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血债必须用血来偿!-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48章 血债必须用血来偿!

    第248章血债必须用血来偿!

    “李旅长,我哥哥还活着对吗?”小林次郎很聪明,从李雲龍的那句“你就是小林次郎”的问话中就猜到了哥哥小林一郎还活着。

    李雲龍眼中一道精光一闪而逝,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但心里却有点乐了,看来小林一郎没有撒谎,这个小林次郎的智商确实很高,也只有高智商的人才能成为一个领域内的专家。

    “我能见他一面吗?”小林次郎用略带哀求的眼神看着李雲龍,弱弱的问道。

    “可以,走吧!”从小林次郎清澈的眼神中李雲龍可以看出,他见小林一郎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亲情,绝对没有包含其他的什么阴谋,李雲龍一向很相信自己的判断。

    “多谢李旅长!”小林次郎急忙朝鞠了一躬,感激的道,他真没想到李雲龍会这么爽快的答应他见哥哥。

    原本他以为要见哥哥肯定会很困难,毕竟他很清楚自己的哥哥是个侵略者,自己虽然没有直接参加战争,但跟随小鬼子登上了华夏的土地,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属于侵略者。

    李雲龍似乎看透了小林次郎的心思,冷冷的道:“如果你是真心加入国际组织,如果你觉得自己可以昂首廷凶的在我们华夏rén miàn前大声说出自己不是侵略者,且在说这句话时你不觉得脸红的话,你就不是侵略者。”

    “不,李旅长,我没资格说这句话,我很清楚,虽然我没有直接参加战争,但我在太原兵工厂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把九七式150迫击炮给改装了一下,使他的射程从原来的3850米提高到了4500米,重量也由原来的342减轻到了320,炮火的威力也稍稍有所提升。”

    小林次郎满脸歉疚的道:“我的行为等于是间接的支持了侵略者,所以我其实也应该是侵略者,是应该低着头跪在你们华夏rén miàn前认错和赎罪的战犯”

    “很好,你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很欣慰,但同样的,我希望你能知错就改,我们中华民族历来是个凶怀博大的民族,我们有句古话叫: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李雲龍犀利的眼神盯在小林次郎的脸上,沉声道:“跪在地上认错根本不能算是赎罪,你如果真的想认错,想赎罪,那么你就该跟我们华夏人同心同德,将那些毫无人性的军国主义份子消灭干净,还华夏,也还你们小鬼子民一个hé píng的世界。”

    “噗通”一声,小林次郎双膝落地,跪在了李雲龍的面前,双目虔诚的看着李雲龍,羞愧的道。

    “是,李旅长的话如当头棒喝,次郎知道该怎么做了,还请李旅长给次郎一个赎罪的机会,次郎没有上过战场,不会打仗,但次郎愿意用一生来帮助华夏人民发展军工事业,以赎次郎和哥哥对华夏人民犯下的罪行!”

    “你起来吧,只要你能真心赎罪,我们宽容的华夏人民会原谅你,下跪的事就留给那些死不悔改的小鬼子吧!”蓝胭脂在一旁说道。

    “不,那些双手染满了我华夏人献血的军国主义份子就算是下跪认罪都没用,老子会让他们一个个的在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

    李雲龍浑身杀气冲天而起,如发誓般冷冽的厉声吼道:“血债必须用血来偿!”

    此刻的李雲龍在蓝胭脂,小林次郎等人的眼中犹如一尊下凡的杀神一般令他们感到一阵心悸。

    野战医院小林一郎的病房内,已经奄奄一息了的小林一郎一看见弟弟小林次郎出现,立即像打了鸡血一样变的精神奕奕,原本已经涣散了的双眼更是频频的对李雲龍投去感激的目光。

    病床上的小林一郎像小时候一样的把手搭在小林次郎的头上轻轻的抚摸着,慈爱中带着一丝责怪之意。

    小林次郎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哥哥的模样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很清楚,哥哥是罪有应得。

    从五六年前哥哥踏上华夏的土地开始至今,凭着战功从一个少佐升到了现在的少将,哥哥这只正在抚摸自己脑袋的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华夏人的鲜血,现在,他必须用他自己的生命来偿还他自己欠下的累累血债。

    “次郎,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半响后,小林一郎问道。

    “今天早上我发现监视我的那两个特高课的人突然撤走了,所以就猜测可能出了什么事,本想去找你问问,可却到处找遍了也没找到你,后来才听说你失踪了,于是我就跑去找吉纲中二那个混蛋,最后他告诉了我事情的经过,于是我就推测你可能已经被李旅长俘虏了,因为我想不出在这一带除了李旅长还有那支部队能有这个本事。”

    小林次郎说着用崇敬的目光看了李雲龍一眼,接着道:“哥哥,你可能还不知道,筱冢义男已经快被李旅长给逼疯了,他竟然下达了一个疯狂的命令,要求吉纲中二的特高课务必在明天上午之前查清李旅长和独立旅的具体情报,否则就要让特高课的所有人全部剖腹自尽!”

    “次郎,你不要再去管这些事情了,我也不愿意再听到这些事了,在你来到这里之前,我已经彻底的明白了,我们从小受到的所谓的报效,所谓的大东亚圣战其实都是骗人的,那不过是那些军国主义份子野心家们想出来自欺欺人的谎言而已。”

    小林一郎黯然的道:“其实,他们的所谓圣战跟本就是错误的,华夏地大物博,虽然近几十年来一直处于内战儿国力衰弱,但大象始终都是一头大象,绝对不是我们小鬼子这条小蛇能够吞得下去的,迟早有一天,当这头大象被像李旅长这样的华夏军人唤醒后,我们就会被大象的巨腿踩成齑粉。”

    “如果那些疯狂的家伙再不清醒,我想不出十年,小鬼子这个名字很有可能会在世界地图上被抹去!”说到最后,小林一郎的声音已经变得很微弱了。

    “哥哥,你放心吧,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会再回去了,就在刚才,李旅长已经答应给我为我们两兄弟赎罪的机会了,你也可以安心了!”小林次郎的声音有些颤抖。

    “好,好,那我就放心了,次郎,你一定要记住,好好的替哥哥,赎罪”

    艰难的说完最后一个字,小林一郎的手无力的从弟弟头顶滑落了下来。

    小林次郎没有失声痛哭,只是轻轻的道:“哥哥,你安心的去下面找大嫂吧,我会替你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