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狡诈的阎老西-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26章 狡诈的阎老西

    第226章狡诈的阎老西

    山田佐夫一愣,他跟阎老西认识几十年了,对这个华夏同学还是有些了解的,看他如今这副模样显然不像是装的,难道真不是他干的?那会是谁?难道是八路?

    山田佐夫刚才在接到筱冢义男的diàn huà后非常的震惊和愤怒,筱冢义男说这件事绝对是阎老西为了shā rén灭口而干的,他当时也觉得非常有道理,因为这样的猜测符合阎老西奸猾的性格,所以他挂断diàn huà就来找阎老西质问。

    现在看来事情很可能另有内情,急忙改变态度问道:“老同学,这事真不是你做的?”

    “山田,你他娘的别再跟老子演戏了,你是不是下一句想说这事是八路做的?”阎老西冷声喝道。

    “不错,我确实有这个怀疑,在这一带虽然还有中央军的小部队存在,但他们绝对不会也不敢这么做,所以”

    “哼,你们这些不讲道义的小人,果然够阴险狡诈,卑鄙无耻,为达目的什么龌龊的事都能做!”阎老西因愤怒而双眼都通红了,不等山田把话说完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老同学,你这”山田一脸懵比的看着阎老西,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啥意思,心里还在想:他不是一向都讨厌八路的吗?然而他的话还没问出口,却再次被阎老西抢白。

    “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小小鬼子,真拿老子当傻子了是吧,事到如今还想算计老子。”

    阎老西今天是真火了,作为一个一向自认运筹帷幄的人,他的内心是高傲的,他是山西人,继承了山西土财主的狡诈与抠门,一向都只想着怎么去算计别人得到好处,想不到这次算计别人不成反被别人算计,自己无端损失了一个团的人枪不算,现在别人还在那他当傻瓜急需算计,这是耻辱,没错,对于阎老西来说就是耻辱,小鬼子给予他的耻辱!

    盛怒之下,拍着桌子吼道:“好,既然你还想装,那老子就给你把你们的阴谋好好的抖露抖露,你们他娘的先是求老子跟你们合作,嘴里说的好听,其实却是早已做好了算计老子的准备,故意先在该装wǔ qì的车上装人,把老子一个团的人杀光了不算,还故意把现场清理得干干净净,想混淆老子的视听嫁祸给八路军,想让老子跟八路完全决裂,这样正好可以便宜了你们!”

    怒吼了一顿后,阎老西冰冷的眼神盯在山田佐夫的脸上,一字一顿的道:“而你,我的老同学,你今天故意一来就先指责我,而后又怕我不回怀疑八路,故意把我的目光往你们设定好的八路身上引导,我说的没错吧,山田佐夫同学!”

    说到最后阎老西的身上爆发出了一种如欲择人而嗜的凶兽一般的冷光,吓得山田浑身直冒凉气,心里一阵发慌。

    “不,不,老同学,你误会了,真的误会了!”山田慌了,他娘没想到自己的一个猜测竟然会引起阎老西这么大的反弹,急忙开口辩解。

    “误会,好一个误会!”

    阎老西的火气依然没有熄灭,阴冷的道:“老子确实是误会了,没有看清你这个包藏祸心的混蛋,那他娘的真心拿你当老同学看待。”

    “滚,你现在可以滚了,趁老子还没下定决心要宰了你之前,赶紧给老子滚。”

    阎老西指着门口大声喝骂道:“还有,你回去告诉筱冢义男,我阎某人与你们小小鬼子从此誓不两立,让他有什么招就使出来,我阎某人一并接着。”

    “老同学,你”山田佐夫额头上出现了几颗豆大的冷汗,忐忑的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

    “老子没你这个同学,滚,快滚!”阎老西毫不留情的大骂道。

    “好,闫先生,希望你不要后悔今天的言行!”山田佐夫内心的傲气也被阎老西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激发出来,说完后将头一昂,怒气冲冲的走出了阎老西的办公室。

    “司令,您这?”一直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赵承绶觉得很奇怪,这不像司令的性格啊,就算是被人算计了,他也不应该这样呀,按照他的性格,他不是应该慢慢的跟山田磨赔偿事宜的吗?

    “五鲜子,去关门!”阎老西摆手打断了赵承绶的询问,对阎慧卿道。

    “哈哈哈哈,痛快,今天在真是痛快!”

    出乎两人的意料,门一关紧,阎老西突然发出了一阵大笑,而且此时的他脸上哪里还有一丝的怒意,有的只是一脸的阴谋得逞的喜色。

    “司令您这是?”赵承绶与阎慧卿两人疑惑的对视了一眼,随即都不解的的盯着阎老西。

    “以退为进!”阎老西扫视了两人一眼,得意的说出了四个字。

    “以退为进?”赵承绶与阎慧卿两人轻轻的复述了一遍这四个字,都皱着眉头沉思起来。

    “哦,我明白了!”

    不到十秒,阎慧卿突然美目一亮,娇叫了一声。

    “嗯,五鲜子,你明白了什么,说来听听。”阎老西面带笑意的道。

    “大哥你是想考考妹子吧!”

    阎慧卿俏皮的笑了笑道:“小鬼子这次是铁了心想要找李雲龍的独立旅和八路军报仇,但因为我们这个第三方的存在而不得不缩手缩脚,因为如果加上我们晋绥军,他们别说剿灭八路,说不定他们的部队还没进山就会被我们和八路前后夹击,所以他们才会在之前想尽一切办法来稳住我们,更不择手段的想要让我们跟八路决裂。”

    “现在他们的诡计被大哥你看穿了,那么双方之间的合作势必就会因此而破产,但这不是小鬼子想要的结果,所以筱冢义男后续一定还会再来找大哥寻求合作,要不然他就无法完成他们大本营交给他的围剿八路的任务。”

    阎慧卿说着看了一眼阎老西,见他微微点头,嫣然一笑后接着道:“大哥你就是因为看破了这一点,所以故意做出了暴怒的姿态,更明确的表明了决战的态度和决心,这么一来筱冢义男势必会惊慌失措,那么大哥你也就会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占据主导地位,小鬼子则会失去讨价还价的资格,这样就能让大哥的利益最大化,符合大哥你做生意的原则。”

    “哈哈哈哈,知我者五鲜子也!”

    阎老西仰头一阵大笑,随即又脸上一遍,阴狠的道:“这一次,老子非但要跟筱冢义男要回我的损失,我还要让他为此付出更大的代价,老子这次一定要向他连本带利的把损失全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