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没心没肺的蓝胭脂-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29章 没心没肺的蓝胭脂

    第229章没心没肺的蓝胭脂

    “对于我们军人来说,只要有仗打,有鬼子杀就够了!”蓝守清坚定而庄严的道一句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代表了一代铁血军人的心声!

    “好,好一个有仗打有鬼子杀就够了!哈哈哈哈,好兄弟,你他娘的对老子的脾气,老子要的就是你这样铁铮铮的兄弟!”

    李雲龍高兴的用力拍了拍蓝守清的肩膀,哈哈大笑着说道,他却没发现,由于他一时兴奋,用力有点过大了,他那41点力量值得大力拍得蓝守清直皱眉头,心里不由震惊于李雲龍的力量,连自己这个从小就练武的人都有点难以承受,这得多大的力量啊!

    “对了,老蓝,老冯,你们俩都在中央军混过,一会你们把中央军的军饷标准数据给老子一份,老子得按照标准找咱们的大上峰要军饷去。”李雲龍笑眯眯的说道。

    “行,等会给你!”冯耀和蓝守清齐声道。

    “好了,那咱们现在就先谈谈整编的事儿,来来,都过来坐!”

    李雲龍很自然的一把拉过有点不知所措的蓝守清,嘴里说道:“老冯,老孔,你们俩的方案都搞好了没有?”

    “按照你之前的要求,初步的方案已经整理出来两套,你们过目一下。”冯耀说着递过来两个文件夹。

    李雲龍接过一个看了起来,赵岗也拿过另一个去看,几分钟后,两人互换了一下文件夹。

    “这两个方案分开来都有缺陷,这样吧,将两个方案合并一下,删去一些重复的东西,还有,咱们的基本编制是三个步兵团外加一个炮兵团,一个直属骑兵营,一个直属工兵营,一个直属辎重营,一个直属侦察连。”

    李雲龍郑重的道:“虽然目前我们的人员还不能让这些编制全部满编,但这些框架必须先设好,等到时候有人了,直接补充到各部就行了。”

    “好,那我们想商量一下,重新再搞一个方案出来。”

    随后赵岗,冯耀,孔捷三人立即头碰头的开始商量起来。

    “老蓝,你也跟他们一起商讨,炮兵团的编制你比较熟。”李雲龍见蓝守清一个人站着有点不知所措,立即笑着道。

    “是啊老蓝,你赶紧过来,咱们八路军讲究的是人人平等,就算是一个普通战士都可以随时随地的向旅长提出自己的意见。”赵岗也转身笑着邀请道。

    “哎!”蓝守清感觉自己的鼻子有点酸酸的,眼眶热热的,他还真没想到自己才来就受到了几位旅部长官毫无隔阂的重视。

    “是啊老蓝,你现在刚来,跟我当初一样还有点不适应,但我负责人的告诉你,过不了一天,你就会明白,其实在这里,真的跟在中央军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冯耀也笑着道。

    “老蓝,我老孔也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在咱们独立旅,除了某个脑袋特别大的家伙有点霸道**,爱摆点架子得瑟得瑟以外,”

    孔捷说着朝李雲龍瞄了一眼,“其余的人都很好,你看看我老孔,是吧,人不错吧,还有赵政委,燕京大学的高才生,大知识分子,也一样从来不摆架子,还有老冯,他跟你一样,以前也是中央军的团长现在成了咱们旅的参谋长,也很好相处。”

    “孔二楞子,你他娘的一天不寒碜老子你丫的就难受是吧,奶奶的,我看你小子是欠收拾了,怎么着,要不要到院子里去练练!”李雲龍翻着白眼对着孔捷大骂的同时还挽了挽袖子,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来来来,咱们接着谈论正事儿!”孔捷见状脖子缩了缩,朝三人招了招手,一副无视李雲龍挑恤的样子,其实是他根本不敢跟李雲龍单挑,那是找虐,他可不是真愣。

    “切,胆小鬼!”李雲龍鄙视的看了一眼孔捷。

    “报告!”门口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声,不用说是蓝胭脂来了!

    “进来。”李雲龍道。

    “胭脂啊,你那边审的怎么样了?”李雲龍刚问了一句,却见蓝胭脂的小脸上带着一丝怒气,不由挪揄的道:“呀,这是怎么了,谁惹我们的蓝处长生气了?”

    “去去去,都当旅长了还没点正形的!”

    蓝胭脂这个直性子的家伙一点都没拿李雲龍当领导,完全不给李雲龍面子,撇了撇xìng gǎn的小嘴,嘟囔着道:“还不是你带回来的那个小林老鬼子,死活就是不交代他们接下来的作战计划,气死我了!”

    “这是很正常的事,那个老鬼子贵为山西驻屯军的少将参谋长,他那脑子肯定早被武士道洗脑了,要想他开口就必须得用点非常规的手段。”李雲龍毫不在意的道。

    “不是,你知道什么!”

    蓝胭脂白了李雲龍一眼,恨恨的道:“他要是能像你说的那样什么都不说我也没那么生气了,可关键是这个老鬼子他把其他的什么都说了,比如他们在哪个地方有什么部队部署之类的,甚至连他们在山西的两个秘密毒气工厂的位置都说出来了,可就是不承认你猜测的那件事儿,你说气不气人?”

    “哦,还有这事儿?那他是怎么回答你的?”

    李雲龍虽然有点好奇,但他好奇的是小林竟然会把秘密毒气工厂的事情都说出来,并不是好奇小林不承认他们的作战计划,这个计划太过重大,小林不承认也属正常。

    “他说他根本不知道有这个计划,还说我们想多了,最后又说了一堆筱冢义男不信任他,很多重要的事情不让他知道之类的推脱之词。”蓝胭脂鼓着小嘴气愤的道。

    “这事儿有点奇怪,走,我跟你去看看这个小林老鬼子去!”李雲龍说着从炕上下来,一拉蓝胭脂就朝门口走去。

    “哎,老赵,看见没,有门儿!”两人前脚一出门,后面孔捷立即挂着奸笑八卦的道。

    “嘿嘿,老孔你小子可别这么大声,我看的出来,老李这家伙打仗天不怕地不怕的,但在这方面,他的脸皮似乎还挺薄。”冯耀笑眯眯的道。

    “切,老冯,你这啥谬论啊,都他娘的拉人家姑娘的手了,这还叫脸皮薄?我看这李大头的脸皮他娘的比城墙还厚!”孔捷非但没把声音压低,反而抬得更高。

    “老孔,你这样不好,就算老李的脸皮厚,可人家胭脂姑娘的脸皮嫩,你这样会让人家尴尬的!”赵岗道。

    “嘿嘿,孔二愣子这个混蛋是欠收拾了,老子一会非得好好收拾收拾他不可!”

    还没离开旅部院子的李雲龍和蓝胭脂两人把孔捷的话全听在了耳朵里,李雲龍下意识的立马松开了拉着蓝胭脂的手,讪讪的道。

    “哎,看来你的老战友孔副旅长对你一点都不了解啊!他这回可是说错咯!”蓝胭脂却似乎完全没有羞涩的意思,还像看笑话一般的看了李雲龍一眼,吃吃的笑了起来。

    那模样完全像个没心没肺的小姑娘一样,看的李雲龍一阵暴汗!

    呢喃道:“看来老赵也说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