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你他娘的算哪根葱-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61章 你他娘的算哪根葱

    第261章你他娘的算哪根葱

    “滚!”

    李雲龍毫不留情的对冯耀吼了一句,冯耀无奈,只得面露担忧的转身走了,不过他的脚步很快,显然是想快点把斯嘉丽安排好,尽快赶回来。

    “老李,有事叫我!”周卫国只说了一句随即转身跟着冯耀走了,一句,就一句就足够了,心意不说自明。

    “密斯李,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会站在你身边”斯嘉丽有点懵懂,但她不傻,看得出来李雲龍肯定遇到什么难事了,也向李雲龍表达了自己的心意。

    不过她的话没说完,却见李雲龍已经微微点了点头就转身朝院子里大步的走了,叹息一声,转身跟在周卫国身后走了。

    “谢富治,你过份了!”李雲龍还没走到门口,突然听到老总冷冷的声音传来。

    “老总,这怎么能是我过份呢,这是明明是他们独立团过份,你没听到赵岗刚才的话吗?说什么他们有自主支配缴获物资的权利,缴获物资要不要送给我们得由他们说了算”被称作谢富治的人似乎一点都不给老总的面子,强自辩解道。

    不过他的话没说完,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老子的缴获不由老子说了算难道由你谢富治说了算了吗?”

    话落,门帘一掀,门口出现了面色铁青的李雲龍。

    “老李?”

    “李雲龍?”赵岗孔捷与总部首长等人都面色不同程度的变了变,李雲龍一回来,情况恐怕就会变得更复杂。

    果然!

    “李雲龍,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别忘了,这里是八路军129师386旅独立团,不是你李雲龍的一言堂,也不是土匪山寨!”一个瘦不拉几,脸上没有三两肉,长相要多猥琐有多猥琐的人言辞激烈的朝李雲龍道。

    这个人叫谢富治,原385旅政委,刚刚调任到386旅当政委,但李雲龍知道的却不止这些,这丫的可是六七十年代16个造反派头子中的一个。

    这样的货色,就算他不跳出来,李雲龍也迟早得找他,更何况他现在主动跳出来了,那就必须尽早将危害扼杀在萌芽状态,这是李雲龍一贯的作风,他可不会等这些货去害人以后再惩戒他们,有个卵用?被害的人能复活吗?

    “谢富治,你走错地方了,这里已经不是独立团了,是独立旅,你他娘的是眼瞎还是心瞎,还是觉得从772团的政委升格了就想到老子面前来装装逼了!”

    对于这种人,李雲龍毫不留情,恶狠狠的瞪着谢富治连吼带骂:“想装逼也不找个好地方,独立旅是你装逼的地方吗?我李雲龍也是你这种货色惹得起的吗?老子现在是旅长,你他娘的就算是386旅的政委,那也只能跟老子平级,跑老子面前装大头蒜,你他娘的还不够资格。”

    “李雲龍,你”

    谢富治一时语塞,指着李雲龍气的发抖,之前在385旅的时候就听说李雲龍使诡计把师长和陈旅长都给套住了,战斗缴获居然都不上缴了,当时他心里就很不爽,现在调到386旅来当政委了,原本想着凭借自己的身份,想来李雲龍这里搞点好处回去,谁知道先是赵岗死活不同意,现在李雲龍更过分,直接都指着他这个政委开骂了。

    “你什么你,你他娘的算哪根葱,不就是个旅级的政委吗?我们老赵一样是旅级的政委,跟你一样是平级,你他娘的凭什么到老赵面前吆五喝六?”

    李雲龍的手指都已经直到谢富治的鼻尖上了,看他那脸红脖子粗的样子,似乎就差一大耳刮子扇过去了。

    “好了,李雲龍,坐下慢慢说,当老子是透明的呀!”老总淡淡的说了一句。

    一开始他一直就这么看着,让李雲龍把谢富治骂了个够,现在军中确实有一帮家伙欠收拾,让李雲龍这个愣种好好的帮着收拾一下也好,免得这些混蛋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

    “老总,这事儿你还真别想当和事佬,今天这事儿你也跑不了干系!”李雲龍明白老总的意思,但他不能就这么算了。

    “哟嘿,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长进了,连老子都敢批评了!”

    老总也明白李雲龍的意思,故意板着脸装作不高兴的样子,不过那口气却一点都不生气,倒像是在配合李雲龍一样。

    “咱们八路军官兵平等,就算你老总犯了错,我一样要批评!”

    李雲龍说着一指谢富治,朝老总道:“你身为总部首长,却任凭这个谢富治在我独立旅的指挥部嚣张跋扈,倚老卖老的欺辱我独立旅的赵岗政委而毫不阻止,难道我独立旅就是后娘养的,活该被欺负吗?还是说八路军总部亦或者是组织不愿意承认我们独立旅的编制?那好,我马上给国民政府相关部门发电报,让他们取消我独立旅的编制!”

    李雲龍说着故意气呼呼的对赵岗喝道:“老赵,马上起草电文,让老将撤销我们的编制,既然人家觉得多一个编制不好,老子还不稀罕!”

    “呃”赵岗转头朝老总看了一眼,装作不知所措的样子。

    “赵岗,你他娘的简直就是个软蛋,活该被欺负,他娘的叫你起草个电文你看个屁啊看!”李雲龍呲着牙对赵岗大骂道。

    “好了好了,李雲龍,你小子他娘的别嚷嚷了,你说的对,今天这事儿确实是我们不对,下不为例,你小子就原谅我们一次,我们他娘的也是没办法,都让个穷字给逼的。”老总心领神会的道。

    “李雲龍,老总说的没错,我们也确实是没办法了才来找你的,最近由于日寇的步步紧逼,我们八路军各部都损失很大,wǔ qì弹药的缺口很大,我们后勤部的仓库都全空了,你们独立旅有这么多wǔ qì装备,当然得拿出来均给其他部队,这也是我们八路军的纪律嘛。”老总身边的另一个年轻人开口道。

    “你他娘的又是谁呀,老子怎么从来没在后勤部见过你,張莞合那老小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