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地地道道的无赖-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18章 地地道道的无赖

    第218章地地道道的无赖

    几个小时后,天差不多亮了,车队也已经回到距离杨村十里外的一个分岔路口,这个岔路口一边直通杨村,另一边直通原新一团的驻地老柳庄,经过老柳庄可直达大亚湾原总部驻地。

    由于之前的鬼子异动,再加上考虑到全局,八路军总部已经撤离了大亚湾进更深的山区了,本来独立团也要跟着撤走,但考虑到独立团已经升格为独立旅了,于是总部首长就只让新一团个新建的新二团跟着撤走。

    于是现在的老柳庄早已经人去楼空了,大亚湾那边除了一个水腰子兵工厂和被服厂还在搬迁以外,其余的各个机关也都差不多搬完了。

    “和尚!”李雲龍把头伸出窗外叫了一声。

    “哎,来了!”和尚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啥事啊旅长?”

    “去,让前面开路的qì chē他们走老柳庄,咱们去大亚湾!”李雲龍命令道。

    “好嘞!”和尚不会多问什么,答应一声就跑了。

    “旅长,咱们为啥要去大亚湾呀,咋不直接回杨村呢?”跟在后面的张大彪等人听到了,都好奇的跑上来问道。

    “咱们现在有这么多人了,一个小小的杨村你们不觉得挤得慌吗?”李雲龍淡淡的反问道。

    “嘿嘿,那倒是,最近他娘的人越来越多,杨村的训练场都得轮流使用,咱们确实该换换地儿了!”黄志勇道。

    “大亚湾确实是个好地方,不仅地方大,还比较隐蔽,那大山一座连着一座的,就算小鬼子来一个师团都别想吃掉咱们!”刑国志点着头道。

    “老邢啊,你小子就这么点出息,他娘的凭咱们旅现在的实力,再加上地形便利,小鬼子就算来两个师团又能怎么样呢?”祁山大大咧咧的道。

    “嘿嘿,那是,现在咱们旅可是真正的土财主了,要枪有枪要炮有炮的

    “都别废话了!”

    李雲龍打断了几个家伙的得瑟,看了张大彪一眼,道:“你们一营暂时就先驻扎在大亚湾保护这批物资,等这次回去部队就要整编,到时候整编好了旅部就会搬到大亚湾去。”

    “是!”张大彪严肃的答应一声,“旅长放心,我们一营保证保护好这批wǔ qì装备。”

    李雲龍点了点头,随即又对黄志勇道:“你们三营就驻扎在老柳庄,给老子好好的把大亚湾的大门给看好了,要是出了什么差错,老子削死你!”

    “是,旅长,我办事您还不放心吗?”黄志勇舔着脸道。

    “滚,老子他娘的最不放心的就是你这没心没肺的混蛋!”

    李雲龍笑骂了一句,随即对刑国志道:“老邢,你们二营暂时先驻扎在老柳庄后面的将军岭一带,你给老子看着点黄志勇这憨货!”

    “是,旅长放心,我一定好好的看着这憨货!”刑国志说着瞄了一眼满脸苦涩的黄志勇。

    “其余各营都还没有换军装,暂时先回杨村,免得在外面造成什么不必要的误会。”李雲龍对其他几人道。

    “是!”黑龙,李展飞等人立即理解的答应。

    “你们去吧,回去跟政委说,老子安排好了就回去!”李雲龍说着对李展飞等人挥了挥手。

    一个小时左右,李雲龍带着车队在一营的护送下到达了原总部驻地,那一排排的木屋都还在,不过都已经没人了。

    “张大彪,让弟兄们卸货,哪些wǔ qì装备全都搬到后面那个山洞中去,哪里以前就是总部后勤部的仓库,里面地方很大!”李雲龍跳下车,抬手朝后山的山洞位置指了指。

    “是!”张大彪答应后问道:“那这些机器卸到哪里去?”

    “机器暂时先不用卸,老子先去一趟水腰子兵工厂,看看那边的情况再做决定。”李雲龍道。

    “好嘞!”张大彪答应一声后大手一挥,对着战士们喝道:“卸wǔ qì装备,都搬到后面的山洞仓库去!”

    “炊事班,马上生活做饭!”

    “现在还没吃饭,先卸轻一点的步枪和歪把子!”

    随着张大彪的指挥,一营的兄弟们马上行动起来,纷纷爬上了qì chē开始卸货。

    李雲龍走到一处开阔地,拿起望远镜西面几里外的一个断崖方向看了过去。

    此时已经是凌晨七点多钟了,虽然太阳还没上山,但天已经亮了,在望远镜里,只见那断崖下有个黑洞洞的山洞口,那就是八路军水腰子兵工厂的所在地。八路军的兵工厂在抗战八年中搬迁了很多地方,最有名也是时间最久的就是黄崖洞!在洞口还有一群人在进进出出的搬着一些物资。

    “和尚,去车上把刚才缴获的那把鬼子大队长的指挥刀给老子拿来,咱们走!”李雲龍说着当先朝水腰子兵工厂走去。

    “哟,这不是咱后勤部的張莞合张大部长吗?”李雲龍刚来到水腰子兵工厂的山洞口就见到山洞中低头走出来一个戴眼镜人,一眼就认了出来。

    “李雲龍?”

    張莞合闻言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有点惊异的叫了一句,不过随即脸色一变,警惕的道:“李雲龍,你小子他娘的不是发财了吗,还跑老子这里来做什么?”

    “嘿嘿,我说張莞合啊張莞合,你他娘的别用这种眼神看老子行吗?怎么说咱俩也算是大别山的老乡吧,你小子至于看见老子就这一副样子吗?”

    李雲龍和張莞合两人是大别山的老乡,在红军时期就是老熟人,多以说话也随便惯了,似乎彼此之间见面不骂上几句就显得见外了一样。

    “得了吧,老子还不不知道你小子吗?一个地地道道的无赖,你他娘的哪次来老子这里不是想要扣点好处回去呀!”

    張莞合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翻了个白眼:“不过这次你小子可是来的晚了点,这兵工厂里的边区造和那些修好的枪都已经搬空了,你小子就是想扣也没地方扣去了!”

    張莞合的口气似乎还带着点得意,心里倒是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英明了,让人先把哪些边区造和修好的枪先搬走了,只剩下一些工具和几台机器在这里。

    “切,谁稀罕你那破边区造呀,那破玩意儿铸铁弹体质量太差,爆炸后有时只能炸成两半,有个卵用啊,你现在就是送给老子老子都不要!”李雲龍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