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不要拒绝我好吗?-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55章不要拒绝我好吗?

    第255章不要拒绝我好吗?

    “呃不,不是他”阎老西顿时语塞,他哪里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自己跟小鬼子的使者见面呀,这可是目前这个时候的大忌。

    “我就说嘛,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小鬼子派来的使者嘛,再说了,闫长官这么征智的抗日先驱怎么可能背着军委会跟小鬼子使者见面嘛!”

    一句征智的抗日先驱加一顶背着军委会跟小鬼子使者见面的大帽子,阎老西彻底歇菜了。

    尽管他在心里用所有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词大骂李雲龍,但脸上却不得不配合的露出一副大义凌然的模样。

    闫长官真可怜!

    这是所有在场的人心里的想法。

    “阎老西,你敢不承认我”山田佐夫见状大惊,他很清楚李雲龍是个什么人,要是落在他的手里,那自己绝对不可能活着,不,肯定会死的很难看!

    然而不等他把话说完,李雲龍啪的一拳砸在他的后脑勺上,直接把他的话给打断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道:“娘的,你这小鬼子,都死到临头了还想拉我们长官垫背,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的话吗!”

    说着还不忘朝阎老西挤了挤眉头,努了努嘴,露出个灿烂的笑容!

    阎老西只觉得一股逆血直冲喉头,急忙将嘴闭上,要是这时候喷血,那可就糗大了。

    李雲龍之所以不直接一次性搞垮阎老西,那是因为现在阎老西还不能倒,一来现在他有把柄在自己手里,再加上他可是个土财主,要想找到同时符合这两个条件的人可是非常难得。

    有了这两个条件,自己以后还怕没钱吗?

    还有一个原因,毕竟阎老西在山西经营多年,如今第二战区的部队起码有一半都是他的老部下,如果他倒了,那些个部队就会失去统一的指挥,山西将会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搞不好那些个集团军司令还会趁机拥兵自重,到时候适得其反。

    反正等以后自己的实力强大了,区区一个阎老西还不是手到擒来?就先让他留着发挥余热吧!

    “不,你不能杀我,我不能死,我”

    山田佐夫一听李雲龍的话顿时急了,身为堂堂山田财阀的当代掌门人,他还没享受够呢,这个时候怎么能死呢?人死灯灭,眼闭了,啥都没了!

    “阎老西,你别走,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可是帮了你很多忙的,而且而且我要是死了,筱冢义男司令官不,不止筱冢义男,还有整个大帝国都不会放过你,你将成为我们大帝国最大的敌人,你”

    李雲龍这次故意没有提前打断山田的话,为的就是想看看阎老西的反应,不过还好,阎老西这次居然连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就直接走了。

    “看来阎老西并不是跟汪精卫一样一心卖国求荣的人,他之所以跟小鬼子合作只有两个原因,一是趁机想占便宜,二是想借小鬼子的手清除异己,对付八路军,好继续独霸山西。”

    但是,在这国难当头之际,还整天想着自己,为了自己的私利不顾国家民族的利益,这样的人,依然会被国人所唾弃,依然该接受他应有的惩罚!

    “和尚,你他娘的傻站着干啥,把这小鬼子给老子带上车!”

    “是!”和尚回过神来,单手像抓小鸡一样的把山田佐夫抓起就往几十米外的qì chē跑去。

    “我的个天哪,这个人的力气好大呀,他竟然一只手就能抓起一个一百多斤的人,还跑的那么快!”斯嘉丽的小嘴再次夸张的张大了,不可思议的惊叫道。

    “斯嘉丽xiǎo jiě,你的眼神有点问题了,你该去修修你的眼睛了,和尚手里抓着的明明不是人”李雲龍笑眯眯的纠正道。

    “呃srr,srr,密斯李,我不小心看错了,咯咯咯”斯嘉丽顿时被李雲龍这句幽默的话给逗的掩嘴大笑不止。

    “密斯李,求求你了,你不要拒绝我好吗,你看我很可怜的,我只是想去你那里见识一下真正的华夏军人的样子而已,我真的不是人的间谍,我”笑了一会,斯嘉丽急忙又旧事重提,还摆出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斯嘉丽xiǎo jiě,我不是怀疑你给某些人刺探情报,我之所以拒绝你去我们军营有两个原因。”

    李雲龍现在的态度好了很多,一来是因为斯嘉丽的态度已经完全变了,人家一女孩子都已经委曲求全了,你说你这大老爷们的再做作那就太没风度了。

    一听到李雲龍竟然愿意跟自己解释,尽管李雲龍还是在拒绝,但斯嘉丽依然大喜,至少说明李雲龍已经不再那么的讨厌自己了,急忙追问道:“什么原因?”

    “第一,我们独立旅全都是一群粗手粗脚的老爷们,不懂得伺候人,也不会伺候别人,你这么个娇滴滴的大xiǎo jiě去我们那里”

    “不,不,密斯李,你误会了,你太看不起我了,我可从来没想过要别人伺候我,我的父亲从小就让我培养自己的独立生活能力,不信你问楚参谋长,我自从来到这里以后我什么事情都是自己做的,从来不会让别人帮忙,真的,你相信我。”

    斯嘉丽一听到李雲龍的第一个理由,急忙嚷嚷着解释起来,似乎怕李雲龍不信,说完还朝楚溪春投去了一个求助的眼神。

    “老弟,这一点我可以帮斯嘉丽xiǎo jiě证明,她确实是个很自立的好姑娘,生活上完全不需要别人的帮忙。”楚溪春笑眯眯的实话实说道,看到李雲龍的态度转变,他也很高兴,只要这俩货不要像刚才那样剑拔弩张的就够了。

    李雲龍淡淡一笑道:“好,我相信你们,不过第二个原因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脸色一肃,认真的道:“我们的部队经常跟小鬼子打仗,而且小鬼子也对我们虎视眈眈,把我们旅当成了他们的眼中钉,随时都有可能会派兵来围剿我们,所以,我们那里很危险,我们根本无法保证你的生命安全,以你的身份,万一出点什么事,我不好跟上面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