷衍道。

    “哈哈,你这小子好坏,这么欺负傻子,不过那死傻子也是活该,他娘的竟然拉一泡屎在裤裆里,刚才都差点把老子给熏吐了!”

    “好了,过去吧,记住,你他娘的要快点回来了,还有三小时这里就要封关了,要不然你就得等明天过关了,你那傻表哥搞不好真会被狼吃了。”

    “哎,谢谢老总提醒,谢谢!”陈忠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点头哈腰道。

    “小子,知道老子好就给老子记住了,一会到你亲戚家要几个鸡蛋带回来给老子,娘的,这几天身体有点虚!”一个伪军轻声道。

    “好,好,老总是好人,小的一定给您带鸡蛋!”

    “嗯,快去快回!”

    “我呸,他娘的,还想要鸡蛋,等晚上老子好好的喂你吃子弹!”陈忠心里暗骂。

    已经来过一次了,虽然刚才没走多远,但对关上的情况也算有点了解了,但陈忠并没有直奔伪军的营地,而是在那条小街上溜达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被跟踪了。

    “老板,这大饼怎么卖?”

    “两角钱一个。”

    “给我来两个。”

    陈忠快步的走到一个卖饼摊前,一边问一边装作不经意的转头瞄了一眼跟在身后的人。

    “嗯,是他?”这个人他认识,是关卡上四个伪军中的一个,但一直没有说过话,陈忠原本并没有怎么在意这个人,但想不到他却跟踪自己,看来自己这么频繁的进出已经引起敌人的注意了。

    怎么办,难道要放弃任务吗?

    不放弃又能怎么样?万一那个叫江崇义的真是好人,那自己且不是会给他带去麻烦?可同样,如果他真是好人,如果不接触一下,到晚上打起来误伤了也不好啊!

    陈忠思索了一会,有点犹豫不决的时候,猛然感觉到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正准备转头看去时,又突然感觉到腰部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东西顶住了,不用看,陈忠知道那是枪口。

    “跟我走!”一个略显低沉的声音轻轻的在陈忠耳边说道。

    陈忠无奈,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对方又是伪军,自己只有一个人,在这大街上根本不可能动手,只得乖乖的跟着来人走。

    小街很短,也就几十米,没一会两人就走到了街角,前面再过去就是军营了,陈忠正在思索再往前就更没机会了,要不要在这里拼一把。

    却听身后的人冷冷的说了一句:“往左!”

    陈忠有点讶异的往左边看了一眼,只见左边是一条小胡同,就是两间屋子间隔的一条小路而已,而且胡同并不长,一眼就能看到对面的一片黄土地。

    陈忠不明白这家伙想干什么,但进入无人的小胡同也正是陈忠的求之不得的事情,他对自己的身手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最好别打歪主意,老子随时可以开枪!”身后的人似乎猜到了陈忠的想法,轻声警告道。

    “兄弟,我只是”陈忠心里一惊,看来这个人不简单,就想套一套话,谁知不等他说完,对方立即轻喝了一句:“少啰嗦,走!”

    陈忠无奈,只得往前走去,走了约莫十米左右,小胡同已经到头了。

    “左转!”身后那人又轻身喝道。

    陈忠无奈,只得左转,才走了几步就听身后那人道:“停下!”

    “吱呀”

    陈忠刚想说点什么,却听身侧传来一个开门的声音,刚扭头看清在自己身边有个门时,猛然感觉身上传来一阵大力,身体不由自主的被推进了这扇门。

    陈忠大惊,急忙稳住身体抬头看去,只见屋子里有三个人,三个全都身穿伪军军服的人,其中一个还挂着少校的军衔,年约三十岁左右,坐在屋里唯一的一条凳子上,其余两人都站在他的身后。

    “大哥,人带来!”跟在陈忠身后的人跟着一步跨进门并快速的把们关上。

    屋里的那个少校点了点头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