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老子收拾的就是你-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312章 老子收拾的就是你

    第312章老子收拾的就是你

    有了寸性奇的陪同,再加上李雲龍一身的**少将服,一路上所有**的关卡都轻而易举的通过,半天的时间他们就到达了恒曲。

    不过很不巧,李雲龍他们打到第二战区前敌指挥部的时候,卫立煌这个前敌总指挥正好下部队视察了,负责接待他们的是指挥部的机要mì shū常青松是个年约三十来岁的中校,带着副眼镜儿,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不过对待李雲龍等人的态度却是极不友善。

    李雲龍就不说了,是八路军的人,到了**这边不受欢迎还说的过去,可寸性奇不一样呀,人家怎么说也是堂堂**正牌的少将师长,可这常青松似乎根本看不起他一样,完全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面对两个少将,他居然连杯水都不倒,一双眼珠子只在同行的斯嘉丽的身上打转,不知道是在好奇这个洋妞的身份还是有别的什么心思。

    李雲龍又且是受得了这种气的人?当场就怒火上涌。

    “站住!”

    常青松引几人来到会客室后正准备出门,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了一个阴冷的声音,不由的转头看了过去。

    “你还有事?”一见李雲龍沉着脸站了起来,常青松撇了撇嘴,不屑的说了一句。

    “给老子滚过来!”李雲龍阴沉着脸喝道。

    “什么?你说什么?”常青松的脸色顿时变了,抬手朝李雲龍一指,怒骂道:“你一个土八路,要不是看在寸”

    “啪!”

    常青松的怒骂才骂了一半,猛见眼前人影一闪,一只大手在半空中扬起,在他还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左脸上已经挨了一个大耳刮子了,那原本带在鼻梁上的圆圈眼镜儿也跟着飞出老远。

    “你你个土八路她吗的敢打我?你”脸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痛感让常青松很快就明白自己被眼前的土八路打了,顿时火冒三丈,一手捂脸,一手指着李雲龍就要破口大骂。

    “啪!”

    李雲龍的手一扬,又是一个大耳刮子扇了过去。

    “他娘的,老子打的就是你这个不懂尊卑,整天只知道制造摩擦破坏抗日统一战线的王八蛋!”

    李雲龍厉声吼道:“老子就打你了又怎么着?不服就叫你家主子戴笠来!”

    “呃你,你怎么敢”常青松显然想不到李雲龍能看出他是军统的人,而且还敢对戴老板这么的不屑一顾,本待大骂,可是一想到李雲龍一上来就给自己扣上了不懂尊卑,主动制造摩擦破坏统一战线的大帽子,顿时明白这个李雲龍果然不好惹,底下到了嘴边的话急忙咽了回去。

    其实也不是李雲龍看出他是军统的人,而是在来的路上李雲龍就向寸性奇了解过前敌指挥部的具体情况了。

    “他娘的还敢跟老子磨叽,信不信老子今天就抽死你,别以为人家怕你们军统老子也会怕你们,老子收拾的就是你们,一天到晚不好好的去打鬼子,尽琢磨着怎么拍马屁,怎么整自己人。”

    李雲龍声色俱厉的喝骂道:“你他娘的就是个欠打的货,老子和寸师长都是堂堂**少将,你一个小小的中校也敢在我们面前嚣张,你丫不是欠揍是什么?”

    “好,好,李雲龍,你给我记着,你竟然敢这么看不起我们军统局,你”

    “啪!”

    常青松面对李雲龍的话无言以对,本想说句场面挽回点面子,谁知道李雲龍完全不按牌理出牌,他这边话没说完,那边李雲龍的大耳刮子又像闪电一样的扇了过来。

    “王八蛋,你他娘的是缺心眼还是咋地?老子可是军委会上峰亲自任命的少将旅长,你他娘的一个小小的中校也敢直呼老子的名字?”

    “好,打的好,骂的更痛快!”

    李雲龍的话音一落,门外传来了一阵爽朗的声音。

    “总座到!”又是一声大喝,里面的人立即明白是卫立煌回来了。

    “云龙老弟,实在不好意思,让你受委屈了,是卫某御下无方。”

    人随声至,会客室的门口出现了一个一身呢子披风,带着上将领章,年约五十,不怒自威的国字脸的军人。

    “总座,您回来了!”

    一见到来人,原本正幸灾乐祸的看着常青松的寸性奇急忙站起来敬礼打招呼。

    “性奇不必多礼!”卫立煌对着寸性奇回了个军礼,笑眯眯的道。

    “卫长官,不好意思,我这脾气不太好,一不小心就出手替你管教了一下不懂事的部下,你不会怪我吧!”李雲龍玩味的道。

    “哈哈,云龙老弟你这么说就是还在怪卫某御下无方了嘛!”

    卫立煌爽朗一笑,心里暗道:“这个李雲龍还真是跟传言一样啊,是个刺儿头!”

    “不敢不敢,李雲龍知道自己的身份,哪里敢怪卫长官呢?”

    李雲龍说着朝已经变成了猪头的常青松瞟了一眼,玩味的道:“常机要,我说的对吗?”

    “你”常青松被气的浑身乱颤,刚刚卫立煌进来时他就朝他身后看了一眼,见自己的靠山也在,他很清楚卫立煌本来就跟戴笠不对付,但有靠山在,他也不怕。

    “常青松!”

    卫立煌却不等他把话说出口,立即转头冷喝了一声。

    “到!”

    尽管常青松事实上并不接受卫立煌的指挥,也从没把他放在眼里,但在明面上他却只是第二战区前敌指挥部的机要mì shū,受卫立煌的管辖,于是也不得不先受点气。

    “常青松,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长官不敬,你是机要mì shū,你自己说,按照军法该如何处置!”卫立煌怒气冲冲的厉声喝道。

    “呃卫长官,我”常青松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说,急忙把求救的目光转到了卫立煌身后的一个少将身上。

    “我什么我,既然你不敢说,那我就替你说,按照军法,不尊重长官者该上军事法庭,情节恶劣者可当场军法处置。”卫立煌盯着常青松冷冷的道。

    卫立煌身后的少将在接到常青松求救的眼神后微微点了点头,开口道:“卫长官,念在常mì shū是初犯,还有他一直以来兢兢业业的为党国fú wù的份上,我看这次就原谅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