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人事任命-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38章 人事任命

    第238章人事任命

    赵岗朝李雲龍点了点头,站起身翻开手里的小本子,朗声道:“按照旅长跟相关部门的协商结果,我们独立旅三个步兵团的番号分别为独一团,独二团,独三团。另外,各营连的番号也从一营或者一连开始,依次排序。

    “独一团下辖一至三营,其中三营只留番号,独二团下辖四至六营,独三团下辖七至九营,同理,六营和九营只留番号。”

    “下面先宣布各团、直属营连的军事主官名单,独一团的团长由张大彪担任,黄志勇为副团长,独二团的团长由叶北枫担任,李展飞为副团长,独三团的团长由邢国志担任,黑龙为副团长。

    “山炮团团长由蓝守清担任,陈国忠原炮五团二营营长为副团长,重炮营营长由潘育骆担任,骑兵营营长由孙德胜担任,工兵营营长由钱明担任,旅部警卫连连长由赵铁柱担任,侦察连连长由池国秀担任。”

    “是!”

    赵岗说着停顿了一下,报到名字的各人立即全部郑重的立正站好,朝李雲龍等人庄严的敬礼。

    李雲龍做了个坐下的手势,随后锐利的目光扫过三个张大彪等三个团长的脸,厉声道:“由于咱们旅目前缺政工干部,各团的政委就暂时由团长兼任,等总部派来合适的政委后再分配到各团,但老子丑话说在前面,在这期间你们各团团长要是敢给老子无法无天,到时候可别怪老子削死他。”

    “是,请旅长放心!”张大彪,叶北枫,邢国志三人立即大声答应道。

    “嘿嘿,旅长,这话我咋听着这耳熟呀,好像以前老旅长就是这么跟您说的吧!”张大彪嬉皮笑脸的加了一句。

    “张大彪,你他娘的又皮痒痒了是吧!”李雲龍狠狠的瞪了张大彪一眼,笑骂道:“一会会议结束了你他娘的道操场等着老子!”

    “别呀旅长,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而且我的也是实话,嘿嘿,当初在新一团的时候我可是亲耳听到老旅长就是这么对您说的。”

    “你个臭小子,老子现在就削死你”

    “哎,老李,开会呢,注意影响!”赵岗急忙一把拉住了就要过去揍张大彪的李雲龍,笑着道:“好了好了,都记住旅长的话,特别是张大彪,其实老李这句话主要就是对你小子说的,也只有你的脾气跟他自己差不多。”

    “我擦,老赵,看不出来啊,你们知识分子的花花肠子就是多,你他娘的这是在绕着弯子说老子呢!”

    李雲龍说着狠狠的瞪了赵岗一眼,但说完他自己却笑了,可不是吗,张大彪这家伙跟着李雲龍的时间最长,做事总是喜欢模仿李雲龍的方式,思考问题的方式也都学李雲龍。

    笑闹了一番后,赵岗接着宣布了各营营长的名单:

    一营长祁山,二营长马天明,四营长袁学勇,五营长江崇义,七营长

    随后又让大家集体讨论确定各营的副营长,各连连长等职务,会议一直了五个小时才结束,整个独立旅的框架就这么确定了,这是李雲龍穿越后的第一次大整编。

    但这只是一个初步的框架,接下来最为繁琐的事情就是给各部分兵员,要新老兵搭配等等,不过这些李雲龍就不管了,直接丢给赵岗冯耀孔捷三人负责,各团营长协助就好了。

    “老冯,你有空就把全旅军官和战士的花名单整理出来,再按照中央军的标准给他们备注一下军衔,老子要找军政部给兄弟们申请军衔和军饷。”李雲龍对冯耀道。

    “好的。”冯耀点点头道:“不过咱们是旅级编制,连排级一下的军官我们可以有自主授衔的权利,只需要报军政部备案即可,其余营以上的军官需要军政部或第二战区长官部授衔。”

    “哦,那更好!”

    李雲龍点了点头,这样更省了点麻烦,“对了,老赵的职务报政委人家肯定不会同意,直接报个政训部主任叫了,还有你,老孔,老赵以及张大彪他们三个团长全部报上校军衔,对了,还有一个蓝胭脂也一样报上校军衔。”

    “好,没问题!我明天整理好名册就给你。”

    “嗯”

    正说着,李雲龍的耳朵突然动了一下,眼中寒光爆闪,脸色顿时变得阴沉。

    “怎么”冯耀正好看见了李雲龍的变化,正想问,却被李雲龍一个眼神给阻止了。

    “和尚!”李雲龍一声轻喝,站在门口的和尚一听这声音就明白有事,转过头只见李雲龍朝他努了努嘴,马上读懂了他的意思,身形一闪顿时在门口消失。

    “砰”一个重物坠地声。

    “呃”紧接着又是一个闷哼声。

    “他娘的,竟然敢跑这儿来偷听,活的不耐烦了。”和尚的暴喝声在院子外面响起。

    院子里的所有人顿时脸色都变了,谁也没想到杨村竟然已经被人混进来了,而且还跑到这里来偷听,更让他们震惊的是李雲龍竟然在这么嘈杂的情况下居然能听到院子外面有人,众人的目光不由都带着崇敬的看向李雲龍。

    “白龙,去把蓝胭脂给我叫来!”李雲龍沉着脸冷喝道。

    “是!”

    这时和尚一手提着一个身穿百姓服饰的人走了进来,那人耷拉着脑袋,看不清他长什么模样。

    “跪下!”和尚爆喝着一把把人丢在院子里。

    “啊哟,你干什么呀,我只是迷路了而已”

    那人躺在地上不起来,只是抬头用委屈的眼神看了看四周,在看到张大彪的时候,才一骨碌翻身坐了起来,可怜兮兮的朝张大彪道:“长官,长官,我真的只是迷路了而已,你们这是干什么呀?”

    张大彪的脸色在看清这个人的时候就已经变得铁青正想说话,却听李雲龍的冰冷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张大彪,怎么回事?”

    “这人是张营长傍晚的时候带回来的,据说是在路上救的!”张大彪还没说完,门口又传来了一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