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牛皮吹得太玄了!-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269章 牛皮吹得太玄了!

    第269章牛皮吹得太玄了!

    斯嘉丽的这句话一出,能听得懂yīng yǔ的冯耀,赵岗,河田一夫三人的脸色都变得古怪起来,蓝胭脂的小脸儿也马上变得阴沉,眼神中似乎多了一点点小火苗。

    李雲龍却完全没有理会疯疯癫癫的斯嘉丽,笑眯眯的朝趴在地上的铁牛走了过去,走到铁牛身边时右手一伸,把铁牛如小山般的身体一把拽了起来。

    “铁牛,你小子还不错,比老子想象中的要强!”

    “真的吗旅长?”

    铁牛一听到李雲龍这话眼神顿时亮了,激动的问道。

    要是在一分钟前,李雲龍说这句话,铁牛可能不会有什么感觉,但现在听了李雲龍的话,他却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样。

    这个厉害的旅长,居然觉得我比想像中强一些,这是在夸我吗?天哪,旅长居然在夸我,看来我日后训练一定要更加努力,打仗要更加勇猛,要好好的为旅长争光。

    李雲龍点了点头道:“我决定了,从现在起,你已经成为正式的特战队员了,一个月后不用参加考核了,我会给你配一挺重机枪和一个专门负责帮你压子弹的副射手和观察手,把你培养成我们特战队最强大的火力支援手。”

    “是,铁牛保证不会让旅长失望!”铁牛激动的一个立正站好。

    李雲龍朝铁牛点了点头,转过身看到众人那种带着震撼,崇拜的复杂眼神,心里也忍不住小小的得意了一把,人嘛,谁没有点虚荣心,李雲龍不是圣人,他只是个二十一世纪的学渣而已,他当然也有虚荣心。

    不过他毕竟是拥有着逆天系统的人,此间还融合了老李的灵魂和雷战的记忆,他的灵魂强度当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所以很快就从虚荣中摆脱出来,对着还处在震惊中的王磊和候六道:“你们俩谁先来?”

    哇靠!

    所有人在这一刻全都清醒过来了,除了两个当事人以外,其他人当然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最主要还是想看看他们的chuán qí旅长到底都有些什么本事,毕竟在他们的心里,旅长已经被神格化了。

    而王磊与候六两人则是眼神煜煜生辉,他们都对自己的特长很有自信,同时也不信李雲龍会是个全能的人,就算你力气再大,难道你的枪法就一定好吗?没人规定力气大的人枪法一定好,攀爬速度就一定快吧!

    “我先来!”

    自称枪法厉害的王磊站了出来,他盯着李雲龍,道“旅长,我从十八岁开始进入东北军第七旅的时候就被我师父看中,他是东北军最好的神枪手,当时说我很有神枪手的潜质,所以一直培养我,我的强项是狙击打靶、移动靶射,长枪短枪都行,你看咱们比哪一样?”

    王磊显然也是个光明正大的人,他一上来就先自报家门,为的就是让李雲龍先了解他自己的实力,免得李雲龍到时候吃亏。

    “等等,王磊,你师父是不是马玉马团长?”不等李雲龍开口,一旁的潘育骆突然惊叫道。

    “是啊,潘营长您认识我师父吗?”王磊肯定的道。

    “我去,在东北军中,谁不知道神枪手马玉马团长,那可是威震东北的大英雄,那一shǒu qiāng法简直出神入化,据说当年在大帅与小鬼子打赌时他一个rén miàn对五个关东军神枪手,最后那五个鬼子全死在了他的枪下,而他却毫发无伤的回来了。”

    潘育骆双目中闪着一丝崇敬和可惜的接着道:“只可惜我进入东北军比较晚,那时候马团长正好被小鬼子害死了,无缘与英雄相见,不过今天能见到他的亲传弟子也是一件大喜事啊。”

    潘育骆说着朝李雲龍看了一眼,又转头对王磊道:“王兄弟啊,不知道你得到了马团长几成真传呐?”

    王磊明白,潘育骆这是想帮旅长探探自己的底,不过他也不想隐瞒,说实话,他现在也后悔自己一时冲动站出来要跟旅长比试枪法了,旅长这么好的一个人,让他败在自己手下实在是有点太那啥了。

    可是作为一个高傲的狙击手和直爽的东北汉子,让他在比试中放水让旅长赢,他做不到,他认为那样做是对旅长的不尊重和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然而,令他和所有人想不到的是,李雲龍不等王磊说话,马上淡淡一笑道:“王磊啊,你说的那几样都是靶子,是死物,没意思,咱们打活物吧!”

    “活物?”

    王磊先是一愣,不过随即自信满满的道:“好,不管打什么,旅长您定,我都无所谓。”

    李雲龍微笑着点了点头,转头对周卫国道:“卫国,把你的那两把shǒu qiāng给我。”

    周卫国心里一惊,他确实有两把枪,不过其中一把勃朗宁shǒu qiāng一直被他贴身藏在身上,除了几个老兄弟以外,他从未跟别人提起过,老李是怎么知道的?

    疑惑归疑惑,但他没有问,拔出腰上的一把盒子炮,再从怀里摸出那把勃朗宁1911shǒu qiāng一起递给了李雲龍。

    李雲龍接过两把枪左右看了看,先检查了一下准星,再看了看弹夹,都是满的。

    “卫国这两百枪矫得不错,很专业!”李雲龍随口夸了周卫国一句,随即拿着枪指了指训练场旁边的一颗大树对王磊道:“那树上有麻雀,咱们就打麻雀,不过光打麻雀没意思,咱们得打出点花样来。”

    所有人都疑惑的看着李雲龍,不明白他的花样是啥意思。

    李雲龍没让大家等太久,继续道“咱们一人三枪,必须打中三只麻雀,但打的部位不能相同,一只暴头,一只打左翅膀,一只打右翅膀,你看怎么样?”

    “什么?!”现场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都把眼睛瞪得跟一群蛮牛似的。

    “李大头,你他娘的这牛吹的太玄乎了吧?这种花样谁能完成?”孔捷楞了片刻后大声嚷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