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万事具备,只等割肉-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28章 万事具备,只等割肉

    第228章万事具备,只等割肉

    门口进来的正是蓝胭脂,此刻的她却没有了在李雲龍面前的那种小女人模样,面带寒霜,眼中杀意汹涌,配上束起的短发,一袭合身的军装被一条腰带束得更显得精明干练。

    “旅长,对不起!”

    张大彪铁青着脸朝李雲龍道:“我傍晚回来的时候在路边看见这个混蛋只穿了件单衣被冻晕了,所以就把他带了回来,谁知道”

    “不用说了,下次他娘的提高警惕多注意点!”

    李雲龍摆了摆手制止了张大彪的解释,岁张大彪他是绝对不会有半丝的怀疑,要是说张大彪是特务,谁都不信。

    “其实刚才我就已经发现这个混蛋有可疑了,他说自己是几里外马庄的老百姓,但却口口声声的喊长官,据我所知,马庄是我们的百姓都是我们的堡垒户,见到八路军的军官都喊首长,从来没有人会喊长官,所以尽管这混蛋说的头头是道,但还是露出了马脚。”

    蓝胭脂冷声道:“之所以没有马上将他抓起来,就是想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其实刚才我们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只是没想到和尚这么厉害,这家伙才刚到墙外就被他给发现了。”

    “嘿嘿,那个蓝处长,你搞错了,这人不是俺发现的,是咱旅长发现的,俺可不敢居功!”和尚挠着后脑勺憨憨的道。

    “呃”

    蓝胭脂惊异的看向李雲龍,眼中精光一闪,随即画风突变,脸上露出个俏皮的笑意,“旅长有这么厉害吗?”

    “嘿嘿,老子厉害的地方多了,以后你慢慢就会了解了。”李雲龍嘴角挂起个戏谑的笑意,一语双光的道。

    “切,黄婆卖瓜自卖自夸!”

    蓝胭脂鄙视的瞟了李雲龍一眼,转头对身后的两个年轻战士道:“小黄小陈,把人带回去!”

    “对,带回去好好审审!”李雲龍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蓝胭脂这个精灵古怪的丫头面前他还真是有点无奈。

    “审什么呀,不用审都知道是特高课的人,今天这个已经是第23个了。”

    蓝胭脂转过头朝李雲龍丢了个白眼,嘟着小嘴不瞒的道:“都怪你,搞得这些特高课的混蛋一个个像疯狗一样的朝杨村冲,可把本处长飞累死了!”

    “我去,这关老子啥事呀,谁让你是特情处处长来着,特情处不抓特务难道还去抓鱼啊!”

    “谁说不怪你啊,那些被抓的小鬼子都说了,是你把人家筱冢义男给逼疯了,筱冢义男又把太原特高课的机关长吉纲中二给逼疯了,说是明天早上之前查不到你前天晚上都干了什么事,就让吉纲中二剖腹,吉纲中二回去又下了死命令,这些特务们没办法了,反正都是死,所以就一窝蜂的冲我们杨村来了。”

    蓝胭脂的话让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一个个都带着崇敬的目光看向李雲龍,一个军人能把对手逼疯,那是一种最高的荣誉。

    而李雲龍更为过份,以一个个小小的旅长,竟然能把小鬼子山西驻屯军的司令给逼到如此的地步,那就更加令人不可思议了。

    “哦,对了,之前你要的笔录全部在这里了,给你!”蓝胭脂刚走了一步,又转身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纸递给李雲龍。

    “真香!”李雲龍接过纸就感觉到鼻孔中传来一阵奇异的幽香,心里暗暗赞了一句。

    一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李雲龍立即对众人道:“今天时间差不多了,先散会,明天再由政委参谋长他们给你们统一协调分兵整编的事,都记住了,老子只给你们三天的时间,三天后各部必须全部整编完成。”

    “是!”众人齐齐立正站好,朝李雲龍敬了个礼。

    “还有一点老子要先警告你们,在分兵和分wǔ qì装备的时候谁他娘的要是敢给老子出现抢人抢装备的事情,到时候可别怪老子不客气。”

    李雲龍如刀子般锐利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视了一圈,他可很清楚,这帮家伙就他娘的没一个省油的灯,尽管目前wǔ qì装备都不缺,但新旧还是有区别的。

    “嘿嘿,旅长您就放心吧!”众人急忙笑着答应道。

    “好了,都滚蛋!”李雲龍大手一挥,带头走了,其他人也一个个兴高彩烈的跟了出来。

    能不兴高采烈吗?由于部队扩编,这些个军官基本上每个都升职了,而且听旅长说了,还要给他们每人都申请正式的军衔,最关键的还是军饷。

    虽然大家以前都是为了一股信念在打仗,就算没有军衔,没有军饷也都能凭着信念跟鬼子血战,但谁又会嫌弃官职和金钱呢?这也是人之常情!

    一回到旅部指挥室,李雲龍立即拿出了蓝胭脂给他的拿几张纸看了起来。

    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一行行娟秀的字,内容就是小林和钱国豪以及那些359团幸存的人的笔录,里面详细的记录了关于阎老西和小鬼子交易的各种证据。

    “嘿嘿,老闫,有了这些,老子就能好好的在你这个山西土财主的身上割下一块肉来。”李雲龍边看边忍不住奸笑出声。

    “哈哈,你们看看,咱们的大头旅长又要算计阎老西了!”

    孔捷和赵岗冯耀三人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李雲龍的自言自语,立即笑呵呵的调侃道:“哎,老子还真是替阎老西感到可怜呐,你们说他得罪谁不好,却偏偏要得罪李雲龍这头饿狼!”

    “谁说不是呢,估计这次阎老西又该吐血三升咯!”冯耀也跟着调笑道。

    “老李,这次你又准备跟阎老西要什么东西?”赵岗眼中精光闪闪的问道,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也算明白了,李雲龍这家伙虽然很能惹事,就像陈旅长说的一样,那块天他都敢捅。

    不过赵岗现在看明白了,李雲龍这家伙每次惹祸之前都有绝对的把握,每次捅天也都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再去捅,每次总能从天上捅下来一点别人意想不到的好处。

    所以他现在不仅不再阻止李雲龍去惹事,反而心里天天期待着这家伙去惹事,去捅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