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鬼话连篇-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05章 鬼话连篇

    第205章鬼话连篇

    池国秀带着侦察排的兄弟在无名高地上打的激烈,张大彪带着一营近千兄弟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往预定阻击点急行军。

    林奉天带着一个连的兄弟也在急行军,虽然还没跟池国秀等人汇合,但已经隐约听到了前方剧烈的枪炮声,林奉天担心池国秀等人的安危,让连副带着两个排的兄弟扛着重机枪和迫击炮跟在后面,他自己则带着一个排的兄弟轻装急速增援。

    蓝守清和炮团的兄弟也已经转到了大路上,距离阳谷关只有两公里左右,一上了大路,他们的速度就快了很多。

    黑龙依然带着两个中队的鬼子在朝北面边打边撤,一路吊着不放。

    阳谷关这边打的热闹,杨村独立旅旅部同样灯火辉煌,李雲龍,赵刚,孔捷以及炮营营长潘育骆,二营长邢国志,三营长黄志勇,四营长李展飞,六七营营长等人全部围坐在一张古老的八仙桌旁。

    就在十几分钟前,小白龙收到了依然在陵县当内应的老罗传回来的消息,陵县的小鬼子第四混成旅团主力已经撤离了,现在仅剩的一个大队也不知道派到哪里去了,整个陵县几乎已经是座空城了。

    李雲龍一听到这个消息眉头皱了起来的同时马上集合营级以上的军官开会。

    “老李,你的意思是又打陵县?”

    赵刚这次没有再像以往那样感到吃惊了,这次他也认为可以偷袭陵县,谁都看的出来,陵县这个大队的鬼子肯定是去增援阳谷关了,现在打陵县一来可以围魏救赵,让小鬼子援兵不得不回头救陵县,这样炮团的兄弟就能安全来到杨村二来嘛最简单,上次在陵县的收获让赵刚眼红了,谁会嫌好东西多?

    “不错,见到肉了老子必须得吃,而且这一次,老子要大张旗鼓的吃!”经过了一番思索后,李雲龍已经明白了鬼子的大致阴谋。

    “老赵,马上起草电文发,把我们要打陵县的计划上报总部!”

    李雲龍的这句话让赵刚和孔捷等在座的人都摸不着头脑了。

    “李大头,你没发烧吧,你以前要打仗了可是最怕被上面知道,现在不怕了?”孔捷第一个疑惑道。

    “不着急,老子先给楚云飞打个diàn huà!”

    李雲龍没有给众人解惑,反而笑眯眯的抓起桌上的diàn huà。

    “喂,楚兄啊,这么晚了打搅你做美梦实在是有重要的事情哈哈,还是楚兄明白事理啊。”李雲龍先是笑眯眯的一番客套随后话锋一转。

    “楚兄啊,昨天你走了以后我想了很久,有些事情也想明白了,闫长官真是个好长官那,对部下的兄弟们是真爱,看不得359团的兄弟陷入危机,所以啊,作为第二战区的一员,兄弟我是彻夜难眠啊。这不,想出了一个计划,想跟楚兄商量一下。”

    李雲龍的话就是一把软刀子,猛地一下扎进了楚云飞了心窝,diàn huà那头的他脸色大变,他早已猜到李雲龍已经明白了闫长官的目的,所以才会在昨天借机会敲诈,但他认为这种事情应该大家都保持一个默契,不会说出来才对。

    可现在李雲龍却明着说了出来,那就说明事情出现了某种变故,而且很显然,李雲龍将会有某种更过分的动作。

    “云龙兄,你有什么好计楚某洗耳恭听!”

    “楚兄啊,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天一亮我这边就去攻打陵县县城,你那边呢也同时发动去攻打阳明堡的鬼子,到时候咱们这一打,鬼子肯定会有所调动,那么359团就可以趁势突出包围圈了,而我的炮团兄弟们也能趁机想办法冲过阳谷关了,你觉得如何呢?”

    李雲龍的话一出,楚云飞顿时懵了,一来他搞不明白李雲龍是什么意思,他敢去打陵县?难道陵县的鬼子有什么变故?他很清楚李雲龍可是一个比狐狸还要狡猾的人,他根本不可能会做赔本买卖。

    二来令他为难的是闫长官的统一安排,闫长官发的统一行动时间是今天晚上十二点以后,如果提前开展行动,自己这边倒是没什么,恐怕359团那边来不及做突围的准备。万一359团没能突围出来,那自己的这次行动有什么意义呢!

    “云龙兄,兹事体大,陵县可是有日寇第四旅团的主力,你部又弹药不足,这样去打陵县岂不是”楚云飞也很聪明,他不会暴露自己的心思,而是选择了旁敲侧击,想探探李雲龍的底。

    李雲龍的嘴角挂起个玩味的笑意,口气很“诚挚”,大义凌然的道:“楚兄啊,兄弟我也是二战区的人,闫长官的事就是我的事,再说了,套用一句你老兄的话,359团也是我们华夏的国防力量嘛,为了友军,我李雲龍损失一点,吃点亏也没什么,再说闫长官不也会给我们补充wǔ qì弹药嘛!”

    “娘的,鬼才信你的鬼话连篇!”

    楚云飞在心里大骂,但嘴上却说道:“云龙兄,事已至此,兄弟我也不瞒你,闫长官的意思是今天晚上十二点统一行动,要不然恐怕359团没有做好突围的准备。”

    “今晚十二点?”李雲龍心里一动,似乎抓到了点什么,为什么是今晚十二点?359团突围难道不是越早越好吗?阎老西就不怕夜长梦多?再说了,一个团要突围难道还需要准备这么久的时间?这里面恐怕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心里疑惑,嘴上却道:“楚兄啊,兄弟认为闫长官实在是太过仁义了,兄弟我明白他老人家是不想让359团的弟兄们太过辛苦,可是楚兄,夜长梦多啊,谁知道小鬼子会不会在今天突然发动对359团的袭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