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焦头烂额的筱冢义男-抗战之铁血军魂-
抗战之铁血军魂

第325章 焦头烂额的筱冢义男

    第325章焦头烂额的筱冢义男

    或许是为了补偿李雲龍心灵上的创伤,接下来的五个礼包开出来的东西都还不错。

    第一个礼包开到了五千副防毒miàn jù,第二个礼包开到了一套相对于这个时期来说非常先进的医疗设备,最后的三个礼包令李雲龍最为兴奋,分别开到了34坦克的建造设计图、单兵火箭筒建造设计图,50年代特种钢炼制技术书。

    最让李雲龍欣喜的当然是最后一个50年代的特种炼钢技术,作为一个后世人,李雲龍太清楚了,直到二十一世纪为止,我大华夏的特种钢炼制技术一直不过关,华夏的特种钢质量始终赶不上其他国家炼制的特种钢。

    特种钢技术在军工科技上占有非常重要重要的地位,几乎所有的wǔ qì装备都需要好钢,这一点毋庸置疑,现在自己拥有了跨越十多年乃至于二十年左右的先进技术,再以此为基础,老子就不信以后的大华夏的炼钢技术不超越世界的先进水平。

    得到了这些好东西,李雲龍的心情自然好极了,躺在床上美美的睡着了。

    跟李雲龍的心情正好相反的是小鬼子驻山西第一军司令官筱冢义男。

    筱冢义男这两三天来的心情可算是糟透了,先是夏家梁子的秘密基地被人整个端了不说,还搞得太原一带的士兵中开始流传起关于幽灵的传说,尽管筱冢义男下了严令不许士兵再传这件事,那些中下级的军官们也尽力的对士兵们做了解说,甚至那个跑掉的疯士兵也被他们暗中做掉了。

    但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你越不让他传他却越爱传,你越是解释却反而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甚至让人觉得你有欲盖弥彰的嫌疑。

    因此,虽然在明面上那些士兵都答应不再传这个传说,但是私底下,这个传说却越传越疯狂,甚至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然而,这个关于幽灵传说的风波正在越演越烈的时候,太原城内居然也开始上演现实版的幽灵报复huó dòng了。

    从前天晚上开始,太原城内已经连续发生了十几起诡异事件,先是太原特高课在半夜三更时突然发生了大爆炸,现场被炸死了一百多人,而后是一直暗中帮助皇军运送军用物资的山口货栈被烧毁。

    本来被烧个货栈也没什么,关键是那货栈中当时正有一批刚从满洲运到的消炎药磺胺居然神秘失踪了。

    就在筱冢义男责成宪兵队和守城部队全城戒严搜查时,宪兵队司令官玉田大佐竟然无缘无故的死在了一个男艺伎的肚皮屁股上,任凭数十个验尸官个知名医生怎么检查都没检查出玉田大佐的死因,最后只能归结为玉田大作是兴奋过度引发了心脏病而死。

    不过这个解释筱冢义男绝对不信,一来玉田大佐今年才40岁,以前根本没有心脏病的记录,二来他打死都不信玉田大佐在这个时候还敢这么放纵,而且这个时机也太巧合了。

    所以筱冢义男坚信,这些事情都绝对是人为的,于是下令严查的同时又下了封口令,严禁这些事情扩散。

    然而纸始终无法包住火,第二天一早,这几件事情还是在太原的守军中传开了。

    于是幽灵报复shā rén的事件再次发酵,那些原本就心里已经种下了种子的鬼子兵这回是更加坚信了。

    无奈的筱冢义男只得责成新上任的特高课机关长尽快查清这些事件的原委,以便解除士兵们心里的猜疑。

    就在这些事情还没查清,甚至连一点眉目都还没有的时候,有接连出了几件大事,先是伪山西省政府mì shū长欧阳建仁在家中上吊自杀,而后一发不可收拾,伪山西省政府的十来个高级官员接二连三的以各种方式自杀。

    这些大hàn jiān的死只是让筱冢义男感觉到事情的蹊跷,同时也认识到太原城内必定有一伙很厉害的华夏人混进来了,他们shā rén放火,来无踪去无影,他们一定是故意在太原城制造恐慌。

    而且他还断定,这帮人肯定跟摧毁秘密基地的那帮人有关,甚至很可能是同一批人,于是筱冢义男再次下了死命令太原城封城两天,规定在这两天内城门只许进不许出,并责成守军派出一个大队协助特高课和宪兵队务必尽快抓住这帮人。

    然而事与愿违,尽管太原城已经布下了天罗地,但他们这一下去,却连只虾子都没捞着,倒是把军统局设在太原城内的几个秘密联络点给顺手牵羊给端掉了,而那帮真正的肇事者不仅连根毛都没发现,反而变本加厉。

    这不,就在三个小时前,小鬼子横滨正银行太原分行的地下金库内储存的第一军三个月的军饷居然不翼而飞,负责守卫地下金库的一个小队的鬼子兵的脑袋居然全部被砍掉,七十二颗人头又被摆成了幽霊这两个字。

    还不止这些,从今天晚上晚饭后开始,筱冢义男已经连续接到了一系列不好的消息,他派出去在城里展开全面搜查的搜索队竟然无辜失踪了八队,虽然这些搜索队每队都只有二三十人,八队士兵加起来也不过是两百多人。

    但这是可不仅仅是两百多人这么简单,它反映出了一件事,这帮混进太原的华夏人简直他吗的跟个幽灵一样,来无影去无踪,撒下这么大一张密实的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鱼给跑掉了。

    “司令官阁下,您绝不觉得这帮混进太原城内的华夏人的行事作风很奇特?有点像以前山本一木大佐他们特工队的行事作风啊!”参谋科课长低着头说道。

    “嗯?”

    筱冢义男原本还真没往这个反面想,毕竟在他很清楚要组建一支像山本特工队这样的特殊部队需要的花费到底有多大,所以他不认为华夏人能养得起这样的一支部队。

    更何况,这种部队如果没有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根本无法组建,要组建特战队巨必须要有一个特种作战的专家。

    华夏有这样的专家吗?