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阎老西心凉了-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40章 阎老西心凉了

    第240章阎老西心凉了

    “老李,这次你又准备跟阎老西要什么东西?”赵岗好奇的问道。

    “你觉得咱们目前最缺的是什么?”李雲龍不答,反问道。

    “咱们目前最缺的是钱和重炮!”赵岗想都不想立即回答道。

    “没别的了吗?”李雲龍不置可否的追问了一句。

    “别的嘛,当然有,而且还有很多,飞机,大炮,坦克咱们都缺,可关键这些东西阎老西自己都没有呀!”赵岗翻了个白眼道。

    “谁说阎老西没坦克了?”李雲龍横了赵岗一眼,道:“阎老西虽然自己没有购买坦克,不过在当初跟东北军大战的时候这家伙缴获了两辆东北军的坦克,虽然那坦克也很老旧,不过阎老西却将他当成了宝贝疙瘩给藏了起来,这家伙的野心很大,他想自己仿制坦克,所以其中的一辆就被他给拆来研究了,另一辆则被他秘密的运送到晋西北某个基地当成了教练车训练坦克兵。”

    “哦,还有这事儿,你是咋知道的?”赵岗等人都好奇的问道。

    “嘿嘿,这是秘密!”李雲龍直接一个秘密就忽悠过去了,不过这事他也是前世在一个军事论坛里看到过一眼,至于是不是真事,还要等找阎老西验证后才能知道。

    “那你啥意思?是想要这辆坦克?可他娘的就一辆坦克咱们要来也没用啊!”孔捷疑惑道。

    “我说你孔二愣子愣吧,你他娘的还不信,在我们老家那边不是有句俗话吗:隔壁有样不用上帐。”

    李雲龍白了孔捷一眼,接着道:“阎老西都知道拿这坦克去训练坦克兵,咱们为什么不可以?”

    “切,李大头,我看你像小子最近真是膨胀了,他娘的尽想美事,且不说阎老西会不会把这宝贝疙瘩给你,就算他给你了,而且你也训练出坦克兵了,那有怎么样?你有坦克吗你!”孔捷冷笑着反驳道。

    “哎,就你孔二愣子这点胸襟,难怪别人都骂咱们土八路,你他娘的简直就是个丛林土鳖,你有点志向好不好?”

    李雲龍用一种怒其不争的眼神狠狠的瞪了孔捷一眼,“你以前想过咱们有朝一日能拥有这么多轻重机枪吗?没有吧,可现在咱们有了,你以前有想过咱们会拥有这么多火炮吗?也没有吧,现在咱们也有了,所以啊,一样的道理,你们要坚信,不就是坦克吗?咱们以后一样会有,而且飞机,战略重炮,这些咱们也都会有。人活着就要有追求,有目标!”

    听完李雲龍的话,赵岗,冯耀,孔捷三人都觉得浑身有点热血沸腾的感觉,他们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幕未来的蓝图:钢铁的洪流朝正在进攻的小鬼子碾压,散发着森森寒光的重炮在朝鬼子的头顶上猛砸重达几百斤的炮弹,头顶上更有呼啸而过的飞机,印着一颗颗红五星的飞机。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所以咱们现在不能光看眼前,必须把目光放得更长远,美好的未来就在前方等着我们。”李雲龍继续给三个人增加信心,用时也是在潜移默化他们的战略性思维。

    说实话,在这三人中,冯耀虽然欠缺点冒险的精神,但他的战略性思维却是三人之最,赵岗次之,孔捷则只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让他打仗可以,他会严格的按照命令去执行,但让他高点创造性的东西出来,那就别奢望了。

    因此李雲龍又想到了丁伟,那个家伙绝对是个拥有着相当强的前瞻性的人,他的战略眼光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对新生事物的接受能力更是堪称佼佼者。

    必须的想个法子把老丁给搞到独立旅来,有那个家伙在,老子也能轻松很多。

    “老赵,把diàn huà递过来!”

    “怎么,这么晚了你还要打diàn huà给阎老西?那老家伙恐怕早就睡了吧!”赵岗一边把diàn huà机挪了过来,一边说道。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这种交易就必须得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做。”

    李雲龍奸笑着拿起diàn huà,“喂,给老子接第二战区长官部!”

    “老子是独立旅旅长李雲龍,找阎老闫长官睡了?老子知道他睡了,但你去告诉他,老子又重要的事情汇报你他娘的算个什么东西,跟老子在这里磨磨唧唧的,要是耽误了抗战大事,你他娘的有几个脑袋?还墨迹个屁啊,赶紧去找长官,快去!”

    diàn huà那头的值班参谋的推三阻四让李雲龍很不爽,直接一顿臭骂,那参谋也是个贱货,被骂了一顿后才不甘心的跑去找阎老西。

    第二战区长官部的一个大院里,阎老西今天晚上刚刚会见了那个上次被他骂走了的山田佐夫,他感觉筱冢义男已经进了他的圈套,心情大好之下居然失眠了,正躺在床上哼着小曲儿呢,门口听到了参谋的汇报。

    “李雲龍这么三更半夜的打diàn huà来,他想干什么?”阎老西的心里一咯噔,以他的聪明,心里隐隐升起了一丝不详的预感,难道

    一想到这里,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喜悦的心情在刹那间跌至冰点,一个翻身下床,连衣服都没穿好就急冲冲的跑了出去。

    “喂,闫长官你好,不好意思,这么晚了打搅了你的美梦,实在是无奈,我这有个重要的情况白天不太方便说,所以只能在夜深人尽的时候跟你说了。”

    diàn huà那头传来了李雲龍很客气的声音,可阎老西却感觉不出来李雲龍那里客气了,他只觉得心里一寒,心里头的那丝不详的预感更重了。

    “李旅长客气了,都是为了国家大义,无妨无妨!”尽管心里很不爽,但阎老西嘴里还是客气的回答着,“李旅长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说吧!”

    “嘿嘿,多谢长官的宽宏大量,长官果然名不虚传,果然是我第二战区的擎天柱,真是我等华夏军人之楷模啊!”

    李雲龍先是一顿猛捧,把个阎老西往天上捧,但阎老西不傻,早已听出了李雲龍这客套话中却是话中有话,心里不详的预感更加浓郁,他几乎可以肯定李雲龍今天晚上打来diàn huà就是为了前天晚上的事情。

    果然,李雲龍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的心变得彻底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