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阎老西吐血了-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41章 阎老西吐血了

    第241章阎老西吐血了

    “哎,只是可惜啊,长官如此高风亮节,但你的手下却有人为了私利给长官抹黑了。”

    李雲龍的声音中充满了可惜和愤慨,“长官你为了359团能顺利突围而日夜操劳,费劲了心机,可谁知道359团团长钱国豪那个混蛋却在背地里私通日寇,跟日寇之山西驻屯军参谋长小林在私底下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妄图对我山西的战局不利,实在是太过可恨了。”

    阎老西听完李雲龍的话只觉得心脏似乎被狠狠的刺了一刀,一口老血骤然升到咽喉上,差一点就喷了出来。

    握diàn huà筒的手猛烈的发着颤,嘴角抽搐间拼命的压制住即将暴走的情绪,阎老西阴声道:“钱国豪那个混蛋竟然敢做这样的事,我决不轻饶,一定要严惩不贷,只是不知道李旅长可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

    “有,有,当然有,一个团长叛国,再加上还有长官的颜面问题,我要是没有铁证,哪里敢跟长官你信口雌黄呀,长官你说是不是?”李雲龍在diàn huà这头心里早乐开花了,每句话都带着浓浓的威胁和嘲讽,句句刺在阎老西的心窝中。

    “好,好,只要李旅长有铁证就好,就好”阎老西感觉自己有点站不稳了,急忙一手撑着桌子,以防自己倒地。

    “不知李旅长能不能把这些证据交给长官部,把钱国豪这个败类交由长官部来处理呢?”阎老西艰难的说了一句,这口气已经完全没有了以往的风采。

    “长官的吩咐当然没有问题,反正我这里每样证据都由备份,我明天就亲自给长官你送一份过去,顺便也到长官部去述个职,免得人家说我李雲龍不懂规矩。”

    李雲龍的口气要多尊敬有多尊敬,然而阎老西却感觉凶口压抑着的一口老血已经快憋不住了。

    “哦,对了,长官,问个私人问题,不知道傅宜生傅作义将军近日可在长官部?长官别误会,我对傅将军可是神往依旧,很想在见见长官的绝世风采的同时也能见见傅将军的风采。”

    威胁,阎老西不傻,李雲龍这是**裸的威胁,述职,述你妹的职啊,看看傅作义的风采,看你大爷啊,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拿傅作义威胁老子吗?

    谁都知道,阎老西手下的十三太保中最能打的就是傅作义,被阎老西视为左膀右臂的也是傅作义,同样,抗日决心最坚定的也是傅作义。

    李雲龍很清楚,阎老西这个人在历史上就是出了名的脸皮厚,对于别人骂他什么他可以不在意,但他却很在意自己的势力,如果让傅作义知道阎老西跟小鬼子的做交易的事,恐怕到时候傅作义手里的那个晋绥军中最精锐的第七集团军就不会姓阎了。

    更有甚者,不仅是傅作义,其实在晋绥军中像楚云飞这样的中层爱国将领也有很多,如果阎老西私通日寇的事情被曝光,楚云飞他们这拨人又会怎么做呢?

    阎老西不敢去想象这个后果,这个后果也绝对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经受不起第二次下台的打击了,第一次下台是因为内战,再上台国人也就骂两句罢了,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在国家民族的大义面前,如果他倒下去了,那就永远都不要想再翻身了。

    “长官,长官,你还好吗?”李雲龍很“关切”的询问了一句,随即又很“贴心”的安慰道:“长官你也不要太上火了,须防气大伤身,为这么个卖国贼气坏了长官的身体可不划算那,咱第二战区数十万将士都还指望着长官呐!”

    “你他娘的这是要效仿诸葛亮气死周瑜啊噗”

    阎老西终于憋不住了,急火攻心之下,一口老血喷出两米外,身体更是随之连连摇晃,差点就摔倒在地。

    “我没事,多谢李旅长的关心!”阎老西抬手抹了抹嘴角残留的血迹,强压住怒火,是自己不至于一时失去理智。

    “好好,长官没事就好,今天太晚了打搅长官,实在不好意思,轻长官早点休息,为国为民保重身体,我明天到了长官部再来亲耳聆听长官的教诲,长官再见!”

    “嘟嘟嘟”

    不等阎老西说完,李雲龍的话音一落,diàn huà里立即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哈哈哈”杨村独立旅指挥部内响起了李雲龍等人的大笑。

    “李大头,你小子搞什么鬼呀,你都还没提条件咋就挂diàn huà了?”孔捷笑过后不由疑惑的问道。

    “哈哈,老孔,这你就不懂了,老李他这是为了掌握主动权。”冯耀笑着道:“你想想,让阎老西自己来找老李,是不是要比老李自己说条件要好的多?”

    “原来如此,李大头果然够奸诈狡猾,像老子这么耿直的人绝对想不到这样的损招。”孔捷似乎一天不黑李雲龍他这心里就不舒服一样,不管什么事总能想出话来黑上一两句,然而这句话却让冯耀也躺枪了。

    “你个孔二愣子他娘的是不是阎老西家的小舅子啊,他娘的老子咋感觉你是在替阎老西打抱不平啊!”李雲龍斜着眼调笑道。

    “有可能,我也这么觉得,哈哈哈哈”冯耀刚刚躺枪了,当然也得跟着补孔捷一刀。

    整个指挥部被四人的笑声完全充斥。

    “噗”与之相反,第二战区长官部内的阎老西却是再次喷出了一口老血。

    身体摇晃了几下,搁下diàn huà勉强走到他专用的太师椅前,再也站不稳了,一屁股坐到在后面的太师椅上,失神的双目死死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

    足足愣神十分钟后,阎老西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失神的双目中多了一丝光彩。

    根据他所了解的李雲龍的为人,阎老西已经清楚他今天晚上打这个diàn huà的目的:无非就是敲自己的竹杠!

    由此,他也不由得暗暗庆幸,多亏了对方是李雲龍,也多亏了他是个没有底线又胆大包天的人,他敢肯定,这个李雲龍为了向自己敲竹杠拿好处,肯定没把这件事上报八路军总部,要是换成另外的八路,在知道了这件事后肯定不会像李雲龍这样,一来他们碍于八路的规矩不敢不上报二来也没人敢像李雲龍这样明目张胆的敲他阎老西的竹杠。

    “哎,看来这次的生意亏大了!”

    阎老西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隐隐作痛,作为一个山西土财主,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做亏本生意。

    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diàn huà,“给我接独立旅李雲龍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