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给骄兵们泼冷水-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67章 给骄兵们泼冷水

    第267章给骄兵们泼冷水

    李雲龍犀利的眼神从面前两百多名战士的脸上一一扫过,见大家的神色都微微有些凝重起来,满意的点了点头,但这还不够,这点冷水还不足以让这些战士心里的那点骄傲冷静下来。

    冷水必须继续泼。

    “兄弟们,现在老子要告诉你们,特战队并不是你们想象中的天堂,没错,老子曾经说过,特战队的伙食标准和待遇,wǔ qì装备的配备也都会比普通部队好很多,但是”

    李雲龍的脸色变得更冷,“但是,老子也说过,特战队的训练强度将是普通部队的十倍乃至于几十倍以上,甚至可以这么说,特战队的训练已经不能称之为训练了,那叫什么?”

    李雲龍顿了一下,冷冽的目光再次扫过众人的脸颊,接着大声吼道:“那叫折磨!”

    “没错,你们没有听错,那就是折磨!”

    李雲龍的脸色依然紧绷,声音依然冰冷得不带一丝感情。

    “为什么叫折磨,老子先随便给你们举几个训练的例子,从明天起,你们每天早上5点起床,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二十公斤负重十公里越野训练,明白什么意思吗?就是你们背上40斤的wǔ qì装备跑二十里,而且是山路,因为我们华夏别的不多,就是山多,而你们今后的作战地域也基本上都是山区为主,就算是平原城市作战,我们也得从山区行军,所以在山地负重行军的训练非常重要。”

    “这是最基本的第一项体能训练,其余的还有很多,比如俯卧撑每200个一组,一人每天必须完成五组,再比如单双杠,仰卧起坐,单腿深蹲起立等等,你们现在还不清楚具体的训练方式,或许你们心里还没有概念,但从明天你们就会慢慢的知道并了解老子今天说的折磨是怎么一回事了。”

    “所以老子现在也不多说具体的训练科目了,但训练的总纲还是要先告诉你们。”

    李雲龍接着翻开雷战的记忆,大声道:“我们特战队的训练总体可分为以下几点:一、体能训练二、格斗训练三、射击训练。”

    “以上三项是基本功,其余还有各种战斗技能训练,比如熟悉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各种枪械,火炮等装备,还要学会夜战,巷战,搜捕,逃生等技能还有机动技能训练,比如骑马,摩托车,qì chē,坦克,甚至以后你们还要学会开飞机,开战舰等技能,当然,还不止要学会开车,还得学会修车等等。”

    李雲龍微微一顿,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其余的还有渗透技能,比如排地雷,过雷区,摸哨,躲避暗哨等等再有就是侦察谍报技能训练,这里又包含潜伏观察,qiè tīng,审讯,照相等多种获取情报的手段,还有就是要学会使用电台收发报等等。”

    “我们以后要学的技能很多,在这里我就不一一阐述了,总之一句话,你们不要以为自己现在能进特战队的选拔就很了不起了,真要说起来,你们他娘的现在其实就是一只菜鸟,一个新兵蛋子!”

    “旅长,我都当兵三年了!”

    “你三年算个屁啊,老子都当兵五年了,长城抗战那会就在喜峰口跟鬼子大干了一场。”

    “切,你们那算个屁啊,老子中原大战的时候就当兵了!”

    李雲龍的一句新兵蛋子一出口,面前的那些战士们顿时不愿意了,一个个纷纷嚷嚷起来。

    “说你们是菜鸟,是新兵蛋子都不服是吧?”

    李雲龍不屑的目光扫过战士们的脸上,用完全鄙视的口气淡淡的道:“不服的可以出来试试,就老子刚才说的这些科目,哪个自认自己是个中高手,可以随便出来找老子比试比试,只要你们任何一个人,能在任何一个领域超过老子,那老子就收回这句话!”

    “怎么样,有没有那只菜鸟敢出来试试!”李雲龍的口气实在是太伤人了,战士们都表示不服,但是原独立团的那些人都知道李雲龍的本事,虽然不服,却也不敢出来找虐。

    “旅长,俺不服,俺要跟你比力气!”

    当然,无知者无畏,这不,一个后加入的壮汉站了出来,这家伙身高足有一米九五以上,比和尚还高半个头,一身的腱子肉,大冷天的只穿着件单衣似乎还一点都不觉得冷,显见身体素质绝对是刚刚的。

    “还有我,我也不服,我要跟旅长比枪法!”这战士年约三十左右,一看就是个老兵,手里拿着一杆崭新的三八大盖,犀利的目光中带着强大的自信。

    “我,我要跟旅长比攀爬技术!”一个长得瘦瘦小小的年轻战士也跟着走出来。

    “哈哈哈哈,好,还有没有?”李雲龍仰天一阵大笑,毫不在意的继续用不屑的口吻问了一句。

    “”战士们都不说话了。

    “没有了是吧,一群怂包!”李雲龍冷冷的嘲讽了一句,这个时候就要先把这些家伙的气焰给打下去。

    看也不看其余人一眼,李雲龍盯着面前的三人点了点头道:“你们三个很不错,比他们这帮怂包好多了,至少你们用勇气站出来。”

    “都先报一下名字吧!”

    “俺叫铁牛,是跟着江营长从阳谷关来的,以前当过**也当过伪军。”那个大个儿首先憨厚的开口道。

    “我叫王磊,十八岁参军在东北军干了十年。”那个扛着枪要跟李雲龍比枪法的人自我介绍道。

    “我叫候六,人家都叫我猴子,以前是160旅的兵。”瘦小个儿道。

    “好,铁牛,那就你先来,你想怎么跟老子比力气?”李雲龍带着笑意对铁牛道。

    “旅长,还是别比了,你的力气肯定比不过俺,俺以前在老家能一只手抱着一头牛跑一里地,后来当兵的时候俺们连长都让俺一个人扛马克沁重机枪还要带着一xiāng zǐ弹,嘿嘿!”铁牛憨憨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嗯,看来你的力气确实很大,不过你记住,永远不要小看你的对手,没比过你咋知道你一定赢呢?”

    李雲龍淡淡一笑,右脚随意的在地上划了一条线,抬手对铁牛道:“那咱们就比个简单的,你到我对面来,咱俩一人一只手相互拉对方,就以这条线为界,只要把对方拉过界了就算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