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阎老西要吐血了-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25章 阎老西要吐血了

    第225章阎老西要吐血了

    “对了老赵,楚云飞那小子有消息吗?他们昨天晚上的行动情况有没有向我们通报?”车上,李雲龍问赵岗。

    “有,昨天晚上下半夜四点多钟就收到了消息,不仅有楚云飞的消息,还有第二战区长官部的通报。”

    赵岗点了点头道:“楚云飞从昨天晚上起打了三个diàn huà过来,第一和第二个diàn huà问我们有没有开打,战果如何,第三个是打来质问我们昨天晚上为什么没有按照长官部的要求向陵县发动进攻。”

    “你们是怎么说的?”李雲龍淡淡一笑,楚云飞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

    “还能怎么说,我们当然直接把责任推到了你的身上,说不对全被你带出去了,不知道具体情况!”赵岗道。

    “哈哈,那楚云飞这小子现在肯定恨死老子了,说不定又在骂老子游而不击,不是个好军人了!”李雲龍笑了笑,毫不在意的道。

    “那阎老西的通报又说什么了?”李雲龍接着问道。

    “第二战区长官部的通报是说昨天晚上,第二战区所辖之晋北地区,在阎长官的亲自指挥下,出动了八个团的的兵力主动对小鬼子发动了夜袭,经过一番苦战后,共歼灭小鬼子2000多人,特别是晋绥军358团之楚云飞部,在攻击阳明堡之敌时遭到陵县等附近援兵的围攻,英勇克敌之类云云,反正是说他们晋绥军多英勇,字里行间同样是影射我们八路军不配合行动,游而不击的老套路。”赵岗面带不屑的道。

    “阎老西他娘的就会作秀,狗屁的歼灭2000多鬼子,这只不过是他和小鬼子自导自演的一出小把戏而已,搞那么大阵仗,目的就是为了让挡在359团面前的鬼子有一个让路的理由,再让其他部队也都有仗打,就没人会注意359团的情况,以便掩盖他和鬼子交易的真相。”

    李雲龍冷笑道:“不过现在的阎老西恐怕正在吹胡子瞪眼的大发雷霆吧!”

    “嘿嘿,说不定他现在正在吐血三升也有可能!”小白龙在一旁符合道。

    李雲龍和小白龙猜的不错,此刻的阎老西确实有种吐血的冲动,昨天晚上花了这么多的心思,出动了这么多的人力和物力,为的就是让359团能带着那批从鬼子手里讹来的装备和设备悄悄的回来。

    谁知道原本自认天衣无缝的妙计竟然在最后关头出了错,不但整个359团2800多号人没了,最关键的是那批装备竟然不翼而飞了。

    “印甫,五鲜子,此事你们怎么看?”阎老西阴沉着脸问第七集团军司令赵承绶和阎慧卿。

    赵承绶是阎老西的心腹爱将之一,他跟傅作义等人不同,他对阎老西言听计从,阎老西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所以这次与小鬼子合作的机密事件也只有他知道,而且359团的团长钱国豪也是赵的亲信,所以才会让359团去负责接收小鬼子的wǔ qì装备。

    “司令,根据如今的大局分析,这件事很有可能是小鬼子或者八路做的,但从现场情况来看,小鬼子的可能性要大很多,现场359团的兄弟全都是在奋力抵抗后死在小鬼子的手里,再说八路也没这么大的胆量和本事来做这件事。”

    赵承绶是昨天晚上行动的前敌总指挥,在359团失联后他亲自带人去了一趟359团驻地。

    “你刚才不是说现场被清理得很干净吗?连359团的wǔ qì装备都全部被搬空了,连把枪都没留下,这点非常像八路的作风,只有他们这些穷鬼才会连废枪都不放过,小鬼子打扫战场绝对不会这样!”阎老西的脸色依然阴沉得能挤出水来,声音冰寒的把矛头指向了八路军。

    “大哥,以我之见,这正是小鬼子有意为之,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要嫁祸给八路,给我们造成一种错觉。”阎慧卿皱着秀美道。

    “五姑娘说的没错,司令,根据卑职对现场的仔细勘察发现,现场除了我们的人和小鬼子以外,根本没有任何第三方的痕迹,这是第一点。”

    赵承绶分析道:“第二点,现场也没有留下半丝车辆开过的痕迹,按照小鬼子的通报,他们说五十多辆车上都装满了货物,那么现场绝对不可能找不到半点车轮压过的痕迹,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小鬼子的军车根本没有开进359团的驻地。为了证明这一点,当时卑职就亲自沿路仔细的查勘了一番,果然在距离359团驻地五里外的地方才发现了大量的轮胎印,这就充分说明了小鬼子的军车就停在了五里之外。”

    赵承绶说着看了阎老西一眼,见他的脸色越来越阴冷,继续分析道:“还有第三点,我们在359团驻地的山谷四周都发现了大量的人员huó dòng的痕迹,很显然这些痕迹就是车上的小鬼子兵悄悄的摸上山将359团设在山上的暗哨清除了,然后再从四面包围了359团,因此359团才会全军覆没。”

    “砰”阎老西猛地一拳砸在面前的红木办公桌上,破口大骂,“王八蛋,这些狗日的小小鬼子,他们欺人太甚”

    “报告!”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个声音:“山田佐夫先生求见!”

    “让他进来!”阎老西的脸色更加阴沉了,口气中还带上了一丝杀意。

    不一会,门口进来一个穿西装,拄着一根文明棍,鼻子下留着一簇小鬼子的标志性仁丹胡,年约五十多岁的人。

    “老同学,我这次可被你害惨了!”山田佐夫一进门就口气不善的朝阎老西道。

    “哼,山田,你想恶人先告状?”

    阎老西的口气阴冷的像冰窖里的寒气,:“你们小鬼子太不地道了,说好的合作,说好的给我wǔ qì装备,可你们却跟我玩釜底抽薪,这就是你们的合作之道吗?”

    “闫先生,你才是恶人先告状吧,这件事摆明了就是你再shā rén灭口,分明是你怕跟我们合作的事情泄露出去后落个hàn jiān的骂名,所以故意shā rén灭口,你的胆子确实够大,竟然连山西驻屯军的小林参谋长也干绑架,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山田佐夫脸色狠厉,连老同学都不叫了,直接叫闫先生,显然他的内心非常的愤怒。

    “放屁!”

    阎老西直接爆了cū kǒu,“你们小小鬼子还他娘的敢猪八戒倒打老子一耙,你们当老子是白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