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中村正雄暴走了-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10章 中村正雄暴走了

    第210章中村正雄暴走了

    “营长,旅长密电!”

    刚刚与二营三营配合全歼了鬼子一个大队的张大彪也收到了李雲龍的密电,看完后转头喊了一句:“老邢,老黄,赶紧过来一下!”

    “彪子,啥事儿这么严肃啊?”黄志勇跑过来大大咧咧的问道。

    “你们自己看看这个!”张大彪把手里的电报递了过去,随即又对着正在打扫战场的战士们喝道:“都他娘的快一点,别磨磨蹭蹭的,十分钟之内必须给老子把战场打扫干净!”

    “彪子,你急个屁啊,旅长说了,你们一营连续作战,战士们太辛苦了,让你们带着战利品回杨村,只要我们两个营去就可以了。”黄志勇看完电报后有点幸灾乐祸的道。

    “放屁,这才两场战斗而已,我们一营的兄弟会在乎这么点小事儿?再说了,我们昨天晚上在深山可都睡了四个小时了,你们看看,一营的兄弟哪个不是生龙活虎的?”

    张大彪是什么人那,这家伙天生就是好战份子,虽然李雲龍在电报中只是说让他们在今天晚上8点前务必赶到某地,并没有说清楚去做什么,但张大彪不傻,李雲龍这次用的可是密电,那这次的行动必定很大,很重要,那怎么可能落下他呢?

    “彪子,别逞强了,你看看你自己的眼圈都红成什么样了,还有你们一营同志们的状态,都需要休息了,我们是人,不是战争机器,要是连续战斗不休息,会影响战斗力不说,对战士们的身体伤害也会很大,你们还是按照旅长的要求先回杨村休息休息吧!”

    邢国志在三人中年龄最大,又是老革命,性格也比较稳重,做事说话都要沉稳很多。

    “放心吧老邢,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要是这么点仗打下来就必须要休息,那我们一营的战斗力也未免太差了,没事儿,你们也应该看得出来,旅长既然用密电的形式发报给我们,肯定有大事,那多个人就多一分力量,也多一份把握不是吗?”张大彪当然不可能放弃。

    “哎,旅长说的没错,你小子他娘的就是属驴的,犟!”邢国志见张大彪眼神坚定,就知道自己也劝不了他,只得作罢。

    “彪子,这个问题就不跟你争了,但你们一营必须要出人将这些装备送回杨村!”黄志勇道。

    “凭什么呀,这些装备又不是我一营一家的,凭什么要我一营出人?”张大彪马上眼珠子一瞪嚷嚷道。

    “就凭你们一营人多,他娘的你这一营的人数差不多是我们两个营的总和了,你说,不是你们是谁?”黄志勇也瞪着眼道。

    “那也不行,没这个理儿”

    “行了彪子,别争了,这样吧,你马上去挑一些身体素质比较差的兄弟,让他们先带着这些装备回去,这样既能保证你们营的战斗力又能保护自己的战士,不是两全其美吗?”邢国志道。

    “好吧,就依老邢!”张大彪想了一下,觉得有道理,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陵县县城,悠谷清月大佐正在暴跳如雷,他感觉今天就是自己从军二十年来最黑暗的一天,先是半夜三更的得到了第三大队损失惨重的消息,随后又是第二大队在阳谷关被华夏人埋下的炸弹炸得损失惨重。

    而更让他暴走的还在后面,从早上7点半开始,陵县的北门和东门就受到了华夏人独立旅的进攻,他亲自上到城头看见了六门山炮在不断的轰击城门,当时他立马就下达了让周边各个炮楼,哨卡的士兵全部回援。

    在他仔细的观察八路的攻击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帮八路根本就是在佯攻,那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华夏人在使围魏救赵的把戏,肯定是想自己撤回增援阳谷关的第一大队,于是他冷笑着决定,不仅不撤回阳谷关的援兵,反而让他们加速前往阳谷关。

    可谁知就在十几分钟前,他却收到了第一大队的诀别电报,而与此同时,攻城的华夏部队也快速的撤离了,到这时他才猛然“很聪明”的醒悟,原来自己中计了,这些华夏人的目标就是第一大队,故意佯攻县城目的就是不让自己派兵增援第一大队。

    就这么不到五个小时内,他麾下整整一个联队就差不多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二,三个精锐的步兵大队一个全军覆没了,一个伤亡惨重回武同了,另一个还特马的被土八路给引到了几十里外的晋绥军驻地去跟人家打得火热。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diàn huà铃声响起。

    悠谷清月正在气头上,一把抓过diàn huà就语气不善的喝道:“谁呀?”

    “八嘎,悠谷清月,你这个蠢货,我才离开这么一会,你一夜之间竟然让一个精锐的步兵联队几乎被打残,你还有脸发脾气?”

    diàn huà那头传来了旅团长中村正雄的怒吼,不用看,悠谷清月就知道此刻的中村旅团长肯定暴走了,此刻的他一定正像头欲择人而噬的凶兽一般呲着牙瞪着血红的眼珠子恨不得咬死自己。

    “对不起,旅团长阁下,是悠谷无能,误判了华夏人的阴谋,以至于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我愿意剖腹以谢陛下的恩泽!”

    悠谷很聪明,他知道他的责任无法逃避,既然如此,还不如主动承认,主动要求剖腹,或许还会有一条生路。

    “八嘎,你这个懦夫,道这个时候了剖腹有个屁用,能换回这么多勇士的生命吗?”

    “嗨!请旅团长阁下指示!”悠谷送了一口气,轻轻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小命算是暂时保住了。

    “你现在先给我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一遍,必须要说详细了,这件事关系到寺内大将的一个重要计划,明白吗?”diàn huà那头中村正雄的声音很严肃。

    “嗨!事情是这样的”

    悠谷清月被吓了一大跳,不敢怠慢,急忙将发生的事情以及他自己的各种判断原原本本的全说了出来,如果真的关系这么重大,那他要是出了一点差错,到时候恐怕就不是剖腹那么简单了,说不定还会牵连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