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嚣张-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50章嚣张

    第250章嚣张

    装完这么多大洋后,李雲龍又跟着阎老西的副官往回走,他这是要去谢谢大方仁义的闫长官。

    虽然闫长官可能并不想听到李雲龍说谢谢,甚至还很可能会因为这两个字而再喷一口老血,但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五好青年,李雲龍绝对是个懂礼貌的人,妈妈从小就教育我们拿了别人的一颗糖都要说谢谢。

    果然不出所料,闫长官在见到李雲龍笑眯眯的出现时他的脸色变得阴郁,在听到李雲龍“真诚”的说着感谢时,他双手用力的抓紧了太师椅两侧的扶手,使劲的压住凶口将要喷薄而出的怒火,嘴上和善的说着不用客气。

    在李雲龍的“千恩万谢”之下,闫长官再次让副官拿着他的手令带李雲龍去一个隐秘的仓库提取那批制造wǔ qì装备的材料。

    “混蛋,瞎了你的狗眼了,我是山田佐夫,闫长官的老同学,有重要的事情要见闫长官,你竟敢不让我进?”

    就在李雲龍和阎老西的副官走到大门口时,只听外面传来了一阵嚣张的声音。

    李雲龍一听到山田佐夫这个名字马上想起了小林一郎说过的一段话:山田佐夫,对,就是山田佐夫,他是阎老西在小鬼子的同学,这次我们跟阎老西的交易就是他从中牵的线,而且他还是小鬼子第五大财阀山田财阀的掌门人,他很有钱,上次他跟我说他私人在美国花旗银行就有三百万美金的存款,你只要能抓住他

    李雲龍的嘴角泛起了个玩味的笑意,脚下步伐忍不住加快,“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而阎老西的副官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那表情则完全不一样了,他的脸一下就黑成了包黑炭,心里更是大骂:“山田这个混蛋,不是今天早上已经通知你这两天不要来长官部吗?你他娘的这不是让长官为难吗?”

    一边骂着,一边悄悄的朝李雲龍瞄了一眼,一见到李雲龍嘴角挂起的那个笑意,副官顿时心里一咯噔,今天可能要出事了。

    没有急着跟上李雲龍的脚步,副官急忙拉过一个在旁边站岗的士兵,让他快点进去向长官报告,然后才着急的朝门口跑去。

    李雲龍早已发现了那各副官的小动作,但他懒得去管他,脚下反而更快,只用了几秒的时间就冲到了大门口。

    只见大门口有一个矮矮胖胖,穿着一身西装的男子正用手里的文明棍指着门口哨兵班长的鼻子在大骂不止。

    不用说话,从他嘴上的那一撮仁丹胡就能知道这丫的就是个老鬼子。

    “快滚开,再不滚开”

    山田佐夫是真急了,就在不久前,他刚刚接到筱冢义男的diàn huà,让他马上来找阎老西搞清楚李雲龍今天到吉县的目的是什么,什么时候回杨村。

    而且他之所以故意在门口这么嚣张其实也是筱冢义男的意思,目的就是引起李雲龍的注意,从另一种侧面坐实阎老西的hàn jiān罪名,你阎老西不是怕李雲龍知道自己跟山田佐夫之间的关系吗?那好啊,我就偏偏要让李雲龍知道。

    也可以说,这是筱冢义男的一石二鸟之计,一来可以侧面绑架阎老西,让李雲龍与阎老西之间的关系更加恶化。

    二来也是从侧面对阎老西的一个警告,你要是不听话,当心我们把你跟我们合作的事情曝光出去!

    然而筱冢义男和山田佐夫两个千算万算却忘记了算李雲龍这个从来不按常规出牌的人,他们想拿李雲龍当枪使,可你也要看人家李雲龍会不会配合才行呀!

    你不经过老子的同意就想拿老子当枪使,李雲龍表示很生气!

    李雲龍很生气,后果一定很严重!

    “再不滚开老子就怼死你!”

    一句阴冷到像是从九幽地狱里传来一样的声音突然出现并打断了山田佐夫的话。

    “啪”

    不等门口的山田佐夫以及那些哨兵们找到发出这个声音的主人,突然觉得一阵风挂过,随后才看见一个黑影一闪就到了山田佐夫的面前,紧接着又是一个清脆的耳光声传出。

    儿山田佐夫更是完全懵了,确切的说,他是因为李雲龍的这一个大耳刮子扇得太用力了,以至于他现在两眼都闪着小星星,根本看不清眼前是什么情况。

    “他娘的,竟然敢跑到我第二战区长官部门口来放肆,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污蔑我第二战区的司令长官,你们这些小鬼子忒卑鄙无耻了,我们堂堂的闫长官就算以前有你这样的小鬼子狗同学,也他娘的早跟你断绝了关系,闫长官乃是堂堂正正的爱国将军,你们以为就凭你们这么点小把戏就能给我们闫长官的脸上抹黑吗?”

    李雲龍中气十足的吼道,声音很大,大到方圆几百米内全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刚在听汇报的阎老西自然也将他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呼”

    阎老西也是个聪明人,一听到山田佐夫来门口大闹的事他立马想到了小鬼子的奸计,同样,他也马上明白了李雲龍这番义正词严的话是什么意思。

    李雲龍的意思很明显,一是为了顾全大局,维护第二战区的面子,表明华夏军人的抗战决心,绝对不会跟你们小鬼子同流合污。

    二是反绑架,你们小鬼子想绑架阎老西亲日,好啊,老子就先砍断阎老西的退路,同时也是在警告他阎老西,赶紧跟小鬼子断绝联系。

    阎老西心里顿时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酸甜苦辣咸一起涌上心头,这李雲龍太他娘的机智了,这么一来就把个阎老西扔到虎背上下不来了。

    你让他现在跟小鬼子断绝关系?跟小鬼子的谈判才进行到一半,好处还没捞着,那他这次的大出血后形成的心里创伤怎么弥补?

    阎老西在心里无奈的绯腹:李雲龍,你他娘的能稍稍傻那么一点吗?你就装作没看见,没听见,你在心里使劲的恨我也没关系啊,为啥你非要在这个时候横插一脚呢?或者是你等老子拿到小鬼子的好处以后你再来插手也行啊!

    “好,说的好,说的太好了!”

    阎老西很不爽,但别人却听着觉得很爽,这不,李雲龍的话音一落,另一个中气十足,爽朗的声音突然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