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永不言败的军魂-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23章 永不言败的军魂

    第223章永不言败的军魂

    美滋滋的离开水腰子兵工厂后,李雲龍回到大亚湾一营驻地,正好赶上吃饭,吃完饭到后山山洞里视察了一下,又交代了张大彪一番后就准备开辆车离开。

    谁知他还没上车呢,外面的公路上却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老赵,你咋来了?”等看清了来人后,李雲龍奇怪的喊道,这个时候赵岗跑过来,难道是出大事了?不可能吧,一营有电台啊,有事发电报不久行了?

    “嘿嘿,老李,你小子不地道啊,搞了好东西居然直接拉过来藏起来,老子都还没过眼呢!”赵岗蹭的一身从马背上一跃而下,把马缰递给了身后的警卫员,不等李雲龍想明白他就先对着李雲龍喊道。

    “哟呵,合着我家赵大政委今儿个也变成财迷了呀,哈哈哈哈,好,这样才好,这才是老子的好搭档!”

    李雲龍大笑着上前拉住赵岗的手,得意洋洋的指了指那些还没卸完货的qì chē,“老赵,你看看,好好看看,整整四十六车全日式崭新的wǔ qì装备,刚才张大彪他们已经把三八大盖下完了,整整八千八百支。”

    李雲龍说着伸出两只手,每只手张开食指和大拇指比了八字,得意的道:“这可是按照**一个甲种师的标准配备的步枪数,还有歪把子轻机枪也是按照**标准甲种师的数量,一共有268挺,九二式重机枪62挺,虽然其余装备还没来得及点数,但从这些装备的数量已经可以看出,阎老西这个混蛋是跟小鬼子要了一个师的装备作为交易的筹码。”

    “你小子别拉着我,我要看装备去!”赵岗却不领情,俩眼珠子直冒光的盯着那些卡车,一把推开李雲龍的手就往卡车跑去。

    “嘿嘿,你们别看咱赵政委文文弱弱的,可这身手还是蛮矫捷的嘛,这么高的车厢,愣是一下就上去了。”李雲龍看着赵岗的样子,在后面跟和尚等人煞有介事的评头论足起来。

    “我的个天啊,老李,整整一车的九二式步兵炮啊!”赵岗也跟张大彪等人之前一样,一辆车一辆车看,又一辆车一辆车的喊,直到嗓子都喊冒烟了才算消停了下来。

    “行了吧老赵,咱们可得回去商量商量部队整编的事儿了。”李雲龍在赵岗又看过了山洞里的那些wǔ qì装备后,笑着道。

    “行,回去吧!”赵岗脸上微微一红,突然感觉自己今天确实有点太幼稚了,其实这一趟不该来,不该放着旅部那么多的事贸然的跑来看wǔ qì装备。

    “哈哈,老赵,别自责了,你他娘的今天能来这一趟,老子这心里才算真把你当搭档了,哈哈哈哈!”李雲龍毫不避讳的道。

    “我草,你个李大头,合着你他娘的以前都没真心拿老子当兄弟那!”赵岗不满的喊道。

    “嘿嘿,老赵,我老李性子直,有什么话从来不藏着掖着,这点你知道,说实话,从第一次看见你开始,老子就不喜欢你这个小白脸,甚至还有点讨厌你,为啥呢?因为你小子忒烦人,就像个娘们儿似的,啥都要管,啥都要上报,你说咱当兵打仗的,要是啥事都按照上面的要求当个乖宝宝,那还打个屁仗呀,不如早点回家当奶爸去得了。”

    李雲龍也不管赵岗生不生气,直截了当的说道。

    赵岗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心里暖暖的,他很清楚李雲龍这货就是这德行,啥事都大大咧咧的,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耿直!

    赵岗心里不生气,但不代表他脸上也不生气,脸一板,骂道:“李大头,你他娘的以为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你以为老子就喜欢你了吗?真个儿就是一土匪liú máng的作风,还他娘的带着军阀习气,开口闭口的就爱骂街,不但骂天骂地骂鬼子,还他娘的心情不爽了逮谁骂谁,一天到晚日爹操娘的骂。”

    “还他娘的说老子像娘们,老子看你才像个泼妇!”赵岗恨恨的骂道。

    “哈哈哈哈,老赵啊,你他娘的就别说老子了,你现在也跟老子一样了,也是开口闭口的骂娘了,再说了,你是娘们,老子是泼妇,这不更像一家人吗?哈哈哈哈!”李雲龍完全不在意赵岗的话,反而哈哈大笑着说出了一番歪理来。

    “不过说实话,我还真是佩服你小子,就你这么一个爱骂人,又**独霸的人,他娘的手下的那些兄弟就是愿意服你,而且还他娘的一个个只要看见你了就嗷嗷叫,这一点从我进独立团的第一天起就在思考,直到最近我才想明白了。”

    赵岗看着李雲龍,认真的道:“古话说的好,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就因为你小子的这种霸道霸气,天不怕地不怕,明知是死也要亮剑的作风,也让手下的兄弟们都学会了你的风格,所以上了战场后也一个个都他娘的天不怕地不怕,管你小鬼子的wǔ qì多先进,炮火多猛烈,拼刺技术有多好,老子就算是死也要拉你垫背!”

    “毫不客气的说一句,只要你李雲龍在一天,咱们独立旅的战斗力就只会节节攀升,你李雲龍就是咱们独立旅的灵魂,永不言败的军魂!”

    “哈哈,老赵,看你说的,你们知识分子就是弯弯绕绕多,老子可没你说的这么神,再说了。老子只不过是带个头而已,真正的仗还是靠兄弟们去打!”李雲龍很难的的谦虚了一次。

    “得了,别假谦虚了!”赵岗挪揄道:“这谦虚可不是你李雲龍的风格,老子说的也是实话,所以啊,老子还得跟你说一件重要的事儿。”

    “啥重要的事儿?”李雲龍心里一突,感觉自己似乎有点被赵岗给绕进去了的味道。

    果然,赵岗的话让他直翻白眼!

    “就因为你小子是咱们独立旅的灵魂,所以你绝对不能出事,你小子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咱们独立旅的魂就算是散了,独立旅的战斗力也就会沦落到跟其他的部队一样!”

    赵岗嘴角带着一丝计谋得逞的笑意,不等李雲龍说话就接着道:“因此,我和老孔,还有几个旅部的同志商量过了,从今以后,旅长,政委,副旅长都必须坚守指挥的位置,决不允许直接到前线参加战斗,特别是白刃战和打冲锋,坚决不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