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阎老西心碎了-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43章 阎老西心碎了

    第243章阎老西心碎了

    阎老西想给李雲龍下套,李雲龍又怎么可能会上当?

    “闫长官实在是太能体恤下属了,实在是我等之楷模啊!”

    李雲龍不紧不慢的先送了个句怪话过去,随后“慷慨激昂,大义凌然”的道:“值此日寇入侵,举国抗战之际,全国到处都在打仗,咱们二战区也一样,天天打的天昏地暗,只要一打仗就会损失无数的wǔ qì装备,所以我知道委会和长官部也很困难,毕竟如今我们国内的wǔ qì生产水平实在太低,更兼前不久太原兵工厂又落入日寇之手,想必我第二战区的wǔ qì装备就更加的紧张了。”

    “我李雲龍虽然书读得不多,但也知道,值此国难当头之际,我等军人皆应多多理解长官的难处,当为长官分忧解难,非逼不得已,绝不跟长官部索要wǔ qì装备,以至于让长官为难。”

    这话说的似乎句句出自肺腑,句句都在为长官考虑,多在情在理,感动泪崩有木有?

    阎老西表示:木有感动泪崩,只觉得心中发寒,第三口老血正在心脏内酝酿中,随时准备激喷!

    “云龙老弟深明大义,要是其他那些军官都能像老弟你这样就好了,哎,可惜他们都不明白这个道理啊,既然云龙老弟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再矫情了,老弟你也早点休息,如果有什么实在解决不了的困难就及时的告诉老哥,老哥一定帮你解决。”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这就想避重就轻,顺坡下驴,你他娘的下得去吗?

    李雲龍冷冷一笑,不紧不慢的道:“不瞒长官,缺乏wǔ qì装备的困难我们能尽量克服,大不了多打几把大刀片子咱也能砍鬼子,只是我们独立旅如今编制骤增,经费紧缺,长官你也知道,我们以前在八路军的时候就基本上没吃饱过,也没有穿暖过,如今更是雪上加霜,我这肚子呀已经有一天没吃上饭了,再加上身上又穿的少,你看我这声音都在打颤,所以想请长官给拨点经费来给兄弟们买点饭吃,买件棉衣穿。”

    “放屁,你他娘的这声音是打颤吗?想要钱就直说嘛,奶奶个锤子!”

    阎老西心里大骂之余也不由的暗暗松了一口气,原来你小子是想要钱啊,这个好办,在这战乱年代,枪杆子才是王道,至于钱嘛,虽然也重要,但还是得屈居枪杆子之后,有了枪杆子还怕没钱吗?也就是你们这些死脑筋的土八路不知道靠着枪杆子攥钱的道理。

    “没有问题,既然云龙老弟需要经费,等你明天来了我给你五十万大洋,你带回去给兄弟们买粮食买棉衣!”阎老西心情好了很多,很慷慨的直接给大洋,不给法币,他是想给李雲龍留个好印象,免得他在扯皮。

    谁知李雲龍却为难的道:“长官你有所不知,为了能尽快的让独立旅形成战斗力,最近我部人员增加有点多,目前已经有近九千的兄弟,所以这五十万大洋实在是顶不了几天,还请长官能再多给我们拨一点。”

    “我擦,五十万大洋了还不够,你他娘的胃口还真是大呀!”

    阎老西心里骂着,但嘴上却无奈的说道:“那好吧,既然这样,就给你们一百万大洋吧,老弟啊,我这已经是给你们走了hòu mén了,如今各部都需要发饷,委会又没有给战区及时拨款,如今战区的经费缺口也很大,老弟就先将就着用吧!”

    “长官,别的东西能将就,可这吃饭的事儿实在是无法将就啊,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还请长官再帮个忙,我也不要多,只要五百万大洋,我知道,这点钱对于长官不来说也不算多,凭长官你的仁义,一定能帮我们的对吧!”李雲龍不冷不热的道。

    “我圈圈你个叉叉五百万大洋,你他娘的还真能张得开嘴啊,28个大洋就能兑换一美元,五百万大洋就相当于170多万美金,一美金相当于088克黄金,五百万大洋就相当于一吨半的黄金了,他娘的一门德国造的150重炮才四万美元,170万美元,就算除去运费,老子都能买30多门重炮了,你他娘的居然跟老子说五百万大洋不算多?你知道山西一年的税收是多少吗?操!”

    阎老西的脸顿时被憋的变成了猪肝色,心口的那口逆血迅速的上涌,一直到了喉咙才被他强压了回去,他很清楚,双方之间虽然谁的都客客气气,其实就是敲诈,但现在自己的把柄在他手里,相比山西王的地位,五百万大洋又真的不算什么,只要地位还在,钱就能赚回来。

    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的悲愤的心情稍稍平复后,才苦涩的道:“云龙老弟,五百万实在是太多了,长官部一时间真的筹不到啊,你看能不能这样,三百万,我给你们三百万,这已经是长官部能承受的极限了。”

    “呵呵,我要这些钱也是为了能让弟兄们吃饱了有力气训练,有力气杀鬼子,又不是我自己要钱,长官您这样说可就不太好了,搞得好像我李雲龍在敲诈你一样。”李雲龍的声音变冷了,口气也变得咄咄逼人。

    “我草你大爷,你他娘的这不是敲诈是什么?还他娘的”

    阎老西表示已经无力吐槽了,同时也知道这次是被李雲龍这混蛋吃定了,看来只能大出血一次,就当是破财消灾吧。

    “好,既然云龙老弟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阎某人就算是倾家荡产也得帮老弟你筹足五百万大洋。”

    话虽说的很漂亮,很大义凛然,但阎老西的心也随着这句话的出口儿碎成一片片了,全身无力的仰靠在太师椅上就准备挂diàn huà,他再也不想听到李雲龍那堪比恶魔撕叫还要可怕的声音了。

    可谁知道,李雲龍并没有准备就此结束,开玩笑,难得有这么大个把柄在手里,难得碰到阎老西这样的大土豪,就敲个五百万大洋了事?你也太看不起李雲龍的胃口了吧!

    “多谢长官的慷慨相助,既然长官你帮了我们这么大个忙,我想我也必须给长官你帮个忙才行,我李雲龍虽然书读得少,但也知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

    李雲龍的话依然是那么的大义凛然,听了总是令人“感动”,然而,阎老西原本就已经破碎的心这会儿又提到嗓子眼了,整个人都警惕了起来。

    这个小混蛋又有什么诡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